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家:揮別疫情 2021美國經濟可望強勢反彈


美國紐約州布萊頓一間已經出售的房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12 0:00

2020年新冠疫情讓全球經濟經歷了幾十年來最嚴重的衰退。但是在美國,我們聽到不同的敘述:一方面,病毒廣泛傳播,導致實體商家的關閉和高失業率,尤其傷害著經濟鏈條低端的人們;但另一方面,我們看到股票市場令人難以置信的表現,房地產市場蓬勃興盛。

美國之音採訪了四位經濟和金融專家, 解讀2020年的數據並預測2021年美國經濟前景。專家普遍對拜登時期美國經濟復甦有信心,認為經濟從今夏起將強勁反彈, 房地產在未來幾年仍將保持強勢,而股市的持續高走存在泡沫。

美經濟基礎穩固,下半年將明顯復甦

從美國商務部1月28號出爐的數據看, 2020年經濟收縮了3.5%。不過,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經濟學教授王平指出,去年全球的經濟衰退嚴重, 負增長達4%左右;而歐盟的經濟衰退就更嚴重,負增長達到7%。亞洲“三大國”中,中國的經濟增長是最高的,2.3%,日本負增長5%,而印度最糟糕,負增長達到10%左右。

商務部的數據同時表現出美國經濟令人樂觀的一面- 美國國內生產總值在去年第四季度按通貨膨脹率調整後增長了4.0%,連同第三季度的增長,進一步減少了疫情初期的損失。受訪專家一致表示,美國經濟在疫情前發展良好,當下的經濟狀況完全由疫情造成。

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金融與商業經濟學副教授湯姆-張 (Tom Chang)認為,美國年度數據的收縮跟經濟基礎無關,比如利率或貿易;所以“非常可惜,如果沒有疫情,我們的經濟這兩年會持續保持強勁的上升趨勢。”

疫情下的經濟也不是鐵板一塊。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金融與商業經濟學副教授斯瓦茨(Mick Swartz)指出,我們雖然看到很多小企業倒閉,然而美國的大中型企業仍然有源源不斷的資金流注入,包括人們預期將嚴重受挫的產業, 比如游輪和航空業,依舊保持盈利,儘管利潤不佳。這表明它們至少可以在接下來的幾年內維持經營, 這得益於美聯儲的極低利率的貸款政策。

洛杉磯加州大學安德森經濟預測中心的經濟學家余永定(William Yu)認為,美國政府疫情間做了明智的決策,出台了數以萬億的經濟刺激計劃,為陷入困境的家庭注入現金流。紓困的經濟政策防止了消費和零售被大規模破壞。

全球領先的關鍵信息、分析研究機構馬基特(IHS Markit)近期的分析數據表明,服務業和製造業方面的採購經理人(PMI)指數均於本月有所改善,最大的經濟部門銀行,醫院和零售商等服務的指數從上月的54.8升至1月份的兩個月高點57.5;與此同時,規模較小但規模仍可觀的美國製造業指數從57.1攀升至創紀錄的59.1。這表明企業對接下來一年發展的預期樂觀。

華爾街日報調查的經濟學家稱,今年僱主有望增加500萬個工作崗位。這將使2021年成為自1939年以來就業最好的一年,超過1946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經濟擴張初期創造的430萬個工作崗位。

這一系列的數據讓專家對今年的經濟形勢普遍樂觀。余永定預測,美國今年將有3-4%的反彈式的增長,跟過去二十年平均相比,是很不錯的成績。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更為樂觀, 預測美國經濟今年將增長5.1%,而《華爾街日報》調查的經濟學家則預計從上年第四季度開始將增長4.3%。

斯瓦茨對於5%的經濟反彈有信心,因為“人們想去旅行,想在餐館裡吃飯,而不是點外賣,畢竟人是社交動物。” 而今年經濟在多大程度上增長取決於最終能通過多大的經濟刺激法案。斯瓦茨預計,六個月後,隨著疫情的控制,人們生活的恢復,經濟也會迅速恢復,因為人們有充足的存款。

王平對新政府的疫苗接種表示,“希望在5月底前能讓大多數人接種。”但他同時指出今年經濟的不確定性。 “因為疫情對底層40%的民眾的打擊大大高於頂層的20%。國會山暴動反映出了強烈的社會不平等的情緒,這種政治不確定性如果不加以控制,也可能損害經濟。”

斯瓦茨則認為,我們現在看到的不確定性都是暫時的。 “從歷史經驗中看,美國有過大流行病後經濟連續數年的大繁榮,如'咆哮的二十年代',經濟持續繁榮了整整十年。如今有經濟政策鼓勵和良好的經濟基礎,這種連續數年的大繁榮仍可能重現。”

