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政府到底有沒有接受教訓?


2020年1月27日中國湖北省武漢市區鳥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28 0:00

小黃是杭州人, 32歲。這兩天她感冒扁桃體腫了,被家人逼著去了醫院,做了“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武漢肺炎)的篩查。

小黃是在微信聊天時告訴朋友自己的家人對“武漢肺炎”的擔憂的。小黃告訴朋友,“我剛從醫院回來,感冒扁桃體腫了,家里人不放心,非要我去檢查一下。”

星期二(1月28日),小黃吃了些獼猴桃還有維生素C後神清氣爽。她告訴朋友,要不是現在情況特殊,她根本不會去醫院的。平常感冒發燒很少上醫院。

她強調說:“我媽特別保守,生怕我藥吃多了傷肝。每次呵斥我少吃藥,也不怎麼去醫院。實在比較難受壓不住了,才去醫院看。”

恐慌:“醫療擠兌”、被“歧視”的武漢人、斷貨的口罩

因為“武漢肺炎“的爆發,出於對疫情的擔憂,像小黃和小黃家人這樣的人不在少數。微信公眾號“金融第一教室”的在題為“可怕的醫療擠兌,如何破解武漢死局?”的文章中說,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的存在,武漢已經出現了“醫療擠兌”的現象,即:“醫護人員超負荷工作瀕臨極限、門診大廳水洩不通、患者在多家醫院輾轉依然無法收治。”

作者指出,這海量的患者中包括“潛在的患者和疑似人群,也有普通流感和普通感冒者,或者是因為其他原因發燒,具備類似症狀的患者,甚至有完全無症狀,但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比較擔憂的正常人”。

中國中央電視台1月23日的新聞援引武漢一線醫生的話說,“發熱病人數量多無法得到及時救治。收治的病人無法進行及時的病原檢測,導致交叉感染的存在。”

武漢一個名叫胡維力(音譯)的年輕人通過youtube視頻求救。她說,他們家已經有一個確診病人(醫院來人用試劑測試過),三個發燒的病人, 還有三個孩子。但是,現在武漢的醫療系統沒法顧及到他們。美國之音記者根據視頻中提供的電話打過去,但是,幾次無人接,無法了解更真實的情況。

除了疫區的“醫療擠兌”外,因為恐慌,因武漢和湖北多個城市封城而流落在外的武漢人和湖北人“被歧視和驅趕”。武漢市長星期天表示,因春節和疫情關係,目前有500萬人離開了武漢。

流落在外的武漢人和湖北人沒人敢接待。微信上名為“攜程鄒潤發”的人轉發“滯留在外的湖北同胞自救群”說:“武漢一夜之間封城,再到湖北封省,再到市區禁止機動車通行,情況十分危急。… … 有一批在武漢封城前出行的旅行者,由於航線被迫取消或是停降在其他城市,而全國很多酒店不敢接待'武漢人'。”

這個微信群“呼籲各地職能部門'管一管這些不能歸家的身體健康,但身心疲憊的湖北人/武漢人'”。這些自救群包括“廣東省武漢同胞回家群”、“廣西武漢同胞回家群”,涉及中國15個省市。

網上的消息顯示,在看到湖北人流落外地的消息後,很多人的第一反應不是同情,更多的是“這些人太自私了”,“誰讓你們到處亂跑”、“誰讓你們吃野味”、“湖北人現在就是瘟神”,“趕緊回家不要出現在我附近”的言論。

對武漢肺炎的恐慌也已經蔓延到中國周邊的國家以及世界其他各國。美聯社1月28日的消息說,在亞洲,因為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恐慌以及對污染的擔憂,防護口罩的銷量暴漲。CNN、路透社的消息說,在紐約、德州等美國華人聚集的地方,普通的醫用口罩已經賣到斷貨。

美國之音記者查詢了幾個大型銷售網站:亞馬遜、Target 和沃爾瑪的網站,這幾個網站顯示,醫用口罩已經沒有貨了。

從地方到中央的瞞報和淡化處理,治療“恐慌的疫苗”在中國缺失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編輯部1月27日的一篇社論提請讀者註意中國“武漢肺炎”中的“恐慌”因素。社論指出,流行病期間的恐懼需要自己的疫苗。

社論援引世界衛生組織和世界銀行組成的一個專家小組的話說,這個疫苗就是“長期,持續的社區參與”。社論說,這“對於早期發現疫情,控制疫情蔓延和蔓延,確保信任和社會凝聚力以及促進有效的應對至關重要。”

社論說,“換句話說,避免公共健康恐慌需要社區擁有團結、同情和開放的儲備。這些'抗逆性'特徵與醫療用品供應和衛生工作者同樣必要。它們有助於防止謹慎升級為恐懼。當公共健康危機結束時,他們還可以幫助治愈社區中斷裂的紐帶。”

