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天安門母親北京六四集體悼念 當局加強嚴控


一輛警察停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一個檢查卡旁。 (2020年6月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0 0:00

中國軍隊開槍鎮壓和平示威學生和民眾的天安門事件31週年紀念日當天,六四事件遇難者群體“天安門母親”的部分難屬在警方監視下到北京萬安公墓祭拜他們不幸失去的親人。同時當局避免提及這個敏感日子,但加強了對持中國不同政見者和人權活動人士的監控。

6月4日上午, “天安門母親”發言人尤維潔主持了這次在疫情尚未結束之時舉行的集體祭奠活動。六四遇難者郝致京、段昌隆、郭春珉的母親祝枝弟、周淑莊、黃雪芬、死難者楊明湖的遺孀黃金平和死難者袁力的姐姐袁刃等多人都戴口罩出席悼念儀式。到場的難屬集體誦讀祭文並向疫情中的死難者表示深切哀悼。

尤維潔說,跟往年一樣,警方安排車輛接送難屬們前往公墓,悼念活動在公安監視下進行。從現場拍攝的照片可以看到一名戴口罩監視的不明身份黑衣男子。

幾天前有消息說,警方提出今年由於疫情,六四難屬不能聚集,要求他們分散舉行祭拜。但是,尤維潔表示,天安門母親們會堅持像往年那樣集體祭奠。

6月4日下午,尤維潔告訴美國之音,萬安公墓的幾家難屬六四紀念日當天成功的舉行了集體祭祀活動。她說,“今天我們集體祭奠很成功。與往年相同,警察送的。”

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之一張先玲女士在31年前失去了年僅19歲、還在讀高中的兒子王楠。據悉,這位82歲高齡的退休教師目前在國外,未能參加這次集體紀念活動。

天安門母親的代表人物、中國人民大學退休教授丁子霖(83歲),長期受到警方軟禁監控。往年,她在北京的時候會前往木樨地附近悼念1989年6月3日夜裡在那里中槍身亡的兒子蔣捷連。當時他只有17歲,是人大附中的高二學生。

天安門母親群體提前發布了一篇祭文,題目是《說出真相,拒絕遺忘!墨寫的謊言掩蓋不了血寫的事實! ——“六四”慘案三十一周年祭》。祭文重申該群體堅持的三項訴求:“真相、賠償、問責”。

六四事件31週年紀念日當天下午,美國之音記者前往天安門、南池子、木樨地等當年曾發生傷亡的地點觀察,發現天安門廣場的安檢關卡仍然開放,但遊人稀少。疫情爆發以來,北京遊客銳減。但6月4日,廣場周邊部署了許多警車,還有一些空著的大客車,其中有的車窗掛著布簾和印有“備勤”字樣的牌子。

據悉,在北京的資深媒體人高瑜、人權活動家胡佳、異見人士查建國和六四鎮壓倖存者齊志勇等多名政治敏感人物近日都被軟禁在家,當局警告他們不得在兩會及六四敏感期間對外發聲或接受媒體採訪。

六四鎮壓前被捕入獄的原中共中央委員、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的電話幾天來一直無人接聽。

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創辦人權網站“六四天網”的維權人士黃琦曾數度坐牢, 2019年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名判刑12年。黃琦84歲高齡的母親蒲文清身患重病,據說也受到監控,她多次要求與在四川一座監獄服刑的兒子見面一直未能如願。

本週早些時候,成都八九六四紀念酒案的發起人之一符海陸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局跟他和其他一些人士打過招呼,六四前後不得對外發聲。

台灣負責兩岸事務的政府機構陸委會在六四紀念日前夕發布新聞稿說,北京當局應該正視人民對自由民主的期盼,早日啟動合乎民主正義程序的政治改革,並重新審視“六四事件”歷史真相與真誠道歉。

一天前,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就台灣當局的上述呼籲提問,發言人趙立堅表示,“台灣當局的有關言論完全是胡說八道。關於20世紀80年代末的政治動亂,中國(中共)已經得出了明確的結論。” 但是相關問答內容沒有出現在當天外交部網站的發言人表態文字記錄中。

北京對六四事件的說法前後不一,由起初的“平息反革命暴亂”到後來改成那場“政治風波”。兩年前,在一份紀念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的官方文件中,對於六四事件的表述再次出現“反革命暴亂”的說法。

過去二、三十年來,官方在公開場合對六四事件這個的重大歷史問題很少提及。

一年多前的五四運動百年紀念日當天,美國之音記者在著名的北京大學周邊隨機採訪時,發現有北大學生說不出“德先生”和“賽先生”等五四時代知識分子的追求,也有北大研究生和本科生以及北京高中生表示沒聽說或不了解六四事前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