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訪台灣前參謀總長:建構“刺猬台灣”靠自身實力拒止共軍


資料照:一名台灣士兵手舉台灣旗幟參加新竹舉行的軍演模擬反擊中國軍隊攻台。 (2021年1月19日)
專訪台灣前參謀總長:建構“刺猬台灣”靠自身實力拒止共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6 0:00

台海和平與穩定近來日益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無論是美日和美韓領袖聲明,還是G7公報和美歐公報,都提及台海和平與穩定。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Wendy Sherman)日前出訪亞洲時,美日韓三方也重申了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但是,台灣前參謀總長李喜明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台灣安全不能寄望於中國大陸的善意,也不能寄望於美國的友誼,唯有建構“刺猬台灣”,利用以小博大“不對稱戰力”讓中共達不到戰爭的目的,才是台灣唯一出路。

據中國央視新聞7月27日報道,解放軍正在東南沿海駐訓的第73集團軍某兩棲重型合成旅,按照訓練計劃組織兩棲重型合成裝甲部隊,展開越海奪島聯合登陸演練,此舉被指針對台灣意味濃厚。之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在中共百年黨慶上提及“祖國統一”和“解決台灣問題”,從而增添外界臆測中國武統台灣的可能性。

能力和意圖決定是否會戰爭

台灣前參謀總長李喜明(李喜明提供)
台灣前參謀總長李喜明(李喜明提供)

台灣前參謀總長李喜明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中共是否會武力犯台,單就軍事層面分析,牽涉到兩個因素,一個是能力,一個是意圖。他說:“當這兩個都有、都很強烈的時候,戰爭就會來了。”

李喜明表示,中共現在的情況是有意圖沒能力,因為習近平雖然有完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但共軍渡海跨越台灣海峽最重要的兩棲輸具遠遠不夠。此外,解放軍整個戰場聯合指揮管制能力和聯合作戰協調能力也都不足,因此現階段尚不具備跨海佔領台灣的能力。

但是,李喜明表示,隨著中共2027年建軍百年標定了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的目標,可以看出解放軍正針對自身弱點加快佈建,包括不斷建造071型的綜合登陸艦和075型兩棲登陸艦,以及陸續建立民用軍規、可以兩棲運兵的滾裝貨輪。李喜明說,到了2027年,預估解放軍將有跨海運輸的能力,至於中共有沒有那個意圖,就要看習近平本身對國內外情勢的政治判斷。

今年以來,共機侵擾台灣的頻率和架次都明顯增加,6月份曾有單日一天28架次的紀錄,其中包括可攜帶核彈頭的轟炸機。

台灣國防面臨4大難題

李喜明表示,台灣國防面臨四大困境,第一是中共灰色地帶侵擾不斷,第二是要有中共武力犯台的準備,第三是國防經費不足,第四是時間不夠。從現在到2027年中共具備攻台“能力”的時間,台灣只剩下6年可以準備。

他表示,如果把台灣需要面對中共的軍事壓力分成十個等級,一是不會造成台灣生存危機的灰色侵犯,那麼十就是攸關生存的武力統一。一到十中間還包括兩岸局部衝突和中共奪取台灣一、兩個外島,以及全面封鎖台灣等不同壓力等級。如果台灣從一到十都要用傳統的飛機對飛機、大砲對大砲、船艦對船艦的對稱作戰方式應對,機艦必然消耗殆盡,再加上台灣國防經費遠不如人,就會變成孫子兵法裡所說的“無所不備,則無所不寡”,也就是說當什麼都要準備,則什麼都無法準備齊全的意思,將注定失敗。

李喜明表示,由於兩岸國防預算差距十分懸殊,台灣絕對不能採用傳統的機砲對機砲式的“軍備競賽”方式跟中國對抗,而是要改變觀念,採取不對稱思維和做法,一方面讓中共覺得攻打台灣的代價太高,另一方面讓他們覺得即使付出高昂代價還是沒有把握拿下台灣,中共自行評估覺得並不划算後,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雖然近來華盛頓與台北政界對於戰略清晰還是戰略模糊多有辯論,但李喜明認為,清晰與模糊都不是重點,重點在戰略。他提出一套“整體防衛構想”(ODC:Overall Defense Concept)作為第三條路。

他說:“最好的戰略是變成一個真正的刺猬台灣,真正的堡壘台灣,讓它(中共)吃不下來,打不下來,自然產生這個嚇阻的能力。”

