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被精神病”成當局打壓利器潑墨女再進精神病院後惹關注


潑墨習近平畫像的湖南女孩董瑤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00 0:00

近日有消息稱,幾年前向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畫像潑墨的湖南女子董瑤瓊,在今年第二次被關進精神病院出來後,境況令人擔憂,引發外界再次關注她的狀況。多年來,“被精神病”已成中共當局對付許多異見和維權人士以及上訪者的打壓工具。

第二次“被精神病”

據人權網站維權網近日報導,被稱為“潑墨女孩”的董瑤瓊,今年5月被第2次關進精神病院兩個月。出來後她的病情比之前更加嚴重,呈現反應遲緩情況,有時小便失禁,夜晚有時狂喊,尤其下雨打雷時尖叫,不讓人靠近。報導表示,董瑤瓊還有再被關進精神病院的可能,期望社會關注。

人在湖南衡陽打工的董瑤瓊的父親董建彪近日對美國之音表示,今年8月在董瑤瓊第2次“被精神病”出來後,他曾到株洲老家探望過與母親同住的女兒,當時他看到的情況不是很好。

董建彪:“她有時候就是哭嘛,在那裡哭嘛。我前妻她以為她是中了邪氣,還請了那個法師。心理狀況就是跟以前不一樣。”

記者:“那身體有什麼具體的病狀嗎?就是我看維權網上說她小便有時候失禁,是嗎?有這種狀況,說有時候夜晚喊叫呀。”

董建彪:對對對。上次我見到她時是這樣的。現在我去看她政府也不讓去。第2次從醫院出來我就見過她一次。我跟她說了嘛,我幫她拍張照嘛是不是,用手機。她當時好恐懼的,不讓我拍。我母親說她,反應她在家里胡言亂語,哭了,又哭又叫的了,是這樣的了。”

潑墨習像引發轟動

1989年生人的董瑤瓊原是上海一家房地產公司的中介職員,2018年7月清晨用推特Twitter在上海海航大廈前直播對獨裁專制的不滿,批評對百姓實施洗腦逼迫,並向習近平頭像潑墨,引起熱議。

董瑤瓊當天就被上海警方抓捕失聯,推特賬號被人關閉。7月16日,她被送回湖南株洲市攸縣老家,並以“精神病”為由被變相關押於株洲市第三醫院。直到她的父親董建彪8月1日在醫院與女兒見面,方知她的潑墨行為已被當局定性為“攻擊國家領導人”。

董瑤瓊2019年11月19日離開株洲市第三醫院,回到老家湖南攸縣桃水鎮與母親同住。董建彪今年1月2日在時隔一年半後再見到董瑤瓊,但發現她完全判若兩人,面部浮腫身體虛胖,基本不說話,問她此前發生的事,她就是一言不發。外界認為,她的狀況與在“被精神病”期間遭服用精神病類藥物產生的副作用吻合。

今年中共人大政協兩會召開前的5月5日左右,董瑤瓊第2次被政府人員送進之前的精神病院株洲市第三醫院,兩個多月後才又出來。

父親:女兒沒有精神病

董建彪還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從一開始就堅持認為女兒沒有當局所稱的“精神病”,但是現在卻擔心她在兩次“被精神病”後的狀態,希望未來幾天能再去探視女兒,了解一下她目前的最新狀況。

他說:“8月份我到她那裡去,見了她一次。大概10分鐘左右我就出來了,我怕派出所的就過來了是不是。肯定不允許我接觸她。我從一開始就不承認她是精神病,就是強迫她吃藥了,就是這一點我就是不服。”

