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民主黨黨代會第二天談外交為何不提中國?


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17 0:00

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會程已經過半,圍繞外交議題的討論出現在第二晚的議程中。當晚,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和小布什政府時期的國務卿科林·鮑威爾(Colin Powell)以及多位外交、國防界人士悉數發言,對特朗普總統的外交政策提出猛烈抨擊,並讚揚拜登的外交經驗和行事風格,以及他對於堅守美國的品格、團結盟友、重塑美國國際領導力的承諾。不過,有分析人士對於這些重量級的外交人士未在講話中提及中國問題表示質疑。

《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8月19日在參加美國之音舉辦的有關民主黨黨代會的討論會上說:“這幾個在美國外交事務上都是重量級的人物,可是在他們昨天的演講中完全沒有提到美國所面臨的最大的危險和安全威脅是什麼,儘管昨天和前天都有報告出來,說這個威脅就是中國和俄國,而他們都沒有提到,尤其(沒有提到)中國。”

在周二晚上的民主黨黨代會中,“中國”唯一一次被提到,是前北約副秘書長羅斯·高特莫勒(Rose Gottemoeller)批評特朗普總統向包括中國在內的獨裁者示好。

與此同時,民主黨將在這次黨代會上通過其2020年施政綱領,其中提出要退出和中國的“關稅戰”,避免“新冷戰”,同盟友聯手,和中國重新談判,魏碧洲認為這反映出民主黨與特朗普政府現行的對華政策“背道而馳”,需要警惕。

“這到底是為什麼?背後的目的是什麼?是因為大財團、企業,這些大金主已經買斷了民主黨的經脈嗎?還是(民主黨)對中國的政策沒有採取像特朗普這樣從根本上改變美中關係的做法?”魏碧洲說,“現在看得出來,如果拜登上台的話,中美之間的關係會比現在有所緩和。這種緩和的方式在很多人看來就剛好落入了中國的圈套裡,因為事情只要不對立到極化,對中國永遠是有利的。”

威爾遜中心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則認為,民主黨黨代會沒有著重談及中國問題是因為外交議題不是美國選民最關心的議題。而且他認為拜登的對華政策雖然比較“傳統和溫和”,但與特朗普對中國的基本態度是一致的。

他在美國之音的討論會上說:“其實在美國所有的總統選舉,年年都是這樣的,美國的選民不怎麼關心國際事務,(只關心)他們在國內安全不安全,經濟健康不健康,外交關係總是次要的。所以(民主黨)知道這個不會動員很多他們的選民。有一點我跟魏碧洲先生的觀點不太一樣。雖然拜登和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有分歧,但是民主黨的施政綱領也是肯定了特朗普的最基本的對中國的態度。他們也否認要接觸中國,他們也同意特朗普所說的,我們要反制、對抗中國,就是怎麼個對抗法?在這個方面是有區別。特朗普對華政策最終的目標是什麼不清楚,但聽蓬佩奧等人所說的,其實他們追求的是政權更迭。可是政權更迭不是美國最重要的利益。面臨中國勢力年年擴大,美國也有一個國家利益,就是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

前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籍國會眾議員參選人符江秀認為,民主黨人之所以避免過多談論中國議題,是因為他們不願意承認特朗普總統的功勞。

她說:“民主黨之所以不提中國是因為他們其實心理上是讚成特朗普做的,但是他們不想給特朗普Credit(功勞)。我跟很多民主黨朋友私底下聊,他們說特朗普做得比所有民主黨總統都好,在中國這個議題上,但是他們不想給他任何的功勞。因為他們現在已經被逼到要跟特朗普唱反調才是政治正確這樣一個路線了。”

拜登將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的最後一天發表接受提名的演講,他將如何在這場演講中闡述自己的外交政策是外界廣泛關注的重點之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