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生命倫理學家解析中國基因編輯嬰兒爭議


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創造基因編輯嬰兒的做法也引發倫理擔憂.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02 0:00

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創造基因編輯嬰兒,中國表示其“嚴重違反”國家規定,賀建奎的做法也引發倫理擔憂,基因篩查已經成為輔助生育診所的常規項目,那麼基因編輯是否也離我們不遠了呢?改變人類的基因面對怎樣的倫理學挑戰?當科技與倫理產生衝突的時候,美國社會如何處理?

賀建奎在香港的基因學術峰會上發言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伯曼生命倫理學院院長傑夫·卡恩(Jeffrey Khan)也在現場。他說賀建奎以為他會得到讚揚和祝賀,這讓他感到驚訝。卡恩認為賀建奎的做法受到廣泛譴責。

賀建奎的做法引起倫理學方面的巨大爭議,卡恩認為對安全方面的擔憂和不確定性導致瞭如此強烈的反對聲浪。 “第一是我們不知道對人類胚胎進行基因編輯的風險是什麼,”卡恩告訴美國之音記者,“第二,我們不知道改變這一特定基因的效果是什麼,我們不知道改變CCR5的後果。”進行基因編輯在兩個層面都存在不確定性。卡恩說:“在你知道答案之前,不應該用基因編輯製造一個孩子。”

卡恩表示,對人類胚胎進行基因編輯必須有足夠好的理由。 “只有威脅到生命的疾病,比如亨廷頓舞蹈症,父母雙方都可能把亨廷頓舞蹈症遺傳給後代,幾乎一定會患病,或者患病風險極高。在這樣的案例中,可以對胚胎使用基因編輯來糾正這種基因突變。”卡恩說,“'糾正'這個詞很重要,不是修改,不是增強,而是使其致病基因恢復正常。這是一個非常窄的範圍,適用案例極少,而且CCR5肯定不在適用範圍內。”

基因編輯技術正在高速發展,卡恩告訴記者,目前科學界和倫理學屆都非常明確,現在基因編輯肯定是不能被接受的,更不會在近期成為一項常規治療方法。 “在我們開始第一例臨床實驗之前,還需要很多步驟,更不要說在臨床應用了。”卡恩說,“我認為那還要再過幾十年。”

賀建奎的做法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 卡恩認為:“現在一個重要問題是,如何確保不再有更多的無賴科學家去進行或者試圖進行這樣的實驗。”“靠科學界的自主監管從來都不夠,以後也不夠。”

卡恩和一批生命倫理學者在鼓勵政府採取行動。 “但我擔心其中一個後果就是大範圍的限制令,我認為那不是正確的方向。”卡恩解釋說,“因為這樣的話實施禁令的國家會將讓科學家到沒有禁令的國家,到時會有更無賴的行為出現。那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在美國,違反倫理規範可能面臨懲罰。比如“細胞質轉入”技術,這是將一個卵子的細胞質植入另一個女性體內,幫助受孕的技術。但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對實施這項手術的診所下達了製止令,對不終止手術的診所將會尋求刑事處罰。 “這有效地制止了這種行為,”卡恩說,“所以在一些案例裡,建議或實施制裁是避免出現無賴行為的一種方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