政府紓困政策促進了經濟流動

2020年3月份美國國會兩院通過了2.2萬億美元救助法案,12月又通過9千億的方案,拜登總統上任不久又公佈了高達1.9萬億的新經濟刺激計劃,內容包括給個人再發放1400美元補助金、將最低時薪標準提高至每小時15美元、延長失業補助至9月以及將聯邦額外失業補助提高至每週400美元等。

湯姆-張教授對特朗普時期的經濟援助金研究後指出,經濟學家基本達成共識,這些紓困資金對促進經濟流動起了巨大的作用,“這些資金幫助了一些小商家維持經營,人們把多餘的錢進行消費和投資,這也是為什麼去年股票持續高走的原因。”

余永定則認為拜登新政府提議的1.9萬億刺激計劃十分重要及必要,“許多美國家庭急切的等著這個新的刺激計劃,”新一輪的刺激計劃的出台,“也將遏制疫情對經濟各個側面的破壞,我們預測第三季度,美國經濟將迅速復蘇。”

張教授也認為,滿足人們對紓困金的需要將在兩方面幫助經濟恢復:一是幫助經濟困難的人渡過這場疫情, 二是維持經濟在疫情期間的流動,以保證大規模的商舖在暫停六個月後重新恢復營業而非永久倒閉。

雖然拜登提出的經濟刺激計劃在這樣的困難時期有助經濟,但余永定也指出,過去十年美國政府也積累了很高的債務,現在政府債務對GDP比例是137%,這是很高的。 “幸運的是,現在的貸款利率處於歷史新低,這就合理化了政府的巨大經濟救助。”余永定進一步指出,政府的赤字其實在疫情前就存在,這屆政府將會通過提高稅收的手段來增加政府收入。

拜登去年競選期間就提出稅改方案,提議將企業稅率從21%提高至28%,個人最高稅率從36%提高至39%,並對超出40萬美元的部分工資徵收12.4%的社會保障薪酬稅,但承諾“不對年收入40萬美元以下家庭增稅。” 華盛頓智庫稅務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和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對拜登方案的最新估算,將增稅、減稅的部分都計算在內,十多年可以多徵收2萬億至3萬億美元的稅款。

不過,斯瓦茨認為拜登要完全實現他的稅改計劃可能性不大, “民主黨在參議院的微弱優勢下,只需要一個民主黨人反對,這項加稅計劃就不能通過。比如西弗吉尼亞州的參議員就是保守的民主黨人。”

提高企業稅收的主要反對論點是它可能削弱美國綜合競爭力,企業在高稅率下將遷出美國,搬去比如愛爾蘭等較低稅率的國家。對此,余永定認為, 企業的稅收不會回到2017年稅收改革以前的35%高稅率,但從現在的21%稅率,提高到24%,25%是可取的,因為大公司有能力應對這樣緩和的增長;反之如果稅率過高,則可能造成長期的負面影響。

雖然經濟學家對新紓困計劃出台的必要性達成一致,王平同時指出,相比於給窮人發錢緩解眼下的危機,更重要的應該是幫助他們找到工作,這才是長期對經濟有利的,卻是決策者並沒有特別注意的。

2020的華爾街神話能否延續到2021

儘管疫情經濟陰雲密布,美國股市似乎不受影響,標普500指數和道瓊斯工業指數分別記錄了全年漲幅16.3%和7.2%。納斯達克指數更是全年飆升43.6%,創2009年以來最大的年度漲幅。問題是2021年,後疫情的經濟復甦能否延續華爾街神話。

湯姆-張教授解釋,股市代表的是富人對未來的看法,而個股市指數反映的是企業現金流在金融槓桿後的價值。 “投資者看到某公司這兩年虧損了50%,會明白這是疫情造成的,不會對這家公司的未來產生太大的懷疑。企業在疫情這一年的利潤也只佔了公司市值的很小一部分,這一年的虧損放在未來一百年來看,是微乎其微的,所以並不影響股價。”

湯姆-張教授認為,疫情開始時的大跌,跟公司的現金流沒有關係,它反映的是大家對經濟不確定性的恐慌,不知道這家企業還能不能活下去。但當大家冷靜下來,更理性地從數據而不是情緒上進行判斷,股市就重新上升,這代表人們有信心今年經濟將重新回到增長,所以價格很快跳回疫情前水平。

