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國際科學家促調查科學期刊在有關新冠病毒溯源理論上所起的作用


一名英國科學家在實驗室裡進行有關新冠病毒研究的實驗。 (2021年3月12日)
國際科學家促調查科學期刊在有關新冠病毒溯源理論上所起的作用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2 0:00

一些科學家挑戰新冠病毒來自大自然、不可能從一個中國實驗室洩露的理論,他們呼籲對包括《自然》(Nature)和《柳葉刀》(The Lancet)在內的西方科學和醫學期刊在全球大流行病期間所起的作用展開調查。

他們指稱,這些有影響力的期刊的編輯拒絕刊登幾十篇提出新冠病毒有可能是在實驗室裡被人工製造,並可能從武漢一家實驗室洩露的批評文章。

澳大利亞弗林德斯大學醫學與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尼古拉伊·彼得羅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告訴美國之音說:“這些期刊的經理可能希望安撫中共,因為他們經費中不斷增加的部分來自於中國。中國明確表示它支持的那些期刊必須遵守它的政策目標。”

他繼續說:“那麼多質疑病毒來源的論文很快就被《自然》和《柳葉刀》等期刊的編輯們拒絕,甚至不送去審議。這種沒有送審就遭拒絕的做法是因為這些期刊的高層主要是從政治或其他理由,而不是基於科學依據而做出決定。”

《自然》和《柳葉刀》的編輯拒絕接受這些抱怨,聲稱他們挑選並刊登提交的論文由這些論文科學價值而不是政治觀點所決定的。

世界衛生組織領導的一個小組今年早些時候認為實驗室洩露的理論“極為不可能”,調查小組更支持流行的標准說辭,就是新冠病毒最可能源自武漢的一個海鮮市場,從動物,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傳給人類。但是世衛的調查越來越遭到一些西方知名科學家,以及西方國家政府的批評。他們說,中國當局阻撓了世衛團隊今年1月對武漢的4個星期的訪問,使得這個國際調查毫無價值。

彼得羅夫斯基教授是十幾名質疑是來自自然的病毒傳給人類理論的科學家中的一位。這些科學家試圖指出那種很快就形成的標準的敘述說法中的漏洞,但是他們的意見遭到主要西方科學期刊編輯們的冷遇、拒絕和敵意。

審判日

另一位科學家、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的化學生物教授理查德·埃布萊特(Richard Ebright)表示,應當有一個“審判日”。他在發給美國之音的電郵中說:“由那些確立和強化虛假敘述的科學家和科學記者所做的不實聲明和不當行為,遠遠超出了拒絕考慮那些挑戰虛假敘述說辭論文的程度。”

埃布萊特和其他科學家指控,一些未經同行審議的文章,如果他們支持流行的敘述說法,很快就會被刊登。他們補充說,那些文章隨後又為大眾媒體報道定了調子。

埃布萊特說:“從2020年1月開始,延續到2021年早期,一小群科學家和更多的科學記者,確立和強化這個虛假敘述,說科學證據支持自然傳染理論,而且還進一步強化另一個虛假敘述,即這是科學界形成共識的。”

但是,《自然》雜誌總編輯瑪格達蓮娜·斯基波(Magdalena Skipper)表示事實並非如此。她告訴美國之音說:“我希望明確一點,《自然》從未基於不符合某一特定敘述或一般看法而拒絕一篇論文。當然不會在我監管下。”

她在電郵中補充說:“我們只基於研究是否達到我們出版的標準而做出決定,它們必須是有說服力的第一手科學研究,其結論建立在充分證據支持基礎上;研究是科學領域裡的重要課題,而且所得出的結論是不同領域的讀者都感興趣的。我們保持完全獨立。所有編輯考慮提交論文,只基於它們的科學價值,沒有一個課題因為結論可能有爭議性而受到排斥。”

美國調查

上個月,美國總統拜登指令美國情報界調查新冠病毒是否可能由實驗室人工製造,並從中國的實驗室洩露。拜登給這些情報機構3個月時間提交報告。調查的主要焦點是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越來越多的質疑認為,來自蝙蝠的這種肆虐全球,造成至少400萬人死亡的新型病毒,有可能從實驗室洩露。北京憤怒地否認這一說法。

在美國情報界就武漢病毒實驗室的3名研究人員2019年11月發病事件發現了更多的細節之後,拜登總統下令調查。這3人的發病比新冠病毒疫情爆發的最早確認病例要早幾個星期。一個多月之後中國才通知世界衛生組織發現了“原因不明”的“肺炎病例”。根據首次公開披露這個情報報告的華爾街日報的報道,這些研究人員住進了醫院,他們出現了新冠病毒或普通呼吸道疾病都會引起的類似症狀。

據大西洋兩岸的官員表示,英國的情報機構以及西歐的安全部門,都在協助這個由美國牽頭的新的調查。

中共當局否認進行病毒研究並獲得美國政府部分資助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有任何洩露。去年,中共的宣傳人員指責新冠病毒來自2019年10月參加軍運會的美軍體育代表團。他們還宣揚了另外幾個理論,不過都很快被知名病毒學家和流行病學家所否定。

從一開始就質疑自然傳染理論的科學家包括彼得羅夫斯基、埃布萊特以及一些來自所稱的“巴黎小組”(Paris Group)的科學家。他們就新冠病毒的起源起草了兩封公開信,認為是時候調查主要科學期刊所起的作用了。主要的焦點是針對《柳葉刀》和《自然》,但是其他主要的期刊也受到批評,包括美國科學促進會的學術期刊《科學》。

彼得羅夫斯基說:“這次大流行病暴露了我們的科學機構,包括我們的研究院、大學和科學期刊,是多容易被政治化和受到不公開的影響。而在向西方期刊施加不當影響的同時,中國自己發行了數以百計的期刊,自己直接控制,提供容易發表的途徑以及讓科學家在期刊上發表文章的誘惑。”

彼得羅夫斯基還對美國之音說:“由國會對此進行調查可能是一個好的開端,儘管這也是一個更廣泛的國際問題,應當最終需要國際努力來解決這些問題。”

彼得羅夫斯基表示,他和其他科學家在發表他們質疑自然傳染理論的論文時遭遇到巨大障礙。他說,如果一篇最初很罕見地被考慮接受,但在第二階段被送去審議考慮其價值時,就會被拒絕。

他說:“幾乎所有的科學界,審議者也是從中挑選的,都被《柳葉刀》和《自然》期刊早期的有誤導性和嚴重操弄的醫學評論所灌輸。它們認為任何對病毒來源的質疑都應當被看成是來自極右陰謀論者的攻擊。”

瑪格達蓮娜·斯基波是一位英國遺傳學家,也是《自然》期刊150年歷史中第一位女性編輯。她說,編輯決定過程與“斯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廣泛的商業利益是嚴格分開的。“斯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是德國和英國的學術出版商,其擁有《自然》期刊。 “斯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與中國的教育及政府研究機構簽有幾十個合作及資助協議。《柳葉刀》的擁有者、總部設在荷蘭的專於科學、技術及醫學的出版公司”愛思唯爾“(Elsevier)也是如此。

《柳葉刀》也告訴美國之音說,政治及商業考慮都沒有任何決定編輯政策的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