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地產債務危機和能源短缺威脅中國的經濟增長


中國恆大集團在上海中心旁的中國國旗(2021年9月24日)
地產債務危機和能源短缺威脅中國的經濟增長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5 0:00

中國經濟正面臨能源短缺和供應鏈問題等多種挑戰時,房地產領域不斷擴大的危機可能造成進一步的損害。

中國恆大集團的違約危機幾個月來引發對房地產領域的關注,後者佔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將近30%,比重超過大多數發達國家。

這個危機近日加劇,有更多的地產公司的債務支付違約,或要求債權人延期以避免違約。

專家警告說,中國房地產領域的惡化可能導致外國投資人不願對中國公司進行投資,這對努力管理多種問題的中國政府來說是壞消息。

能源短缺

地產領域危機對目前面臨煤炭普遍短缺的中國來說時機很壞,中國70%的發電用煤。

造成煤炭短缺有幾個因素,包括中國去年在澳大利亞要求調查新冠病毒起源之後抵制澳大利亞的煤炭。

中國也對煤礦頒布了一系列的新規定,同時要求能源保持人為的低價。這導致煤炭產業的撤資和減產。

中國本周宣布允許能源公司確定開放市場價格,不設上限。這將大幅度提高電力價格,並鼓勵增產。

這些改善能源供應的措施預計明年前不會產生真正的效果。能源短缺同時貫穿中國經濟。中國斷斷續續的停電已經對鋼、鋁、水泥等重型產業以及電器和其它消費品等製造業造成了影響。

地產業更廣泛的問題

雖然外國投資可能幫助改善中國的能源產業,但地產開發市場的掙扎正在增加這些投資的風險。

恆大集團上月一些美元計價債券的支付違約以及中國政府不願幫助,讓人質疑恆大集團的未來,恆大依然需要償還的債務已經超過3千億美元。

恆大集團的債券投資人星期二說,該公司又一次未能支付1億4800萬美元的分期付款。

恆大的危機目前似乎對其它地產公司產生了影響。深圳地產開發商花樣年控股(Fantasia Holdings Group)上星期未能支付2億600萬美元,構成違約,震驚了市場。就在幾天前,這家公司的債券的風險還在百分之一,顯示投資人對公司的償還能力有信心。

新力控股集團(Sinic Holdings)星期二宣布,預計無法支付下星期到期的2億5千萬美元債券付款,將會導致另外兩個債券的“交叉違約”。

資金危機

還有更多的公司似乎陷入困境。北京當代置業(.Modern Land Co)上星期要求債權人延期三個月支付到期款項,鑫苑物業要求債權人將星期五到期的債券換成2023年才到期的新債券,評級機構認為此舉相當於違約。

地產領域一系列的違約讓國際投資人有理由對中國地產市場極端警惕。穆迪等三大信用評級機構對中國很多開發商降低了信用評級。

願意為中國垃圾債券接受10%利率的債券持有人現在要求某些利率超過20%,信用評級公司認為這些垃圾債券低於“投資級別”。現有債券的持有人目前預計對他們持有債券進行深層“理髮”,被迫接受債券的降級。

拖累經濟發展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發言人巴里(Doug Barry)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公司將可能持續面臨借貸的高利率。

他說,“中國公司面臨的一個問題是在全球股權市場出售中國債務的回報利率將會升高。”

巴里說,可能的結果是,中國未來將從海外獲得更少的投資資本,妨礙經濟發展。

他說,“立即的效應可能是投資水平和發展水平的降低,”“這外加能源短缺等於是雪上加霜。對華投資巨大的外國公司正在密切關注能否維持供應鍊和價格的穩定。”

他並指出,“世界經濟與中國融為一體,'唇齒相依'。”“希望官員們能夠立即控制問題,並採取必要措施,實現金融地產與能源市場的長期穩定。”

公共擔憂有限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黃天磊(Tianlei Huang)在電郵中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內部似乎沒有對正在滲入經濟其它部分的地產危機存在廣泛的公共擔憂。

但他表示,“無可否認,恆大的債務令人擔憂。儘管金融機構的總體債務有限,與恆大有密切交往的有些銀行和其它虛弱的地產開發商可能會遭到重創,並在出現交叉違約的情況下看到資產質量出現劇烈滑坡。”

缺乏廣泛的公共擔憂可能是因為很難了解中國大型公司的總體負債情況。

隱性債務

黃說,“同樣令人擔心的是恆大也有很多資產負債表外的融資債務,目前不清楚規模有多大。”

很多中國公司都用其它資金來源補充銀行借貸和債券發放,包括通過為客戶尋求高回報的財富管理公司進行資本投資。

他說,“你可能看過恆大辦公樓前要求付款的投資人聚集的視頻,”“地方政府現在對任何與恆大有關的大型集會保持高度警惕。”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