王平認為去年活躍的股票市場折射了市場上充裕的流通資金,而這些資金最終都流向了成長股,因為人們相信科技公司是疫情下的增長點, 從而帶動了股市整體上漲。但王平對這些股票到底值不值如此的高價持懷疑態度,他認為這些高價股票最終將產生泡沫。

斯瓦茨則認為這些科技公司去年的增長率是真實的,因為疫情讓人們工作生活轉為線上, 迫使這些公司在大半年內在技術層面做出以往可能要五六年才能做出的巨大改變, 比如免接觸付款方式,5G網絡等。當別的公司在疫情中發展停滯時,科技公司突飛猛進, 有驚人的現金流。但問題是這樣的增長是否能持續。斯瓦茨表示,當我們走出疫情後,“增長會從成長股(growth stock)轉向價值股(value stock),這將是一個更健康更均衡的經濟模式。”

余永定指出,疫情期間股市持續走高的另一個原因 - 歷史新低的貸款利率,而且美聯儲表示將在未來兩年持續保持低息,這讓債券的投資資金轉向股市。但現在股市整體的市盈率,(即股市整體的股票價值除以整體的公司利潤)在33%, 通常市盈率在15-20%之間。所以余永定判斷未來幾年股市依然高走,到達不能承受的高位時將會泡沫破滅;而2021的走勢,則會有較多的波動– “但這不是壞事,價格的起伏會將公司股價推向均衡價格。”

王平的判斷基本相同, 他認為,持續的增長是不合規律的。從二戰後的歷史或僅僅從過去的六七年歷史來判斷,兩年後利息上調, 將導致股票價格下降,股市裡的資金可能會有部分流入新興市場, 另一部分被房市吸收。

房價在新一年將繼續上漲, 對市內房子需求將恢復

受訪的經濟學家對2021年的房市判斷基本一致,由於新的資金流入和大城市內住宅供不應求,未來兩到三年, 房地產交易將保持活躍,房價這兩年將持續上漲。

余永定指出,由於現在房貸利率降至不到3%,這讓千禧一代年輕人更願意買房,因為房貸比租金便宜。同時,“那些在金融科技行業的有較高購買力的年輕人,他們意識到自己的生活狀態需要迅速改變,因為城市裡餐館影院都關閉了,這些原本在城市裡租房的人到近郊買房,成為有房者,所以我們僅僅在過去的一年就看到擁有房子的人口比例上升了。” 余永定認為這個趨勢會繼續,所以房價在接下來一兩年會上漲。但“如果房價過高,同樣將導致資產泡沫,可能重演2008年的危機。”

除了持續的低利息,斯瓦茨教授還指出,經濟刺激計劃放出的大量資金,最終會吸引人們以有形資產,比如房產的形式投資。此外,“年輕一代的人們由於職業類型、就業市場機會少和學生貸款等等原因,買房時間比前幾代人要晚,很多二十多歲的人仍然跟父母一起居住。這在美國是很反常的,美國的理念是,每一代人應該有自己的房子。所以未來幾年對房子的需求會不斷增加。”

疫情更是激發了人們從便宜的房子升級到貴的房子,從公寓升級到獨棟房子的需求。王平指出,接下來幾年人們也將持續對獨棟房有高需求。至於長期的房價走勢,“還是要看地域,這個才是決定房價的根本原因,而不是房子本身。”

湯姆-張的分析稍有不同, 他認為去年房地產的強勢其實是不均衡的強勢。 “對房產的需求主要來自於富人, 他們或許從城市搬到郊區,或者買第二套房, 比如夏威夷1-2百萬的房子,去年根本買不到,因為太多加州人在購買,經紀人說買家僅僅在線上看房就買下了。” 所以對於有資金的人,現在的低利率是購房的好時機,而市面上房源很有限,所以供不應求,房價上漲。 “人們常用的房價中位數並不能很好地反映整體房價,因為當越來越多富人買房,中位數就會被拉高,因此許多人認為房價整體提高了,但實際情況並不是這樣,應該具體看造成房價升高是因為誰在買,買什麼價位的房子。”

至於房價是否繼續上漲,張教授認為不會,因為低利率和人們不願把房子放出來賣的情況不會持續。 “我認識的房地產經紀人指出,很多人現在不願意賣房是因為不想疫情間有陌生人來家裡看房,但他們估計春季開始會陸續有更多的房源放出。當供應量上升,利率有小幅變化,也會將房價降下來。在疫情影響下搬出城市的狀況在2021年將停止,當城市裡的餐館博物館電影院重新開放,人們還是會想重新回到辦公室, 到那時,對城郊或類似夏威夷的渡假房的需求也會下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