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90天溯源審查將屆 中國高度戒備“提前消毒”


資料照:武漢病毒研究所
拜登90天溯源審查將屆 中國高度戒備“提前消毒”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56 0:00

隨著拜登總統下令美國情報機構對新冠病毒大流行源頭的90天審查期限即將到來,對於病毒溯源下一步將如何進行的各方博弈日趨激烈。

要不要進行第二階段溯源?實驗室洩露與人畜共患自然演進兩種可能性是否應該在溯源中並存?這些問題已經成為世界衛生組織、美國和西方國家為一方,北京為另一方的激辯焦點。

世衛組織週五(8月13日)表示,它正在成立一個新的小組來追踪新冠病毒的起源,這個“新型病原體起源國際科學諮詢小組”將試圖結束它所稱的阻礙有關調查的“政治得分”做法。華盛頓對此表示歡迎。

與此同時,中國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週五在病毒溯源外國使節吹風會上表示,有70多個國家支持中國和世衛組織發表的第一階段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反對在溯源問題上搞“政治化”。

拜登總統在8月下旬將收到美國情報部門對新冠病毒溯源情報的90天審查報告。這是拜登總統在得知美國情報界擁有大量未經處理的新冠病毒基因數據,可能會對病毒溯源產生新的見解後,在5月下令進行的審查。

拜登總統將收到一份什麼樣的溯源情報審查報告?美國公眾將能了解多少其中的內容?之後當局將有什麼後續行動?

拜登下令情報審查目標之一:北京如何阻礙溯源

根據美國媒體對來自政府官員消息的報道,有如下重點:

1, 情報官員對新冠病毒起源的兩種可能性 - 實驗室洩露和從動物跳躍到人類 - 均未發現具有“高可信度的評估”。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說,一年前民主黨人公開淡化實驗室洩露說,現在發生了戲劇性變化:“包括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在內的幾位政府高級官員認為,冠狀病毒意外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理論,作為一種可能性,至少跟它是自然地從動物身上直接出現在人類身上一樣可信。”

2,拜登下令情報審查的兩大目標之一是 “蒐集有關中國可能阻礙世界衛生組織或其他溯源調查的行動範圍的情報”。對此,情報官員幾乎達成了共識:“有足夠的證據令人信服地證明,中國政府對疫情的初步處理,以及此後幾個月內壓制相關信息的行動,大大限制了調查大流行真正起源的所有努力。”CNN說。

3,90天之後將如何?麥克拉奇公司(The McClatchy Company)報道: “只要有情報線索就會跟進,他們的工作將在審查結束後繼續進行——如有必要,將持續數年。” CNN說,政府官員告訴他們,“可能會在 90 天結束時下令進行第二次審查。”

4,90天報告得不出 “高可信度評估” 的可能原因是:情報審查的基因數據數量龐大 - 調查人員一直在尋找2019年9月被中國官員從網上刪除的 22,000 個病毒樣本的基因數據;將大量原始數據轉化為可用信息,需要既懂中文且獲得安全許可的科學家。

5,公眾對報告能了解多少? 8月最後一個星期,拜登總統將獲得新冠病毒起源的機密報告,然後,國會將收到一份機密簡報。 “然而,8 月國會休會可能會推遲簡報會,從而推遲公開發布報告中的任何細節。” 麥克拉奇公司報道。 “政府將發布該報告的非機密版本。 總統將對哪些情報應該解密有最終決定權。之後,將發表一份公開報告。”

“我希望拜登政府能夠延長情報審查的時間。” 羅格斯大學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長理查德·埃布賴特教授通過電郵告訴美國之音。 “很明顯,我們不能在這兩種可能性之間做選擇。因為人們現在第一次意識到,在缺乏有效的生物安全法規的情況下,病原體實驗室中存在著嚴重風險。”

世衛組織科學家懷疑武漢實驗室洩露病毒

各方圍繞溯源進行博弈的最新發展是,世衛組織一位曾發布“實驗室洩露極不可能”結論的溯源問題專家的最新公開言論顯示,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零號病人很可能是武漢病毒實驗室的一名員工。

世衛組織-中國溯源研究團團長、丹麥科學家彼得·本·恩巴雷克 (Peter Ben Embarek),週四(8月12日)在丹麥國有媒體TV2播出名為《病毒之謎》(The Virus Mystery)的紀錄片中說了什麼?國際媒體報道如下:

1,英國《鏡報》(Mirror)以 “新冠大流行的‘零號病人’可能是被蝙蝠感染的武漢實驗室工作人員”為題的報導,引述本·恩巴雷克在採訪中的話說: “可能是實驗室的一名員工在蝙蝠洞裡採集樣本時在野外被感染。” “像這樣的情況,雖然屬於實驗室洩漏的範疇,但也屬於我們的第一個假設:直接從蝙蝠傳播給人類。” 他表示:“我們認為這個假設很有可能。”

2,《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說:本·恩巴雷克認為,調查人員應尋求有關武漢實驗室的更多信息。報導引述他在電視採訪中的話說: “有意思的是,2019 年 12 月 2 日(武漢病毒)實驗室搬遷了:那是一切(大流行)開始的地方。我們知道,當移動實驗室的時侯,會擾亂一切……整個過程在實驗室日常工作中一定是個破壞性因素。” 新實驗室距離位於大流行中心的武漢海鮮市場僅 500 米。

