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兩會前夕數百公民聯署促推出《政府法》監督官員依法行政


在京訪民2019年2月10日要求官員公佈私人財產(微信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9 0:00

在中國人大政協年度“兩會”召開前夕,300位公民近日聯署公開信,呼籲當局盡快出台《政府法》,規束官員公平公正地糾正冤假錯案,並阻止未來冤假錯案繼續發生。

促依法糾正冤假錯案

人權網站維權網2月18號報導,來自各地的300多位訪民在公開信中表示,無數的訪民在維權路上奔走了幾十年沒有結果,很多人被公檢法聯合構陷入獄,各地當局嚴重侵犯人權,許多地方官員應被追究刑事責任,必須給受過傷害的訪民給予精神補償。

公開信呼籲和請求中央對“涉法涉訴”的信訪,從中央到地方上下聯動, “一體化網絡實行軍管”,並對冤假錯案列入司法公開必行的聽證程序,盡快出台《政府法》來監督約束政府官員的玩忽職守行為,確保每一起案件公平公正,防止欺上瞞下造假詢私舞弊玩忽職守事件發生髮展。

參與簽名公開信的湖北潛江訪民伍立娟表示,目前簽名已經有400多人,陸續還會有更多的人參與。而呼籲信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出台《政府法》,監督政府官員作為,確保每起案件都能得到公平公正地處理和審理。

她說:“目的就是為了能夠及時糾正冤假錯案,更明確的就是阻止冤假錯案的發生。因為這些冤假錯案主要發生源於公檢法聯合製造冤假錯案。執法的抓人,檢察院違法公訴,法院再枉法地判決,使這些維權人士、訪民呀、公民呀入獄坐牢,問題得不到解決。”

解決問題難上難

記者採訪的另一位來自山西的公開信簽名者也表示,他就是希望能夠通過出台《政府法》,用法律監督和約束官員要依法行政,認真對待和處理民眾的問題,糾正冤假錯案。就像他本人的案件被法院不顧事實地枉法判決,而多年來他堅持向多個有關部門維權都得不到解決。

他說:“法院的判決純粹是寫聊齋,寫鬼話,寫謊話,純粹是編造的。這個判決書純粹是枉法的。可是你去告,去紀檢、檢察院、法院的紀檢工作組、人大去反映幹部的違法,去告這個法官,告上多少年就跟不告一樣,根本不起作用。老百姓要告幹部,哎呀,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很難很難起作用。”

伍立娟本人從2004年起,因潛江工商銀行強制買斷工齡被“下崗”後,一直在尋求法律維權,案件走過當地政府、仲裁、法院、中級法院、省工行、國家信訪局、公安部、中紀委、最高法的所有法律程序和上訪窗口。最初的問題不僅沒有得到解決,反而又增添了更多的被非法拘留的行政訴訟案件。

伍立娟表示,維權16年來,多少次被截訪者綁架軟禁、刑拘勞教,遭到毆打,身體受到極大的傷害。本來簡單的勞動糾紛案得不到法律明確的支持,而公安、檢察院、法院一條龍“違法”執法。

中共的國家信訪局負責人曾表示,大部分信訪問題都發生在基層,絕大多數問題都是可以在基層解決的。解決好群眾反映的問題,關鍵是要堅持“屬地管理、分級負責”、“誰主管、誰負責”的原則,嚴格落實信訪工作責任。而近年,當局更是強調發揮網上信訪主渠道作用,引導民眾“多網訪、少走訪”,表示要嚴格落實首辦責任制,減少矛盾積累疊加。

地方官員直接“解決”上訪者

中國每年都有大批的上訪者到北京伸冤。不過,批評人士表示,高層敷衍的同時,地方則竭力利用截訪、打壓、拘留、關黑監獄等手段試圖“解決”上訪者,而不是解決上訪者提出的問題。

伍立娟表示,國家信訪局官員曾標榜很多的上訪問題得到解決,實則不然。

她說:“每年兩會的時候,信訪局局長答記者問時都說,我們的信訪案件解決了多少多少,80%、90%。我們的上訪人次都下降了。這些人數下降都是各地打壓、關押,進行攔截。很多人都不能去北京,所以說這些數據在下降。其實沒下降的,不是它解決問題了。”

兩會臨近維穩力度加強

另據維權網消息,2月20日的農曆正月初九,因春節長假調整為上班日。不過,由於全國“兩會”臨近,當局的維穩力度加強,北京永定門附近的國家信訪局前訪民不多,更多的都是各地三五成群的截訪維穩人員在守株待兔。

而正月初七第一天上班時,信訪局門口還是訪民人山人海。有在北京前門地鐵口遭到盤查並被帶到派出所的訪民表示,估計許多訪民是被帶回去了,還有訪民聽到抓人風聲後自主消失了。

此外,江蘇無錫市的近40位維權人士2月19日聯名簽署舉報信,指責當地黨政公權在1月18至29日無錫及江蘇省“兩會”期間,以綁架、拘禁、傳喚等“黑惡”手段,限制維權人的人身自由,實施“兩會”維穩,有人至今還未能自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