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監獄疫情 牽動在押維權律師家屬


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在領獎後與德法兩國大使合影。(推特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44 0:00

2019新冠病毒疫情波及中國一些監獄後,在押的中國維權律師的家屬持續表示嚴重關注。不過,流亡美國的人權律師滕彪說,疫情過後,當局對維權人士的打壓只會更加嚴厲。

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就是這些家屬中的一個。余文生曾代理709大抓捕案多位維權律師,目前被控“煽顛罪”關押,審判仍未進行。星期一許艷對美國之音說,目前主要關注疫情對余文生的影響:“作為余文生的妻子和家屬非常擔心,因為我也看到有的監獄發生疫情,而且不止一個,我們這些家屬非常擔心他們目前在看守所和監獄中的身體情況,他們所在監獄那裡是否有疫情。”

民生觀察2月22日說,全國各地舉措防疫,但仍然“百密一疏”,原本管理嚴密、相對安全的監獄相繼出事,三省五監獄傳出輸入型感染病例,感染總人數高達四百多人。

中國觀風聞網站消息:截至20日24時,全國共有湖北、山東、浙江5個監獄發生了罪犯感染疫情,其中湖北武漢女子監獄確診230例,湖北省漢津監獄41例,山東省任城監獄確診200例,疑似10例。上述數字為司法部監獄管理局負責人何平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上提供的。

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對丈夫獄中情況也深表關注,她在臉書上近日說,“幾個監獄確診新冠肺炎!我們這些政治犯家屬備受煎熬,心急如焚!今天又給臨沂監獄電話,要求跟全璋通個電話,接電話的女警不耐煩的大聲告訴我:一個月只能打一個電話,王全璋(已經)給父母打了”。看來王全璋和家屬的月通話額已用盡。

獨立中文筆會網站說,因“顛覆國家政權罪”在山東臨沂監獄服刑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家屬不滿獄方“以疫情為由剝奪探監的權利,更擔心當局會趁機對王全璋不利”。自去年六月以來,李文足每月一次到山東臨沂監獄會見丈夫,但近日當局以武漢肺炎疫情為由,取消了原定會面,理由是“因為疫情,暫停會見”。

許艷則向余文生所在監獄查詢無果。她對美國之音說:“現在就是找不到人問,了解余文生是不是感染,身體怎麼樣。我給徐州市看守所等部門打電話,他們都不接。他們曾經接過一次,可能看到我的手機,於是就不接了,這是我的猜測。”

為證實上述情況,記者按照許艷提供的徐州監獄的兩個電話號碼撥打,結果也無人接聽。

關於中國監獄的疫情,中國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近日也有發聲,他在評論監獄聚集性疫情時說,三省監獄疫情擴散“真不應該啊!” 不過,他將監獄疫情歸咎於“嚴重的思想鬆懈和管理漏洞”,“形式主義”以及“花架子”。

不過,流亡美國的前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對台灣中央社說,肺炎疫情爆發後的不少案例顯示,中國當局對維權和異議人士的打壓正在升級。 2019年冠狀病毒在中國擴散,基於防疫需求,各地的社區陸續封閉管理,對社區清查更加嚴格,因此讓監控得以更加滲透到基層,對維權、異議人士抓捕的情況會變本加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