3,《華盛頓郵報》報道說, 世衛組織科學家稱中國官員向調查施壓要求放棄實驗室洩漏假說。報道引述本·恩巴雷克的話說, “關於是否包括實驗室洩漏理論的討論一直持續到任務結束前 48 小時。最後,本·恩巴雷克的中國同行終於同意在報告中討論實驗室洩漏理論,‘條件是我們不推薦任何具體的研究來進一步推動這一假設。’”

當被問及該報告關於實驗室洩漏理論的“極不可能”的措辭是否是中國的要求時,本·恩巴雷克說:“這是我們最終選擇將其放入的類別,是的。”

《華郵》的報道引述本·恩巴雷克未包含在紀錄片內但在採訪中的進一步評論說:“這可能意味著此類事件背後存在人為錯誤,他們不太樂意承認這一點,整個制度非常注重一貫正確,一切都必須完美無缺。” “有人也可能希望隱藏一些東西。誰知道?”

“歡迎本·恩巴雷克教授將實驗室研究人員在樣本收集過程中感染病毒的可能性稱為‘可能’。” 病毒學家喬納森·拉瑟姆在回复美國之音尋求評論的電郵中寫道。

今年3月拉瑟姆就將武漢實驗室人員被蝙蝠冠狀病毒感染導致大流行的可能性寫進了他的論文。

“然而,如果本·恩巴雷克教授在(第一階段溯源的)世衛組織報告裡、而不是很久之後發表這些聲明,情況會好很多很多。”拉瑟姆寫道。

世衛組織部署第二階段溯源

繼上月世界衛生組織宣布計劃進行第二次溯源調查後,週四(8月12日)世衛組織就《推進尋找新冠病毒源頭的下一階段系列研究》發表聲明。

聲明說,世衛組織“下一系列研究將包括對 2019 年最早病例的原始數據和潛在早期病例的血清的進一步檢查。”

聲明敦促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像意大利一樣,允許世衛組織協助的國際實驗室對大流行前的血清樣本進行重新檢測。

聲明說,中國和其他一些會員國已就進一步研究 “實驗室洩露假設”寫信給世衛組織,他們還表示,起源研究已被政治化,以及世衛組織因政治壓力而採取行動。

但聲明認為,在審查第一階段研究報告時,世衛組織就確定“沒有足夠的科學證據來排除任何假設。”

聲明強調,“分析和改進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地所有實驗室的實驗室安全和指南,對於我們的集體生物安全和保障至關重要。”

7月15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宣布了第二階段溯源計劃,其中包括要求中國提供”大流行初期的信息和原始數據”和調查將包括“實驗室和對研究機構的審查。” 中國政府隨後拒絕了這一溯源計劃。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曾益新說:“我們是不可能接受這樣一個溯源計劃的。

中國高度戒備“提前消毒”

週五(8月13日)中國再度重申了反對立場。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說,新冠溯源是科學問題,“任何國家都無權為一己政治私利而漠視生命、將科學問題政治化或對別國進行抹黑攻擊。”

他表示,全球溯源必須以世衛-中國第一階段溯源研究的結論為基礎,不得“另起爐灶”,並表示,中方只參加“科學溯源”,反對“政治溯源”。

週四,國營戰狼小報《環球時報》,借兩位不具名的外籍人士之口,批美國推動對病毒起源的調查“旨在消耗中國的外交資源。“ 企圖抹黑中國政府“掩蓋病毒起源真相”;“拜登政府對病毒起源進行的為期 90 天的調查是一場協調一致的政治運動。“

文章引用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員呂翔的話說:“情報官員的行動表明,美國通過對病毒起源的調查,對中國發動了‘政治戰爭’。”

“中國對美國即將發布的報告高度戒備,其實中國的宣傳對世界各國的影響是不大的,國際輿論他是沒辦法操縱的,他關鍵的做法本身是要在國內‘提前消毒’。”獨立法律學者虞平說。

虞平指出,“如果中國繼續這樣做下去,他怎麼樣能夠回到國際大家庭和各國一起合作,在新冠病毒疫情和將來的公共衛生方面,這是中國將來要考慮的很大的問題,因為這些做法大部分成員國是不認可的。”

羅格斯大學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長理查德·埃布賴特教授告訴美國之音,在沒有中國合作的情況下,美國政府也可以進行溯源調查。

“我也希望拜登政府、國會,或兩者,開啟對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簽約、提供資助和發表高風險冠狀病毒監測研究和高風險冠狀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的美國機構展開調查。“

但休斯頓貝勒醫學院國家熱帶醫學院院長、德克薩斯州兒童醫院疫苗開發中心聯席主任彼得·霍特茲(Peter Hotez)認為,溯源的最終完成離不開美中科學家的合作。

“我們必須揭開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源,”霍特茲說。 “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中美或國際聯合團隊在中國進行為期一年的調查。”

“為實現這一目標,拜登總統應任命一位在與中國科學家合作方面具有豐富科學資歷和專業知識的高級科學特使前往中國,會見中國的科學領導層和政治領導層,了解他們的關切,並走出僵局。” 霍特茲重申了他的建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