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矽谷科技領域的性別歧視訴訟

  • 亞微

加州山景城谷歌總部的徽標。(資料圖片)

加州一家法庭最近駁回了由三名前谷歌女性僱員提起的集體訴訟,引發了全美對矽谷科技領域性別歧視問題的關注。但是,一些男性權益人士認為,這場由女權人士發動的科技婦女運動走得太遠,因此反過來也對男性僱員受到的歧視提起訴訟。法庭在這場對峙中如何做出公正的判決,令人拭目以待。

谷歌被指違反同工同酬法

位於舊金山的加州高等法院日前駁回了一起針對矽谷高科技巨頭谷歌的訴訟。這起由三名前谷歌女性僱員在2017年9月份提起的集體訴訟指稱,過去四年間,該公司幾乎所有工種的女性僱員得到的薪水和晉升的機會大大少於該公司從事同樣或類似工作的男性僱員,在薪酬和招聘方面構成性別歧視。起訴方律師詹姆斯·芬伯格(James Finberg)介紹了他們的法律依據。

芬伯格說:“這種做法違反了《加州同工同酬法》,該法律規定從事相當或相同工作的僱員有權享受同等薪酬。我們還提出,與男性僱員相比,谷歌公司把女性僱員納入了薪酬較低的工作、職位等級以及薪酬水平,從而違反了《加州公平就業與住房法》,這項法律禁止把女性歸入低層薪金級別,因為有些政策或做法看似不偏不倚,但實際上對婦女造成了差別影響。”

但是,加州高等法院以訴訟過於空泛,無法代表谷歌公司所有女性僱員為由駁回了這起訴訟,但給起訴方30天時間提交限於遭受歧視員工的新訴狀。

芬伯格律師表示,美國勞工部聯邦政府合同符合項目辦公室對谷歌公司遵守平等就業法方面的情況進行了審計,結果與他們訴訟反映的問題是一致的。

芬伯格說:“聯邦政府合同符合項目辦公室2015年對谷歌公司山景總部的21,000名僱員的數據進行了審計。他們使用數學上的'回歸分析'法,對從事同類工作的人進行了比較,他們發現,幾乎在所有工種中,女性的薪酬都要低於男性。所以,我們的當事人並不屬於異常現象,她們代表了谷歌公司中與男性從事相當或者同樣工作但是薪水卻低於男性的大多數女性僱員。”

谷歌公司新聞發言人對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請求迄今沒有予以回覆。法官並未判決谷歌公司勝訴,而是讓起訴方提供具體合理的內容再重新提起訴訟。

2015年3月3日,鮑康如抵達舊金山高等法院

鮑康如案律師談性別歧視

華裔主管鮑康如(Ellen Pao)2015年起訴矽谷風險投資公司“凱鵬華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一案的判決曾經在全美,特別是華裔中引起巨大轟動。鮑康如擁有普林斯頓大學電器工程專業學士學位、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學位和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可謂華裔學子中的佼佼者。

鮑康如指控其原僱主“凱鵬華盈”性別歧視,未能採取合理步驟避免性別歧視、以及通過不給她晉級和將其解僱的方式進行報復,要求舊金山的加州高等法院判予1千6百萬美元收入損失和1億4千4百萬美元懲罰性賠償。

但是,審理此案的陪審團駁回了她提出的所有指控。之後,鮑康如把自己的這段經歷寫入她新出版的一書中,書名是《重新設定:我為職場包容和持久改變的奮戰》(Reset: My Fight for Inclusion and Lasting Change)。

一些專家指出,雖然鮑康如一案所涉及的法律問題與上述案件不同,而且這個案子最終敗訴了,但是它在全美引起人們對矽谷科技領域中性別比例失衡以及女性工作條件的廣泛關注,鮑康如的律師艾倫·艾克塞爾羅德(Alan B. Exelrod)在回憶這起案子時指出,此案產生的社會效應遠大於金錢賠償。

他說:“此案產生了一個極好的效果,它得到新聞媒體的廣泛報導,使很多人開始關心風險投資領域中的女性問題。大多數與鮑康如有過類似經歷的女性提出的問題從未引起公眾關注和討論。鮑康如不肯拿庭外和解費,而是選擇在法庭上一決高低,以提高公眾對這個問題的認識,我為她拍手叫好。”

艾克塞爾羅德一直關注矽谷科技領域的就業狀況。他說,深具規模的大企業中女性僱員的人數和薪酬待遇要高於剛剛起步的創業公司和新近募股公司。

男僱員起訴雅虎性別歧視

格里格里·安德森(Gregory Anderson)曾經是科技巨頭雅虎汽車版面的編務總監。2014年,他起訴了原雇主雅虎公司,理由是公司將其解僱違反了聯邦法律《員工調整和再培訓通知法案》,構成不公平商業行為以及性別歧視。

安德森說:“如果你在填補一個空缺時只考慮一個性別或者表示只招聘女性,就會出現問題。這正是他們對雅虎汽車版面所做的。他們解聘了兩名男性,讓一名女性來填補這個空缺。我認為,女性完全有能力撰寫汽車專欄,就像男性與女性一樣,同樣有能力撰寫時尚專欄一樣,這不是問題所在。就我的案子而言,雅虎解僱男性僱員,是為了給招聘一名女性僱員讓位。”

但是,雅虎公司反駁說,安德森被解僱是因為他業績糟糕,而不是因為性別的原因。2016年,聖荷西的一個聯邦法庭作出了有利於雅虎公司的判決。目前,這個案子已經上訴到設在加州的美國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

一些男性權益人士提出,由女權活動人士開啟的“科技婦女運動”在推動科技領域的性別平等方面走得太遠了,以至於讓男性僱員受到了歧視。一些極端主義組織甚至推動“男性全部分離主義運動” ,限制與女性的接觸。

安德森認為,這個建議非常荒唐可笑,而且與當今社會的理念格格不入。他認為,人們完全可以找到一個在職場上不相互歧視,並和睦相處的方式。

他說:“我認為,這種情況永遠不會而且也不應該發生。男女之間可以在一起工作得很好。但是,如果確有歧視問題,就應該討論並加以糾正。”

目前,谷歌和雅虎的上述案子都在等待進一步的判決,法庭作出什麼判決,
不僅對矽谷科技領域,而且對全美職場性別歧視問題都將起到借鑒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