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翻藍或保紅?全美目光聚焦佐治亞


佐治亞州亞特蘭大選舉票務員11月5日計票現場。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4 0:00

美國各地大選結果逐漸塵埃落定,兩黨在佐治亞州的競選活動卻仍在火熱進行中。該州明年初舉辦的第二輪聯邦參議員選舉將決定新一屆國會中兩黨的權力對比。

選舉結果將決定參議院多數黨歸屬

根據佐治亞州的法律,參議員選舉中的候選人必須得到超過50%的票數才算勝選,而在今年的首輪選舉當中,該州沒有一位候選人達到了這一標準,於是選舉自動進入第二輪。

美國參議院一共有100個席位。目前,民主黨佔據48席,共和黨佔據50席,而剩下的這兩席全部來自佐治亞州,這也是為什麼兩黨都非常看重當地第二輪選舉的原因。

如果民主黨拿下全部2席,將意味著參議院有一半的席位屬於民主黨。在目前的國會政治中,各議員大多傾向於根據自己所屬的黨派來投票,50對50的席位不免造成在某些議案的投票上出現50對50的結果。

而當這樣的僵局產生時,根據規定,在任副總統可以用自己的一票打破這一局面。而由於今年預計的副總統當選人是民主黨的哈里斯,50對50的席位對比相當於民主黨成為了實際意義上的多數黨。

相反,如果共和黨能在這兩席中拿下任意一席,就能鎖定自己參議院多數黨的地位。這對共和黨來說至關重要。依據已經出爐的選舉結果,民主黨在眾議院的席位雖然減少,但保住了多數黨的地位。總統一位預計也將由民主黨的拜登擔任。儘管特朗普總統在多州發起了法律訴訟,希望推翻點票結果,但大多數官司尚未出現有實質意義的進展,翻盤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眾議院和白宮都被民主黨掌控的局面下,拿下參議院是共和黨能夠制衡民主黨、避免成為絕對少數黨的唯一途徑。

地方選舉吸引全國注意

佐治亞州的這兩場二輪選舉分別是民主黨的奧索夫(Jon Ossoff)對在任共和黨參議員珀杜(David Perdue),以及民主黨的沃爾納克(Raphael Warnock)對在任共和黨參議員羅夫勒(Kelly Leoffler)。

共和黨的兩位參議員都來自商業背景。珀杜在參政前一直擔任企業高管。羅夫勒去年年底被指派為佐治亞州參議員,替代由於健康原因辭職的伊薩克森(Jonny Isakson)。她如今依然是女子職業籃球隊(WNBA)亞特蘭大夢想隊(Atlanta Dream)的擁有者之一。兩人也都是特朗普總統的積極支持者。

民主黨挑戰者沃爾納克是一位牧師,他在佐治亞州當地積極推廣擴大醫保覆蓋範圍和選民登記。奧索夫是調查記者出身,在當下熱門的警察改革和環境保護等問題上態度溫和。

在全國其他地區的選舉結果大局已定後,兩黨紛紛把注意力轉向了佐治亞州。

特朗普總統不久前在推特上表達了對兩位共和黨參議員的支持。共和黨資深參議員格雷漢姆(Lindsey Graham)在福克斯新聞網的採訪中透露已經從自己的競選資金中拿出了100萬美元捐贈給他們。

民主黨候選人沃爾納克已經得到了前總統奧巴馬、卡特(Jimmy Carter)、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沃倫(Elizabeth Warran)的背書。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也搬到了佐治亞州為兩名候選人拉票。

此外,佐治亞州內外的自由派和保守派組織也在積極向這場選舉注入資金。

拜登取勝給兩黨都注入能量

作為傳統上的紅州,佐治亞州一直是共和黨的票倉。上一位在佐治亞州得到多數選票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還是1992年的比爾·克林頓。今年拜登在這個州的意外勝利,給兩方都注入了能量。

喬治城大學政治學教授諾埃爾對美國之音表示,民主黨選民突然看到了讓整個州翻藍的可能性。而許多共和黨選民對特朗普的失利感到震驚,打算動員起來捍衛這個州的共和黨席位。

不過,佐治亞州朝民主黨方向靠近不是偶然事件。在2018年的州長選舉中惜敗的民主黨候選人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y Abrams)之後一直積極從事著選民登記的推廣工作,並不斷活躍在主流媒體的頭條當中,還曾一度登上拜登的副總統候選名單。

諾埃爾教授認為,正是她以及佐治亞的多個地方組織在擴大選民登記上取得的成就,讓佐治亞州在今年的總統大選中以微弱優勢翻藍。

但諾埃爾教授也承認,不論媒體如何造勢,兩黨對這場選舉多麼重視,民主黨想要拿下全部兩席的可能性其實很小。佐治亞州也還算不上搖擺州。

“佐治亞州的情況我們還得再觀察一陣。但是我認為佐治亞州,以及德克薩斯州,這些州的人口組成正在發生變化,” 諾埃爾教授對美國之音說。 “在未來的選舉中,兩黨的得票可能會極度接近。即使佐治亞州在接下來的幾次選舉中不翻藍,這個可能性也會一直存在。”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