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人口最多的加利福尼亞州去年六月開始實施安樂死合法化,半年內有111人選擇安樂死,但關於這個棘手話題的辯論並沒有終止。

加州州議會去年通過終結生命選擇法案,成為全美國第五個允許壽命預期不足六個月的病患要求他們的醫生提供安樂死藥物的州。

根據加州州政府的數據,去年六月到十二月,安樂死只佔加州死亡人數的萬分之六,也就是每一萬個死者當中只有六人選擇安樂死。這個數字比將近20年前就開放安樂死的俄勒岡州少很多,俄勒岡州去年同期選擇安樂死的人數佔死亡總數的百分之37。

俄勒岡州1997年成為美國第一個立法允許安樂死的州,該州人口只有加州的十分之一,去年俄勒岡州有204人接受安樂死,其中133人選擇仰藥自盡,大多數都是65歲以上的癌症患者。

全美國50個州20年來只有俄勒岡州、佛蒙特州、華盛頓州、科羅拉多州和加利福尼亞州等五個州以及哥倫比亞特區允許安樂死,從這個甚低的比例可以想見安樂死是個棘手議題,即便到今天,仍然備受爭論。

有些人認為,在一個擅於幫助人長壽,卻不擅於防止緩慢而痛苦的死亡的醫療保健系統,讓人有權選擇死亡是個合乎邏輯的演變。

他們還指出,儘管加州的醫生去年開出了191個安樂死的藥方,但實際上半年內只有111個病人服藥自殺。死者平均年齡73歲,六十歲以上佔百分之87,大多數是白人,受過大學教育,大多數被診斷為晚期癌症,他們接受臨終服務或安寧療護,具有健康保險。

洛杉磯加州大學的精神科和安寧療護醫生湯姆·斯托魯斯指出,安樂死的病人通常對活下去的生活品質有著堅定的價值觀和信念。他們要心安,要知道一旦自己病情惡化、痛苦增加或越來越依賴他人的時候,他們不必忍受下去。

斯托魯斯說,這些病患想要說,這不是他想要的活下去的方式。有選擇安樂死的權利,實際上是個面對不測的緊急計劃。批評的一方則說,他們擔心這個選擇權會造成倉促的決定、誤診和對安寧療護的忽視。所謂安寧療護是讓臨終的病人減少痛苦的照顧方式。

生命法律辯護基金會的律師亞歷山德拉·斯奈德對安樂死持批評立場,他指出,加州現在實際上是在為幫助自殺的行為脫罪,因為沒有辦法確認病人是否是被迫服用安樂死藥物。

專家指出,加州去年使用安樂死的案例很少,並不令人意外,因為病人和醫生都還在摸索新法令。俄勒岡州的安樂死法令當年開始生效的時候,只有15人通過醫生協助而死,去年該州安樂死人數已經增加到133人。

支持加州安樂死法令的民間組織“同情與選擇”的工作人員馬特·惠特克說,加州的統計數字顯示,即使在安樂死法律實行的最初幾個月,效果也很好,絕症病人能夠安心知道他們可以選擇平靜地終止難以忍受的痛苦。該組織六月初發布報告,聲稱他們知道從去年六月到今年六月,加州一共有504人取得致命藥物處方。

開出致命處方完全由醫生和醫療設施自行決定,有些天主教和教會附屬醫院則還不允許他們的醫生開出致命藥物的處方。

據惠特克說,即使加州的這些團體也在對相關法律公開對話,他認為現在的醫生比早年在俄勒岡州的醫生更願意討論這種作法,這讓他感到驚喜。他說,現在的醫生直截了當的面對這個問題,而不是掩耳盜鈴。

目前全美國五十州,只有五個州通過安樂死立法,但其它一些州也在考慮。加州雖然通過立法,但仍然面臨一些挑戰。加州的一名法官本月裁定,允許一個試圖推翻安樂死法令的訴訟進入審判程序。

提出控訴的斯奈德表示,由於死者並沒有被調查,安樂死的法律剝奪了保護老弱病患的某些法定保障。

斯特勞斯則指出,根據安樂死的法律,醫生不得主動展開關於協助病人死亡的對話,病人必須自己要求取得安樂死的藥物。

他說,最後決定開出安樂死藥方的醫生相信自己是在為別人提供個人自主權的保障。

有些醫生仍然對安樂死的作法感到不自在,也有報告說,許多病人家屬很難找到一個肯開安樂死處方的醫生。

加州的數據顯示,全加州有173個醫生開出了191張安樂死的處方。

雪莉·賣諾爾的丈夫夫約翰去年經歷痛苦的末期肺病,80歲的約翰是個退休的心理學家,他瘦了80磅,幾乎不能吃也無法說話。雪莉說,她的丈夫認為自己熬不下去。

他們努力卻找不到一個願意根據法律幫忙約翰安樂死的醫生,最後轉到凱撒醫院,終於取得處方。雪莉說,這才讓她鬆了一口大氣。她說她的丈夫精神上因此舒坦的多。

約翰去年九月在家人環繞下,服用了安樂死的藥片。雪莉說,約翰做了正確的選擇,他走的平靜,而不是痛苦的死亡,他如願了,沒有感覺害怕或無助。

加州州議會眾議員蘇珊·艾格曼是加州安樂死法案的執筆人之一,她的發言人表示,儘管加州的半年數據有限,統計數字顯示出實際服用藥物和申請處方卻沒有服用的人數,這顯示“終止生命選擇法案”落實了立法者的初衷。

艾格曼今年秋天將主持州政府的聽證,深入了解加州實施安樂死的效果,包括讓一些選擇安樂死的病人家屬出面作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