據悉,董瑤瓊目前仍處於被當局監控之中,與外界基本上隔絕,因此無法獲得有關她的最新第一手情況。有消息稱,她目前安好。

董瑤瓊潑墨事件引發國際強烈關注。有網友發起潑墨習像行動聲援。中國許多的地方當局因擔心發生潑墨習像潮,下令撤除一些公共場所帶有習近平畫像的宣傳板。

外界稱讚董瑤瓊勇敢,呼籲當局不要傷害她。去年5月,美國人權組織“人道中國”在紐約授予董瑤瓊“第二屆余志堅紀念獎”。7月4日,也就是潑墨事件週年日當天,紐約、華盛頓、波士頓、洛杉磯等地相繼舉辦第二屆“七四”潑墨節活動,傳承“董瑤瓊精神”。

“被精神病”成利器

多年來,中共當局越來越把“精神病院”當作“合法”迫害和關押異議和維權人士,以及上訪者的手段,讓他們“消聲”。

據人權網站“民生觀察”多年來的統計和採訪,該網站自2007年12月起至今就記錄了510個全國各地“被精神病”的個案。

該網站表示,精神病診斷事關公民的人身自由權利與名譽權,如果不經法定程序就將人送進精神病院“治療”,那人人都可能“被精神病”。而一個人一旦“被精神病”了,他說的任何話都會被認為是瘋話,任何抗爭便都是“瘋鬧”,強制服藥、灌藥、捆綁、電擊則成了“治療”的措施,而不被看作是“迫害”,因此,“被精神病”實質上就是另類的酷刑。

重慶持不同政見者張吉林,2019年1月因發表憲政民主網貼,呼籲罷免部分領導人的言論,並到廣場宣講而被警方先以“尋釁滋事”刑事拘留,在被羈押37天后,又直接遭強制送進精神病院關押“療養”。此前,他曾被關進過精神病院一次。

張吉林表示,他在被“療養”的28天裡,被強制服用精神藥物控制,每天必須吃下若干不明藥片,身心飽受摧殘,身心俱疲。

他說:“我剛去時被他們捆在那個床上,捆了一晚上。在裡面就是每天要吃3次藥,必須要吃。吃完後要張開嘴讓那裡醫生護士檢查,確定你吞下去後才作罷。第2次進去的時候,我就說了上一次的情況,說你們這裡的要對我有一定的影響,我拒絕吃藥。他們就說給我注射之類的。”

張吉林表示,他在看守所時曾被帶到重慶精神病中心做鑑定,兩位醫生的結論是他沒有精神病。所以,他第2次“被精神病”時讓他非常吃驚。幾天后,幾名醫生也承認他確實沒有明顯的精神病症狀。他說,在被關了20多天后,他實在受不了折磨,就拼命呼喊要回家。醫院向警方反映後,兩名警察到醫院說,想出院可以,但必須保證以後不發“反動文字”,要聽警方的話。他迫不得已寫了保證書,才被放出來。住院費用則由警方支付。

張吉林表示,在精神病院被強制吃的藥對他的身體損害很大,出來一個多月以後,腿都還在痛。

他說:“它有3種藥效,第1種是讓我亢奮的,第2種是讓我平衡的,第3種是讓我壓抑的。反正我在裡面幾十天,都是在這3種情緒中過來的。讓我壓抑的就是老想睡覺老想睡覺,覺得頭非常沉重。我在裡面嘔吐過的。當時我嘔吐了之後,喉嚨還有要嘔吐的感覺,我到水盆裡去吐了一點口水出來,發現口水是淡紅色的,發覺差一點吐血了吧。”

醫院拒做精神病鑑定

另外,湖北襄陽的維權人士袁寧女士因多次上訪,2018年10月被社區維穩人員和醫院護工,強行送到民政局下屬的精神病醫院關押了3個月。

袁寧表示,醫院從未給她做精神病鑑定,一被抓進去就直接給吃藥,不吃就威脅打針或灌藥。儘管她一直告訴醫生自己沒有精神病,不能被強行收治,但醫生堅持稱是社區讓收治的,也是社區繳費的,只聽社區安排。她表示,吃了3個多月藥,讓她的身體至今沒有恢復。

