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上千萬學生參加高考 面臨不公平和疫情嚴峻考驗


中國河北邯鄲一所高中在舉行模擬高考時身穿防護服的監考老師在發試卷。 (2020年7月1日)
中國上千萬學生參加高考 面臨不公平和疫情嚴峻考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11 0:00


7月7日,中國各地總共一千多萬人高中畢業生參加頭一天的有可能決定他們人生前途的高考,即高等學校入學考試。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陰影的籠罩下,今年的高考對參加考試的學生及其家人面臨病毒與不公平的嚴峻考驗。

中國官方的英文報紙《中國日報》7月6日就今年的高考發表報導稱:“儘管將近90%考生會被錄取,但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可以上全國一流學校。中國的頂尖大學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每年各自只是招收3000名高中畢業生入學。”

批評者指出,與中國共產黨控制下的所有中國官方媒體一樣,《中國日報》在其新聞報導中蓄意迴避中國公眾最關切的重要問題,在有關高考的報導中也迴避不知多少億中國人抱怨的有關教育的許多基本問題,其中包括中國的教育制度和高考制度之不公平舉世無雙。

抱怨者說,中國教育資源大規模向北京這樣的大城市傾斜,這種教育資源分配政策對農村和中小城市構成了實質性的嚴重歧視。但在高考錄取的時候,農村和中小城市的考生還要遭受第二次嚴重的政策性歧視,這就是,他們的考分必須要比北京這樣的大城市考生高很多才能被同樣好的高校錄取。

2001年,中國山東三名高中畢業生對中國教育部提出訴訟,指控教育部製定並維持這種雙重的教育歧視政策。在中共當局的干預之下,該訴訟不了了之。被中共當局當作刀把子的中國的法院奉命不再受理這樣的訴訟,中國的媒體則奉命不再提及這樣的話題。

此外,隨著近年來中共當局越來強調政治,隨著中國官場的腐敗越來越嚴重,中國的高等教育和高考制度的腐敗也越來越嚴重。中國公眾抱怨說,當權者以各種黑箱作業或巧立名目使自家人或中共當局特意培養的人得以擠占本來就非常稀缺的教育資源。

這種以不同程度的黑箱作業方式運行的名目包括招收假留學生(即有錢有勢或有權的人家的學生以外國人身份報考北大清華這樣的一流學校,不用參加高難度的高考),特別招生,內部招生(招收來自官員家庭的學生,在中學擔任中共黨組織秘密線人的學生)。

這些招致中國公眾強烈不滿的問題在中國的互聯網上時常出現,但不斷被中共輿論宣傳部門壓制。與此同時,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官方媒體奉命對這些問題和話題不予報導,不予評論,不予提及。

中國教育部早先發布的報告說,今年參加高考的學生總數為1071萬,比去年增加40萬。

參加今年高考的中國學生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受到更嚴峻的考驗。中國教育部高校學生司司長王輝早些時候說,這次高考是“疫情發生以來,全國范圍內規模最大的一次有組織的集體活動。”

面對疫情威脅,中國各地當局紛紛採取規定戴口罩之類的防疫措施。來自中國的報導說,廣東要求考生必須註冊“粵康碼”並連續14天進行健康監測才能參加考試。報導沒有說因“粵康碼”問題而不能參加考試的學生是否是應當自認倒霉,或可以得到什麼補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