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丟出“清單、底線” 美學者籲拜登遏制美中關係繼續下滑


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在天津與中國外長王毅會面。(2021年7月26日)
北京丟出“清單、底線” 美學者籲拜登遏制美中關係繼續下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04 0:00

繼美中阿拉斯加會談後,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本週在天津與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和副外長謝鋒的會談,引起各方高度關注,美中關係是否急轉直下,開始“頭破血流”?在美中兩國以及美國國內都引發不同反應。

中方對天津會談的對外宣傳口徑是對美方提出了“兩份清單、三條底線、四個停止”,這不啻對中國國內已經亢奮不已的民族主義情緒火上澆油;而美國以及西方媒體看到的則是這次會談充滿了火藥味,“中國沒有緩和強硬言論的跡象”,“凸顯世界兩個最富有的超級大國之間日益敵對的關係”。

孔杰榮:美國有自己的“要求清單”

於此同時,在美國國內,擔憂美中關係擦槍走火、希望雙邊關係走上正軌的呼聲開始出現。年逾90,一生關心、研究美中關係的紐約大學法學院退休教授孔杰榮,呼籲拜登總統就美中關係發表正式演講,以扭轉美中關係的繼續下滑。

“現在是拜登總統發表重要講話遏制(美中關係)逆勢、告訴中國和美國人民一些堅硬事實的時候了。”孔杰榮在一份電郵中告訴美國之音。

“拜登總統不能因為在一個分裂國家的許多問題上需要獲得公眾支持,而扭曲和危及我們與中國的關係;而中國也必須表現出某種意願,放棄其對中國民眾和發展中國家的民族主義煽動。” 他寫道“在美國的自由派社區裡,一個越來越大的運動迫使拜登對中國採取更積極的行動。” 他繼續。

民主黨的拜登總統上台後,幾乎全盤繼承了前共和黨總統特朗普的強硬對華政策,包括對華貿易戰,甚至加大了對中國科技公司的製裁。

特朗普總統雖然敗選,但其支持者人數依然可觀,他本人也試圖捲土重來。特朗普政府的國務卿蓬佩奧曾說,“中國是特朗普總統的未竟事業”。這些都被認為是製約拜登總統對華政策的強大國內政治因素。

“美國有自己的'要求'清單,” 孔杰榮寫道。“現在需要的是美中雙方相互承認,是時候坐下來討論並嘗試逐一解決一些現在能夠管理的問題了,如果還沒有解決問題的方案的話。”

孔杰榮稱美中上次在阿拉斯加和這次在天津的會談是“兩次'非外交會談' ”,但他認為,這兩次會談“啟動了一個"醞釀"過程。 “我們必須建設性地向前推進,而這將需要美國總統的領導來取得進展。” 他說。

夏偉:美中關係惡化是“戰狼外交”的後果

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夏偉(Orville Schell)認為,美中關係惡化的關鍵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如果套用中國官員常說的一句話,那就是“解鈴還須繫鈴人”。

“美國在很大程度上是對中國在南中國海、香港、台灣海峽、東中國海、新疆、西藏等地所作所為做出的反應。”畢生從事美中關係的學者、作家夏偉在電郵中寫道。“換句話說,北京似乎忽視了這樣一個現實:與美國關係的螺旋式下降主要是由其自身的'戰狼外交'政策導致的。”

7月26日,副國務卿謝爾曼在訪問了一些美國的亞洲盟國後、在經過了與北京的一些折沖之後,在天津先後與中國副外長謝鋒、外長王毅舉行會談。

天津會談後,中方開動宣傳機器高調報導,中國外長王毅給美國劃了“三條底線”、“補了一課”;副外長謝鋒親自向媒體介紹對美國提出的“兩份清單”,糾錯清單包括要求美國無條件撤銷對中共黨員及家屬的簽證限制,撤銷對中方領導人、官員、政府部門的製裁等內容。

中共“戰狼”官媒《環球時報》稱此舉“史無前例”、“令世界震動”;中國網絡平台上小粉紅們大呼“揚眉吐氣”。

“這都是說給中國國內民眾聽的。” 獨立法律學者虞平告訴美國之音。“美方對中國是表裡如一的,就是要跟中國一直競爭下去,但拜登政府的底線是不要擦槍走火,要管控風險,為雙邊關係築起護欄。這就是副國務卿謝爾曼去中國的目的。”

