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會導致美中“零和”競爭?


美國國防部負責亞太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薛瑞福在國會聽證上。(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0 0:00

第17屆討論亞太地區安全形勢的香格里拉對話下個月將在新加坡舉行。預計,川普政府“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將是對話關注的焦點。在美國,有分析人士指出,“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可能導致美中之間的零和競爭。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印太”太過側重安全,卻忽略了印太地區需要的經濟接觸。

美國正著手準備實施“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

自美國總統川普去年11月出訪亞洲提出“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以來,已經差不多半年時間了。星期二(5月15日),川普政府的兩位高級官員在國會聽證時說,包括國務院和國防部在內,美國政府內部能在亞太地區發揮作用的各部門正在密切合作,制定實施戰略的細則。

美國國防部負責亞太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在聽證會上再次解釋了“自由開放印太”戰略的意思。他說,“自由”是指“印太地區所有國家免受強迫,能夠保護自己的主權。在國家層面上,我們希望印太地區的社會,無論從良政、基本人權和自由方面來說,越來越自由。”

關於“開放”,薛瑞福說,“我們的意思是所有國家享有海上自由,共同致力於和平解決爭端。我們還意味著更開放的投資環境和更好的連通,以促使區域的融合和繁榮。”

薛瑞福說,美國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主要是通過加強與美國在印太地區的盟友和夥伴關係來實現的。無論在東北亞、東南亞、南亞和太平洋島國,美國都在加強與盟友和夥伴的關係。除此之外,美國還加強了與英國、法國和加拿大等那些在印太地區擁有利益的歐洲和北約盟友的接觸。

在加強盟友和夥伴關係之外,施瑞福說,美國還正在採取必要措施改善備戰能力,以便讓美國的盟友放心並對潛在的敵手構成威懾。

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理國務卿黃之翰(Alex Wong)在同一個聽證會上說,印太地區對美國非常重要,這是美國之所以推進保持美國領導地位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的原因。

他還說,在川普政府執政的第一年裡,美國已經為印太戰略做出了許多努力: 比如,美國與日本和印度就能源和基礎設施建設建立了新的伙伴關係;美國為越南提供了海岸警衛隊的巡邏艇;加強了與澳大利亞、日本、印度尼西亞、新西蘭、新加坡、韓國和越南的網絡合作;並加快了對外軍售等。

史文:美國“自由開放印太”戰略會讓亞洲更不穩定

不過,美國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的資深研究員,研究中國國防和外交政策、美中關係,以及東亞國際關係問題最為著名的專家邁克爾·史文(Michael Swaine)星期三在國際戰略研究所華盛頓分部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說,川普政府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可能會導緻美中在印太地區的零和競爭。

他解釋說,雖然川普政府強調“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是“非排他的”,但是這個戰略很明顯是針對中國的,而且是站在“零和的立場上”來定義的。

“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的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安全戰略這兩份文件中,一個'更自由的'秩序與中國推進的'壓制性'修正主義秩序被相提並論,這是非常鮮明的對比,是站在零和立場上的對比。”

史文說,這樣的戰略不僅會惹怒北京,同時是讓其他亞洲國家平添擔憂,導致這個地區進入激烈,甚至零和的競爭。

他說:“這樣的戰略一旦實施的話,當然,這裡還有會不會和能不能實施的問題? 我認為,這會進一步造成印太地區的兩級分化,而且以後印太地區的任何倡議,無論是經濟的、外交的和軍事的倡議中,'零和'手段都會被應用,迫使亞洲國家在美中之間做出對他們並無吸引力,他們並不願意的選擇,以顯示對兩種完全不同的世界秩序的支持,這樣以來反而會加劇危機。”

史文認為川普政府採取的這個戰略極具意識形態,充滿對抗性的,有可能會掀起一輪沒有意義的冷戰;而亞洲所需要的,則是更具建設性的、基於穩定力量平衡和相互妥協的區域方針。

印太戰略到目前為止“令人失望”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東南亞項目主任、高級研究員艾米·希萊特(Amy Searight)認為,“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是很好的概念,但是到目前為止,從表述到實施的準備來看都“令人失望”。希萊特曾任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美國國際開發署亞洲高級顧問等。

她在同一個研討會上說,一個好的戰略不僅能夠很好的表述願景,同時也要有很好的設計和最後的實施,但是,即便從表述上來看,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也充滿了漏洞。

她說:“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太,自由貿易到哪裡去了? 對這些國家產生吸引力的經濟接觸又在哪裡?也沒有任何應對中國'一帶一路'吸引力的說法,還有如何提高連通?他們說了很多會讓這些計劃豐滿起來,但是到目前為止,什麼也沒出現,很令人失望。他們甚至還沒有南中國海戰略。”

希萊特指出,川普政府的這份“印太”戰略的另一個確定是太注重安全。雖然與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相比,從安全方面來說,得到了更多的資源,但是五角大樓還沒有展示他們有更多更好的計劃。

希萊特還認為,印太戰略雖然也提出了“四方民主聯盟”(Quad),但這應該是個長期的計劃,如果現在就對“四方民主聯盟”寄予太大希望的話,無異於做“白日夢”,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印度其實不是一個很好的經濟夥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