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放中國國歌及辱罵演說嘉賓 美國校園裡的中國“小戰狼”?


放中國國歌及辱罵演說嘉賓 美國校園裡的中國“小戰狼”?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5 0:00

2020年11月13日,週五。

旅美律師、維吾爾活動人士萊漢·阿薩特(Rayhan Asat)正在參加美國頂尖私立大學布蘭迪斯大學的一場視訊研討會。研討會的題目是:“文化滅絕: 中國新疆的維吾爾政策”。

就在阿薩特正在進行演講時,她的電腦屏幕突然被黑客切入,她的PPT(講稿投影片)上被綠色和紅色的筆寫道:“虛偽”,“謝謝你的兩個小時的放屁、謊言”,“全是假的!”

“太可怕了。我試著不去看屏幕,因為全都是用紅筆寫的大字,”阿薩特對美國之音回憶。

這場研討會由布蘭迪斯大學的學生組織,邀請五位來自學術界和法律界的專家來討論目前中國的新疆政策。

作為演講嘉賓之一的新疆問題學者、喬治城大學歷史系教授米華健(James Millward)告訴美國之音, 在研討會之前,該校的校長辦公室、組織學生的導師以及學校的多元平等辦公室( Office of Diversity,Equity & Inclusion)收到了許多中國學生的抗議信。

號召這些中國學生發信的是該校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 CSSA在微信中發表聲明,指出研討會的題目“文化滅絕是非常嚴重的措辭,並說這是一次“面對中國片面的、帶有批判性的學術活動”,將“讓中國學生群體感到不安全。”並提供了一份抗議郵件的模版,鼓勵中國學生致信學校管理層取消這次活動。

放中國國歌、辱罵演說嘉賓 中國留學生干擾校園演說

校方並沒有取消活動,研討會如期舉行。 “但是當印第安納大學教授鮑文德(Gardner Bovingdon)開始演講時,有人播放了中國國歌,”米華健回憶到,“然後就是在阿薩特演講時,我想是有人用了Zoom視頻軟件的書寫功能,在她的PPT上亂寫亂畫。”

“過去幾年我就這個題目進行了數十次演講,這是第一次遭遇這樣的擾亂。而最令人反感的擾亂是針對維族人阿薩特女士,她探討的是其中的國際法涵義和她被當局錯誤監禁的弟弟,”米華健在推特上寫到。

阿薩特平日在華盛頓特區擔任國際訴訟律師,專門處理反貪污與國際調查案件。她同時也是一名維吾爾活動人士,四處替自己失聯四年的弟弟發聲。

她的弟弟伊克帕是一名來自新疆的創業家,在2016年代表中國赴美參加美國國務院舉辦的領導力培訓項目。但是他在結訓返回新疆後失聯,阿薩特通過美國議員了解到,伊克帕被以“煽動民族間的仇恨”判刑15年。

目前還沒有人站出來對這起校園演說遭干擾事件表示負責。

一名來自布蘭迪斯大學的中國留學生A (為保護其隱私使用匿名)對美國之音說,他80%肯定這是中國學生做的。他說,CSSA在很多他所在的群發布了上述的抗議郵件模版,一些群裡對話原文出現包括“兄弟們去zoom衝了他”“拉個群?如果如期舉行就衝了他”的字眼。

“做這兩件事的人沒有在群裡公開露面。我也不太能想出別的國家的學生有什麼理由去hack這個panel,”他說。 “CSSA的公眾號簡介是“註冊於駐紐約總領館”,但不知道這件事有沒有使館示意。”

記者聯繫了布蘭迪斯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主席,截至截稿前沒有收到回复。該校媒體辦公室也沒有回复美國之音的採訪要求,阿薩特表示學校正在對此事進行調查。

類似事件凸顯北京插手美國高教

最近幾年,在西方大學裡頻頻出現中國學生抗議事件,他們反對並試圖阻撓在校園內傳播不符合中國官方立場的觀點。

2月11日,維吾爾族活動人士突多什(Rukiye Turdush)受邀在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發表關於新疆“再教育營”的演講,期間遭到中國留學生的抗議。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2018年發布的一份由32位學者撰寫的報導稱,中國使領館通過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阻止西方校園內關於被中國官方視為敏感的活動;CSSA還充當了中國學生政治“同伴監督”的渠道,甚至會對學生的家庭成員施加壓力。

美國威爾遜中心2018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國對美國大學施加的影響與乾預正在逐漸增加 。

報告指出,中國政府插手美國高教的現象包括:通過中國使領館的工作人員抗議美國學校邀請的演講嘉賓、要求取消涉及中國政治“敏感問題”的討論會,通過留學生蒐集高校師生言行,用威脅拒絕研究者的簽證以換取研究者改變學術議題等等。

阿薩特說,她的經歷就是這份報告的一個體現。

“我認為這次事件是中國政府的長臂插手美國校園的最佳例證。雖然我們不能證實這與中國使館或政府有關,但是我認為肯定有人在背後給這些學生開了綠燈,”她說, “我不認為有人會願意犧牲自己的學術或是職業生涯,從事這種顯然是侵犯他人言論自由和個人空間的行為。”

CSSA的影響力讓一些美國高校感到頭疼。中國學生群體已經成為一些高校的經濟命脈,他們通常繳納昂貴的全額學費,也有助於促進校園的多元化。很多高校CSSA會在網站上提到他們獲得了中國領事館的支持或指導,但否認他們參加任何政治活動。外界很難找到他們明顯與中國官員協調的書面證據。

中國留學生A說,他不喜歡被CSSA代表。 “我不認為這個平時沒做啥事公眾號裡堆砌著求職和GRE備考廣告的組織可以代表我。我認為他們的發聲和他們與官方的關係讓我感覺我對我政治傾向的表達會是危險的,以及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我不能在公開場合反駁他們,制止他們,這讓我覺得很無力,”他說。

阿薩特說,雖然這次經歷讓她難過,但是在研討會進行問答環節時,有中國學生站起來對她表示歉意,還有中國學生在推特上向她留言道歉並鼓勵她,讓她感到暖心。 “我希望受到過西方教育的中國學生能夠跟我們站在一起,而不是成為我們的敵人,”她說。

米華健教授也表示,此次研討會的中國名字很多。 “我很開心看到這些中國學生。因為他們是一個重要的群體,他們需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他表示,雖然看到了很多有關中國留學生民族情緒的新聞報導,可是就他個人的經歷, “中國學生經常給我最大的驚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