她說:“到時間要吃藥,你就去排隊。口服藥了後,旁邊有人還要檢查,打著手電筒,對著口腔裡面檢查,看你咽進去了嗎。不按照他的要求吃藥,或者藥壓在舌頭下面藏藥呀,那就要挨打。服用3個月藥後呀,我現在身體狀況也不好。現在就是渾身沒勁兒呀,反正是跟正常人肯定有區別呀,特別是四肢無力,走路都不想走。原來我喜歡走路,現在走路我走不動。”

美國之音記者還採訪了四川南充蓬安縣曾服役16年、現年51歲的退伍軍人鄧福全。多年來因撫卹補助問題上訪的鄧福全2019年8月去北京探訪戰友。此時正值十一大閱兵的前夕,他被採取預防性維穩的蓬安縣的3名國保抓住。回到南充後,他先被以“尋釁滋事”行政拘留15天,後又被轉為刑事拘留20余天,出了看守所被送進了南充市第二精神病醫院強制“治療”了2個多月,費用全部由警方承擔。

鄧福全表示,被關在精神病院裡讓他非常難受,甚於看守所,每天被困在病房裡沒有自由,時刻被真正的精神病人包圍著,時常看到病人被捆綁、被電擊得痛苦哀嚎,讓他精神壓力很大。

鄧福全:“一個大房間,幾十號人關在裡面。你什麼娛樂都沒有,只能睡覺。”

記者:“不能去出去散散步、曬曬太陽,什麼都沒有是吧?”

鄧福全:“沒有沒有,你說曬曬太陽,沒有。”

記者:“吃了這些藥對你有什麼副作用,精神上,身體上?”

鄧福全:“這個症狀是有些人吃了發胖,有些人吃了睡覺,有一種呆傻的狀態。我自己就是吃了想睡覺,全身乏力,想睡覺。”

精神病收治制度混亂

對於大量“被精神病”的現象,兩個民間公益組織“精神病與社會觀察”和深圳衡平機構早在10年前便發布《中國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報告》,通過對真實案件、法律規範及新聞報導的分析發現,中國的精神病收治局面十分混亂。

報告指出,一方面,應當被收治的患者由於無力支付醫療費,得不到治療,或被家人長期禁錮,或流落街頭,他們被形容為散落在社會中的“不定時炸彈”,威脅公共安全,常常釀成慘案。另一方面,大量無病或無需強制收治的人,被與之有利益衝突的人送往精神病院,承受喪失人身自由、被迫接受本不該接受治療的痛苦。

報告說,現行的精神病收治制度存在巨大缺陷,精神病收治局面十分混亂,“該收治的不收治、不該收治的卻被收治”,導致資源配置錯位,這不僅威脅到社會公共安全,也使得每一個人都面臨“被收治”的風險。

為整治精神病診療領域的亂象及糾正“被精神病”的情況,中共的全國人大常委會2013年發布了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精神衛生法》。

該法規定,精神障礙的住院治療實行自願原則。診斷結論、病情評估表明,就診者為嚴重精神障礙患者並已經發生傷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為,或者有傷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險的,應當對其實施住院治療。自願住院治療的精神障礙患者可以隨時要求出院,醫療機構應當同意。

據民生觀察網介紹,新法剛施行後,“被精神病”現象曾有所好轉,但仍有一些地方當局為規避新法,以所謂的“療養”、家屬同意等為名,將堅持維權、發表異見和上訪的正常公民,送進精神病醫院強制“療養”、“治療”。

此外,中國公安部多年前曾在湖北武漢召開全國安康醫院工作會議,強調在收治精神病人時,沒有公安機關辦案部門的審核同意,醫院不得接收不是精神病患者的人員。

這條規定曾引發外界廣泛反彈,批評把作為醫療機構的精神病院交由公安部門來把關,是為了繼續讓地方當局能夠以“精神病”為藉口,作為打壓上訪者、維權和異議人士等的利器。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