台灣前參謀總長李喜明上將提出“整體防衛構想”。 (李喜明提供)
台灣前參謀總長李喜明上將提出“整體防衛構想”。 (李喜明提供)

他表示,站在台灣立場,能夠預防戰爭最好,如果預防不了,就希望能夠嚇阻,但隨著中國國力越來越強,如果也嚇阻不了,就必須要有能力打贏戰爭。不過,李喜明坦言,台灣要打贏戰爭談何容易,尤其對岸的軍事預算是台灣的20多倍,土地面積也比台灣大得太多,對稱式思維下的消耗戰並不適合台灣,也贏不了中共。唯有不對稱作戰才有機會拒止共軍武力犯台,讓它達成不了征服台灣的目的。換句話說,只要能拒止中共、讓它拿不下台灣,就等於是台灣的勝利。

李喜明表示,“整體防衛構想”關於不對稱作戰分為兩大塊,一塊是建軍,另一塊是如何用兵。

要一大堆致命、機動、精準的小東西

李喜明表示,建軍又分為三部分。他說:“第一部分,要建的軍一定要有戰場存活能力、戰力保存能力,那些很容易就會被遠距離飛彈打掉的東西都不合適,花再多錢都沒有用。”

資料照:台灣軍人在金門島附近駕駛快艇巡邏。
資料照:台灣軍人在金門島附近駕駛快艇巡邏。

他說,第二,要善用不對稱兵力,並且數量要夠。他認為,台灣真正需要的是“一大堆致命、機動、精準的小東西”,譬如為數甚多的微型飛彈快艇可以在全台200多個漁港裡面快速移動,中共遠距離的飛彈也打不到,否則若是傳統大型船艦隻能停靠在少數幾個港口,共軍只要炸掉港口,船艦就失去作用,機場也是一樣的道理。還有水雷。他說,台灣在岸灘上布放一大堆水雷,共軍只要一上岸就會被炸,“這樣他們還能夠上來嗎?”又如去年美國宣布售予台灣百套岸置機動魚叉飛彈,也符合這個精神。

李喜明表示,戰場存活能力和不對稱兵力優先佈局後,第三個才是傳統戰力的規劃。他認為,台灣應把最小部分的資源分佈在傳統戰力,最大部分的資源分佈在不對稱戰力。這些小型、致命、機動的武器才真正具備戰場存活能力,而且價格便宜,應是台灣軍購主力。

他強調,載台不能夠殺敵,彈藥才可殺敵,所以“整體防衛構想”的重點在彈藥而不在載台。

一架參加台灣年度漢光軍演的美製 F-16V戰機在公路上降落。
一架參加台灣年度漢光軍演的美製 F-16V戰機在公路上降落。

他說:“什麼叫載台?F16飛機是載台,戰車是載台,自走炮是載台,這個本身它不能殺敵人,一定是彈藥才可以殺敵人。載台再華麗也沒有用,給外行人看的,看起來好厲害,但有F35有什麼用呢?沒有機場起飛(被炸毀),沒有機場降落,你怎麼辦?”

在“整體防衛構想”中,萬一兩岸發生戰事,不對稱作戰的用兵方式也分為三個部分。首先是“兵力防護”,即善用“一大堆致命、機動、精準的小東西”,讓對手從遠距離也打不到這些移動式目標。如果他想擊中就必須靠近岸邊,這就是所謂第二部分的“濱海決勝”。濱海是指不遠處的海,當中共船艦靠近,台灣陸地上的雄二、雄三飛彈就能應付。如果仍舊解決不了共軍,第三步就是“灘岸殲敵”。

李喜明說:“因為你(中共)把所有的裝備送到岸上來之後,都要花一些時間才能建立灘頭堡,才能建立戰力。我在你還沒有建立能力之前,就要想辦法利用這個好時機去殲滅你。”

李喜明強調,“整體防衛構想”是弱國防衛之道。他說:“所以,ODC必須要利用這些自然的環境,要拿我們的優勢,花最少的錢,最大的功效,給最大的嚇阻。我們該建立是一個區域拒止的能力,而不是一個制空制海的能力。”

李喜明說,討論美軍是否會出兵協防台灣是一件沒有意義的事,連美軍也沒有答案,重點在於台灣自己要有預防戰爭、嚇阻戰爭和贏得戰爭的能力,這才是台灣該做的事情。他認為,台灣的安全不能寄望於中國的善意,也不能寄望於美國的友誼,只能寄望於台灣自己的實力上,台灣的行動越符合美國核心利益,就越容易獲得美國的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