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恆大集團意外支付一筆逾期債券利息,但仍未擺脫極端債務困境


資料照片:中國恆達集團在香港的中國恆大中心。 (2018年3月26日)

深陷債務危機的中國房地產公司恆大集團令人意外地在寬限期期滿前,向國際債券持有人支付了一筆逾期利息,從而避免了讓投資者和市場極為擔心的違約事件的發生。

根據路透社以及華爾街日報等媒體引述中國《證券時報》及其他消息來源報導,恆大集團星期四(10月21日)向該公開市場美元債券的受託人支付了8350萬美元,受託人隨後向債券持有人支付了款項。

這筆美元債券的利息償還本來在9月23日到期,但是允許有為期30天的寬限期。債券利息支付逾期後,債券持有人曾向恆大發出違約通知,最後恆大在寬限期到期前夕支付了利息,從而避免了違約。

華爾街日報認為,如果這筆債券違約,有可能會演變成亞洲最大規模的企業違約事件,因為債權人可以據此宣布恆大其他的一些債務也跟進違約。

恆大是中國首屈一指的房地產開發商,同時也是負債最多的集團公司。截至今年6月底,恆大的總負債高達3050億美元,其中包括大約890億美元的有息債務。

恆大在香港股市暫停交易兩個星期後,星期四恢復交易,股價仍繼續下跌。但是在媒體有關恆大支付逾期利息的報導出現後,星期五香港股市開盤後,恆大股價早盤上漲將近5%。

不過深陷債務危機的恆大並沒有因為這筆美元債券的逾期利息支付而擺脫目前的極端困境。一個星期後的10月29日,它又有一筆面臨違約危險的4750萬美元逾期債券利息需要支付。而在隨後的11月至12月期間,它還面臨將近3.38億美元的海外美元債券的票據利息到期需要支付。

路透社、紐約時報等多家媒體曾經聯絡恆大以及債權人共同委託的花旗銀行或委任律師,尋求評論,但是都沒有收到回應。

恆大集團於1996年成立於中國廣州市,曾經以大肆舉債的方式拼命開放房地產,並迅速成為中國首屈一指的房地產巨頭。但是當年在中國非常盛行的商務模式如今時過境遷,已經不受官方待見。中國政府目前出台幾百條新規,一方面強迫房地產公司降低債務風險,另一方面則要開發讓民眾支付得起的住房。

恆大集團近幾個月來,由於銷售不暢,大量債務期限接踵而至,公司嚴重缺乏現金流,因此引爆外界以及市場有關該公司可能違約倒債、甚至崩盤的擔憂。

恆大近來一直試圖通過出售旗下資產來償還到期的債務或債務利息。

恆大集團曾與中國一家國有企業達成協議,出售其所持總部位於遼寧省瀋陽市的盛京銀行將近20%的股份,取得將近99.93億元人民幣(約合15.66億美元)的資金;廣州市建築投資集團公司也準備從恆大手中接過正在建設中的、投資約120億元人民幣(約合19億美元)的廣州恆大足球場以及周邊的住宅項目。

中國遼寧省瀋陽盛京銀行的一家分行 (2021年9月30日)
中國遼寧省瀋陽盛京銀行的一家分行 (2021年9月30日)

但是本月初,恆大與廣州合生創展集團討論以400億元港幣(約合51億美元)現金將恆大物業51%的股權出售給後者的交易卻談判失敗,宣告破局,讓恆大失去一根一度被視為或讓恆大起死回生的救命稻草。

北京經濟和政治研究公司泉匯研究(Plenum)聯合創始人陳龍向法新社表示,儘管恆大此次避免了違約,但未來幾天和幾週內,它還面臨其他債券支付的最後期限,“每兩週左右要支付一次利息”,數額也許並不大,“但是到了未來某個時刻,除利息外,還會面臨到期本金需要支付,其數額將高達數十億美元”。

陳龍認為,恆大目前仍在期待“奇蹟”的出現,或等待中國政府出手相救。

路透社在報導中指出,目前並不清楚恆大是從何處取得用於支付逾期債券利息的8350萬美元現金的。但是,如果恆大無法付出即將在下週五或接下來11月或12月寬限期到期的債務或利息,那麼恆大在國際資本市場所欠的總額190億元人民幣(約合30億美元)的債務將被視為全部違約。那將是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1500億美元違約倒債以來新興市場國家出現的第二大企業違約倒債事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