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擔心返校染病 各地師生家長上街抗議


擔心返校染病 各地師生家長上街抗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22 0:00

八月初,美國有超過二十五個州,成千上萬的家長、教育人員、學生和社區成員走上街頭,為了要求安全和平等的學校而大聲疾呼。做為全國抵抗日的抗議活動,目的在喚起人們的關注,因為新冠病毒仍在散佈,重新開放學校進行面對面的學習有其危險。這個問題已經政治化,白宮和許多州長要求重新開放教室的壓力愈來愈大。

成千上萬的家長、教育人員、學生和社區成員八月初在曼哈頓街頭遊行,要求保持學校的安全和公平。

歷史老師約瑟夫·沃爾夫說:“我們的一個同事四月因新冠病毒而死,我們不希望今年秋天有任何其他老師死掉,我們的秋季班需要百分之百遠程教學,來保障每個人的安全。 ”

紐約州像許多其他州一樣,學校根據當地情況來決定重新開放,在紐約市,學生每週最多到校上課三天。

紐約市長白思豪說:“情況是這樣,對絕大多數的學童和絕大多數的學校來說,你們要上學,每周到課堂兩天或三天,根據每週的情況而定,也就是說,某些其他學校會有例外的彈性,我們也可以就此進行討論。”

如果一所學校出現一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那麼全班都要隔離兩星期。如果在兩個不同班級出現兩個確診病例,那麼全校都要隔離。

但許多參加抗議的老師認為,讓學童和教育人員回到課堂還為時過早。他們指出,大約一百五十萬名老師,或四分之一,已經有健康問題,如果感染新冠病毒,這會使他們更難以承受。

科學老師羅尼·阿爾蒙特說:“我們學校已經人滿為患,沒有適當的通風和設施,而他們卻要我們回去,即使全國各地的病例在增加,而且沒有因應計劃,加上預算刪減,要回去,門兒也沒有!”

五年級學生勞倫斯上的學校從三月開始關閉,但他希望很快能回教室,他對大流行病小心翼翼,但他夢想和他的朋友一起玩耍,並且到教室上他喜歡的課程,而不是在線上學習。

五年級學生勞倫斯·特雷欣說:“我想念我的朋友,我想念我的老師,我想回去。”

高二學生梅麗爾·穆森說:“我認為重新開放的計劃是騙局,因為學校會經費短缺,資源不足,而我們將無法得到我們需要的課程或我們需要的老師。 ”

十六歲的梅麗爾·穆森說,她班上的同學跟她看法一致,而紐約市市長候選人戴安·莫拉雷斯也支持這個看法。

紐約市市長候選人戴安·莫拉萊斯說:“我曾經是特殊教育老師,我也做過寄養照顧社會工作員,我還是兩個接受個性化教育計劃的孩子的家長,這就是為什麼我支持計劃中的老師和學生在學校安全以前不要返校的原因。”

儘管有全國性的抗議日活動,喬治亞州、密西西比州和其他州的學校仍在重新開放,然而,在學生和學校員工中已出現了一些新冠病毒病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