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武漢肺炎增急迫性 美國學者提議“胡蘿蔔與大棒”策略助台參與國際組織


因新型冠狀病毒從中國武漢撤出的美國僑民抵達加州一機場。 (2020年1月29日)

武漢肺炎疫情不斷擴大,台灣無法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共同對抗疫情的問題也持續引起注意,一些國際學者專家在社交媒體上力挺台灣參與國際衛生組織(WHO)、國際民航組織(ICAO),但他們的賬號卻遭到被封鎖的命運。有學者認為,由於北京對國際組織的影響力日增,美國必須拿出“胡蘿蔔與大棒”來加大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力度。

台灣官方截至1月28日晚已經證實出現8個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但上星期世界衛生組織針對武漢肺炎舉行的緊急會議卻沒有讓已經有確診病例的台灣參加,除了台灣政府外,美國、日本、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許多國家的政府、國會議員、學者專家都呼籲WHO接納台灣,加強國際對抗病毒的合作。

不過包括2049項目研究所研究員莊宛樺(Jessica Drun)、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員馬明漢(Michael Mazza)、英國諾丁漢大學研究員寇謐將(Michael Cole)等人呼籲世界衛生組織、國際民航組織給台灣關於國際應對疫情最新發展信息的推文,卻導致他們的賬號被ICAO封鎖。

同時也是華盛頓全球檯灣研究中心研究員的馬明漢,在賬號被封之前在該研究所的《全球檯灣簡報》(Global Taiwan Brief)發表文章說,新型冠狀病毒讓更多人看到台灣被排除在國際組織外的問題,雖然台灣可以從美國及其他友善政府取得WHO相關信息,但“這個程序在人命關天、時間急迫的情況下就變得十分不足。”

他提到莊宛樺指出的關於台灣的桃園機場是重要地區交通樞紐,但台灣卻無法得知關於WHO及ICAO的任何協調工作的問題,ICAO官網說,它可能接到WHO的要求採取行動以阻止疫情通過空中交通擴散,ICAO也準備好關於其會員國、機場與機場營運者管控衛生風險的指導方針,但是台灣人民卻可能無法直接和立即取得這些防護措施的信息,也無法提供台灣自己最新疫情信息,這種情況在疫情不斷有變動時尤其令人感到不安。

馬明漢說,美國、歐洲、澳大利亞和日本都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這些國際組織,美國國會多年來也以信函和立法方式呼籲行政當局採取行動,支持台灣適當參與聯合國、世界衛生大會、國際民航組織、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和其他國際機構,但至今這些努力卻”沒有結果”。他說,“當美國及其夥伴在這個努力中誘導(coax)和勸服(cajole)時,北京卻在賄賂和威脅。台灣的朋友基本上是帶了刀子去一場槍戰。”

馬明漢認為,要認真推動這個努力就必須設法說服中國改變阻撓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做法,他們可以在不放棄其一中原則下做到,因為台灣曾經在2009到2016年期間以觀察員身份首要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要達到這個目標,首先是國際社會必須讓北京知道,台灣的國際參與此時已經有更新的重要性,他們視台灣被排除在WHO、ICAO及Interpol之外為“國家安全關切“,這將危及全球衛生、民航旅遊安全與打擊跨國犯罪的努力。

其次,如果中國拒絕改變做法,國際社會必須讓中國付出代價。由於WHO、ICAO及Interpol都是聯合國機構,台北的盟友應該遊說反對所有中國在這些機構裡提名的高層領導候選人。把中國逐出G20、亞太經合組織(APEC),不但有像徵重要性,也會讓中國付出真實的名譽損失。

不過馬明漢也說,要讓中國付出代價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但如果華盛頓與其盟友真認為台灣被排除在國際組織外是國家安全關切,他們就必須“在誘導和勸服之外再加上更凌厲地運用胡蘿蔔與大棒”,以便取得台灣在國際組織的參與。的確,它可能需要外交上的“討價還價”(horse-trading),或是對一些不合作的成員國採取威脅保留或承諾增加援助的做法,這可能會令人不愉快(distasteful),但卻有其必要性。

他說,這已經不單純是台灣的國際空間問題,而是人命的問題,為了讓台灣在那些與美國國家安全相關的國際組織中有一個地位,“是時候把刀子留在家里而全身裝備齊全進入運動場了。”

國際民航組織(ICAO)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大之際,在其社媒上屏蔽為台灣參與國際應對疫情發聲的言論持續引起更多反彈。包括美國聯邦參議員魯比奧、斯科特、眾議院加拉格爾都指責該組織封鎖挺台賬號的做法,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也批評ICAO將反對它把台灣排除在外的聲音消音的舉措,已經違背它表明要公平、包容與透明化的宗旨。

不過ICAO說,屏蔽社媒賬號是因為有些倡議人士為了自己的活動目的而“故意歪曲”該組織。

ICAO在提供給《法新社》等媒體的聲明中說,該組織近來封鎖一些在其社媒賬號上活躍的倡議者,因為他們被認為是在“故意並公開歪曲”該組織,以便引起人們注意他們自己的活動。

声明说,该组织多年来已经澄清过,它不能为联合国大会政府们的政策负责,“包括这些活动人士(campaigners)指涉的对1971年决议案的不满。”

声明还说,由于ICAO多年来已经对此事做出多次公开声明,以及“这些活动人士明显要歪曲涉及此事事实全貌的意图,”该机构认为完全有正当理由采取封锁账号的做法,“以捍卫我们的追随者预期得到我们提供的完整信息和讨论。

ICAO的官方回应让寇谧将感到不满。寇谧将星期三在其推特账号上连发9推说,那些推特账号被封的人里面有许多都是有多年经验的政府、智库、学术界和媒体专业人士,但ICAO的回应却把他们形容为是“倡议人士”和“活动人士”,而声明中“提到这些人‘对1971年决议案的不满’,却明显不提北京如今在联合国大会中过度施加影响力的事实,”更运用超过半世纪以前的“决议案”来合理化在危机时把2350万人排除在外的做法,而不去提这么做导致全球航空网络存在盲点的问题。

寇谧将说,“我们这些被称为有所不满的‘倡议人士’和‘活动人士’并没有提议让台湾成为联合国会员,”事实上他们只是要求回到过去曾经有过的“现状”,当时至少台湾还是每年世界卫生大会上的观察员。

曾经在加拿大媒体发表文章呼吁加拿大政府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的渥太华大学教授史国良(Scott Simon)星期二发推说,”或许美国应该收回对ICAO及所有拒绝和美国一样在1979年《台湾关系法》之下与台湾往来的联合国机构的资金。很多事情都可以成为‘一个中国’的保护伞。”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