虞平說:“中方其實心裡也明白美國的意圖,也知道美方想管控風險,但是對外呢,還是要用愛國主義這個東西往最高的層面上去批。”

前蘇聯崩潰和冷戰的結束,使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中國黯然失色。中共唯一能動員民眾維護其執政合法性的就是高舉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大旗。習近平上台後採取了重拾毛澤東意識形態和強化百年屈辱、民族復興的雙管齊下方式。

但這次最新的外宣內化努力究竟會有利於還是有害於中國的自身利益呢?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利明璋(Bill Bishop)指出,“即使拜登政府一直在考慮中國現在公開要求採取的某些步驟,但在收到這份'糾錯清單'後,這樣做在華盛頓也許在政治上已經成為不可能了。”

孔杰榮認為,“在一些問題上,雙方都不會讓步。” 比如,美國會繼續對中國在新疆、西藏、香港以及中國各地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的鎮壓進行譴責,而中國在習近平領導下也不大可能在這些問題上讓步。

但是,孔杰榮認為,在危險日益增長的台海方面可以取得進展。

“美國可以停止向台灣派遣官員和軍事上有像徵意義的做法,同時也可以採取進一步的'非官方'措施來表明我們對台灣安全和持續發展的支持。但北京必須以減少其對台灣公開壓力作出回報。” 他寫道。

虞平:美中關係走向主動權在北京

獨立法律學者虞平認為,拜登政府在美中關係未來的走向上選擇不多,而“中方對美中關係未來走向握有更大的主動權。”

7月28日中國新任駐美大使秦剛抵達紐約,準備到華盛頓走馬上任。但美國駐華最高外交官仍是臨時代辦。“拜登政府遲遲不提名駐華大使也有現實的考量,”虞平說。因為,華盛頓現在“對华鹰派觀點佔據上風”。

“中方如果不做出某種善意回應,拜登政府也無法具體改善美中關係。習近平的班子如何靈活變通地處理和美國的關係,實際上決定了未來美中關係的發展方向。” ”虞平說。“

虞平認為,習近平的前任江澤民和胡錦濤,“在處理對美關係方面具有更大的靈活性和變通性”。“這也是江、胡能夠讓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和南海撞機事件軟著陸的原因。”他補充。

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夏偉認為,北京這次處理天津會談的手法“似乎執意要以對等方式回應美國的批評和製裁,” 但夏偉問道,北京真的能做到對等嗎?“舉例來說,如果美國這麼做,那中國能允許50名美國等外國記者持有保證的簽證進入中國嗎?”

夏偉點出了北京慣性思維中的“中國特色”,而這一特色在習近平時代尤為突出,那就是“把任何讓步看作軟弱的表現,” 但是夏偉說,實際上,“如果妥協能保護一個國家的國家安全和在世界上的地位,它可以是一種力量的表現。”

“這就是中國的不靈活性可能會危及其整個經濟成功故事的地方,”夏偉說。“ 如果為了台灣統一或對整個南中國海提出主權要求這樣的非核心利益的事情——儘管北京將它們定為核心利益——而犧牲中國已經取得的巨大發展進步,那將是多麼可悲的事情。”

夏偉說:“如果中國願意真正創造性地思考和靈活地談判,我想它會在拜登政府中找到熱心的合作夥伴。因為拜登政府想要的是解決方案,而不是戰爭。”

網民嘲笑糾錯清單把爭取中共黨員利益放首位

北京對天津會談做出的“兩個清單”、“三條底線”、“四個停止”的宣傳努力,雖然進一步推動了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但在社交媒體推特上卻遭到網民的嘲笑。

Misato Murabito@MisatoMurabito寫道:“最重要是取消不發簽證給共產黨員和直系親屬赴美,美方問為什麼?因為他們的家和財產都在美國!這是他們的人權!”

朱韻和@zhu0588寫道:“本來以為要為江山謀福利,現在一拉清單,全是在為自己爭取去那邊的機會!”

都察院-海外按察使@Matthewlin8666寫道:“其實是哀歌喜唱罷了!提那幾條哪條不是自己主權範圍內的事情?還要跪求美國別添亂!”

這讓人想起前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松圖書館的演講,“本屆政府劃清了中共和中國人民的關係,闡明了中共不等於中國人民這個簡單而重要的概念。”他的中國政策首席顧問余茂春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解釋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