但是,在中國,這樣的“團結、同情和開放”卻因為地方和中央政府前期的瞞報,以及中國政府一貫的缺乏透明度的做法而缺失。

武漢市長周先旺星期一在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採訪時承認,武漢市政府對疫情的披露“不及時”。他解釋說,依據傳染病防治法,武漢地方政府必須先得到“授權”才能要披露信息。

武漢的首個病例是12月8日爆發的,但是,直到12月30日,武漢市衛健委關於發現“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的內部通報在網絡流傳後,12月31日,武漢市當局才出面證實,才開始向社會通報武漢肺炎的病例。之後,警方還對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有關該病毒帖子的八個人進行了傳喚,稱他們散佈“謠言”。

轉發“滯留在外的湖北同胞自救群”的微信主人肖渾說,正是因為相信了政府所說的“疫情不嚴重”,“可防可控”, 所以很多湖北/武漢人“掉以輕心”,出去“悠哉游哉”了,結果被迫滯留外地,“被歧視,被驅趕”。

1月18日,在新型冠狀病毒進一步擴散的同時,武漢百步亭社區舉行有4萬多個家庭參加的“萬家宴”。

病毒學研究專家,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在武漢封城前夕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表示,封城的黃金時間已過,實際效果存疑,因為不少人已離城回鄉過年,保守估計,武漢肺炎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是會是薩斯的10倍起跳”。

管軼的話讓一部分人認為,如果武漢政府早些披露信息,也許武漢不用封城。

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流行病專家布蘭登·布朗(Brandon J. Brown)告訴美國之音記者,“向公眾及時透露信息是治療公眾恐慌的關鍵,特別阻止信息通過社交媒體誤傳的關鍵”。

他說:“我不能確定早日披露信息是否會防止封城,但是,鼓勵民眾採取基本的防禦措施總是很有用的提醒,有助於阻止疫情的蔓延。”

1月21日晚,美國疾病控制預防中心(CDC)在美國出現首例確診病例後,立刻召開電話會議,公佈信息。

也是在同一時間,中國時間1月22日,中國中央政府才決定向全國公佈疫情。當時,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北京召開首場記者會。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1月22日,在武漢和湖北的幾個城市做出封城的決定後,當封城成為全球媒體的頭版消息時,中共中央直屬機關的黨報依然是一片歌舞昇平,疫情的消息只藏在不顯眼的地方。1月23日,身為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的習近平在北京舉行的春節團拜會上也隻字沒提人口1100萬的武漢封城和或武漢肺炎的問題。

港資深媒體人紀碩鳴告訴美國之音,從“薩斯”到“武漢疫情”,17年過去了,中國依然被“同一塊石頭絆倒”。

他說: “從2003年薩斯到今天的武漢疫情,時隔17年,依然遭遇瞞報的惡果。擴撒是因為社會不知情,讓帶菌者自由地在社會空間走動,以致造成這樣的後果。”

信息公開還是信息壟斷?

疫情還沒有得到控制。截止2020年1月28日零時,中國官方表示,中國國內的疫情已經造成至少106人喪生,近1000人重病,確診病例4515例。

但是,這已經無法阻止外界對中國的疫情消息真實性的質疑。民眾寧願相信網上流傳的消息,認為真實的數字應該是大得多。

中國杭州的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年輕人告訴美國之音:“對政府,我們既信任,又不信任。政府的數字肯定是縮小了的。因為他們也不希望引起恐慌吧。”

政府的表現並不能令人放心。例如,12月31日,武漢開始向外界通報疫情。詭異的是,1月6日到10日,武漢地方兩會期間,武漢市衛健委未發布關於不明原因肺炎的疫情通報。1月12日-1月17日湖北政協會議期間,武漢市衛健委的每日例行通報,均稱前一日“本市無新增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無新增死亡病例報告。”

在官方公開疫情消息的同時,也加緊了對信息的控制。《紐約時報》援引前《南方都市報》記者於平在博客中的話,“有關方面無不在傳遞一個信號,那就是事關疫情,只有官方可以說話,”“其他人一律閉嘴。” 於平說:“那就不叫信息公開,”“而是赤裸裸的信息壟斷。”

內外有別,中國對外溝通有進步

如果說,從“沙士”到“武漢肺炎”,中國在處理方面有任何進步的話,這個進步體現在中國與世界衛生組織以及其他國家的溝通上。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在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1月28日會晤後讚揚了中國在這個方面的公開與透明。他說,中國方面公開透明發布信息, 用創紀錄短的時間甄別出病原體, 及時主動同世界衛生組織和其他國家分享有關病毒基因序列, 在疫情面前中國政府展示了堅定的政治決心,採取了及時有利的舉措。

中國於2019年12月31日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了該新病毒,距12月8日首次發現病例時間差不多三週多的時間。1月7日,中國確定了爆發的病毒。CNN的報導援引哥倫比亞大學流行病學教授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的話說,這與其他發達國家一樣迅速。

報導還援引研究新興傳染病的非營利組織EcoHealth Alliance主席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的話說,對新菌株的迅速發現使其他國家可以儘早開發出這種病毒的檢測方法,這應有助於遏制疫情的擴散。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