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主派初選逾60萬人投票 市民表達對港版國安法不滿


在港版國安法的壓力下,香港市民排隊參與民主派立法會初選投票。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4 0:00

一連兩日的香港民主派立法會初選星期日晚9時結束,主辦單位在深夜11時公佈總投票人數超過60萬,遠超預計的17萬人。有候選人表示,這次民主派初選是北京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後第一次民主選舉,香港人用行動去戰勝恐懼,讓世界見到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有投票的市民表示,是對港版國安法的不滿,因為這條法例的覆蓋面太大,令香港出現寒蟬效應及文字獄等情況,希望國際社會關注。

由民主派組織民主動力以及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區諾軒統籌及協調的民主派立法會初選,7月11及12日一連兩日舉行,協調5個地區直選以及”超級區議會”、衛生服務界兩個功能組別的候選人,參與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爭取民主派史無前例的35+過半數議席。

總投票人數超過60萬遠超預期

這次民主派初選是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6月30日通過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後,第一次民主選舉,主辦單位統計,第一日的投票人數超過23萬人,已經超出選前估計的兩日合共17萬人投票,多區出現排隊投票的人龍。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初選九龍西美孚投票服務站7月12日下午有不少市民到場投票。(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初選九龍西美孚投票服務站7月12日下午有不少市民到場投票。(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參與初選投票的市民星期日(7月12日)仍然非常踴躍,截止下午5點有超過44萬人投票,各陣營的候選人亦積極宣傳,希望更多市民投票,令這次初選更有民意代表性。投票時間由上午9時至晚9時,主辦單位深夜11時公佈總投票人數超過60萬,遠超預計的17萬人約3.5倍。

這次初選競爭激烈,反映香港民主派的光譜在反送中運動之後更百花齊放,尤其年青的抗爭派及本土派素人冒起,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奪得多個議席之後,進一步加入立法會選戰的行列,挑戰傳統的民主派政黨,在九龍西尋求連任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黃碧雲,以及在香港島佔據立法會議席20年的公民黨都宣佈告急。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初選受到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九龍西美孚投票站以活動隔板設在行車天橋底,避免受到業主或者政府部門干擾。(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初選受到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九龍西美孚投票站以活動隔板設在行車天橋底,避免受到業主或者政府部門干擾。(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投票市民指可能是最後一擊

在九龍西美孚選區參與民主派初選投票的陳太太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次投票除了表達對實施港版國安法的不滿,也是為自己及下一代發聲,就算明知道自己支持的民主派初選候選人,未必能夠參與正式的官方立法會選舉,都要出來投票,她認為這次香港人積極投票,可能是 “最後一擊”。

陳太太說:“我覺得算是、大家都是最後一擊那樣,所以大家都願意出來,因為其實這個是老實講你選了出來沒有甚麼約束力的,即是只不過大家一個最後抗爭或者爭取的一步。即是想告訴政府,大家都是想維持到一國兩制,或者大家都是需要、香港是需要民主。”

溫和可能不再在香港適用支持抗爭派

年約40歲從事文職的陳太太與丈夫帶同兩歲半的兒子一同投票,他們兩夫婦都表示會支持抗爭派。

陳太太說:“現在這一步應該我都是支持抗爭派多(些),因為好像傳統的泛民起不到甚麼作用,即是在發聲、各樣事情,即是溫和已經不再是在香港適用的爭取民主的一個手段,好像(是)。”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右四)、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右二)、現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左一)等人組成的抗爭派及國際戰線初選參選人,7月12日下午在美孚地鐵站出口,為參選九龍西的前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右三)摧票。(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右四)、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右二)、現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左一)等人組成的抗爭派及國際戰線初選參選人,7月12日下午在美孚地鐵站出口,為參選九龍西的前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右三)摧票。(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投票對港版國安法表達不滿

40多歲從事金融業在九龍西美孚選區參與民主派初選投票的黃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次投票是表達對實施港版國安法的不滿,這條法例的覆蓋面太大,令香港出現寒蟬效應及文字獄等情況,希望國際社會關注。

黃先生說:“國安法(實施後)很多人表面上、即是香港(人)現在不敢說話,其實大部份市民心裡面都、即是我自己覺得我很多朋友裡面不敢講,但是其實是不同意,但是簡直講都不敢講,因為現在那個國安法的註解、那個註釋是無限闊的,亦都不是一個機構去做註釋,而是每一個政府官員都可以按自己的理解,按自己的意願去做註釋,究竟這個國安法的覆蓋面有多大,所以根本現在是隨時講任何一句說話、見任何一個人,都有犯法、被禁,即是好像我們以前讀中國歷史那樣,文字獄、動輒得咎,即是動不動就會被人抓去不知道那裡,可能父母、子女突然之間你又不見了。”

給年青人更多機會支持抗爭派

黃先生與太太一起投票,他們都支持年青的抗爭派,因為傳統民主派在議會很久,他們無信心未來4年傳統民主派可以對立法會的生態帶來任何轉變。黃先生又表示,他是一個開明的人,希望讓年青人有更多機會將新思維帶入議會,他說這種情況在去年11月底的區議會選舉已經出現,美孚選區有年青素人擊敗連任多屆的區議員,為該區帶來新的氣象。

黃先生說:“現在我們見到新一派我們在美孚南這邊,以及整個美孚區,有新的(區)議員上陣之後呢,他們都是年青派的,年青派他們、見到他們相對以前上一屆那個區議會,這邊的區議員是積極很多,即是無論他成功與否去爭取某一些民主、一些社區的項目也好,但是我見到他是很積極、很用心,雖然可能有些政府的制肘,或者地區上其他市民不是太同意,但是起碼在我眼中,見到他們勤力(勞)的、有付出的、有熱誠的,我本身為人都希望能夠給他們機會。”

區議員指市民不想將來變大陸生活方式

負責美孚民主派初選投票站工作的當區區議員伍月蘭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次民主派初選投票人數遠超預期,反映香港人心不死,對香港政府已經完全不信任,她又表示,很多投票的街坊都是表達反對港版國安法,因為不想香港的下一代變成中國大陸的生活方式,爭取機會發聲。

負責民主派初選美孚投票站的公民黨深水埗區議員伍月蘭表示,市民投票表達不想香港下一代的生活方式變成中國大陸一樣。(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負責民主派初選美孚投票站的公民黨深水埗區議員伍月蘭表示,市民投票表達不想香港下一代的生活方式變成中國大陸一樣。(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伍月蘭說:“街坊就是覺得在現在來講,他們覺得有一分力他出一分力,因為他覺得如果我們幫他發聲的人,這一群人消失的話,他們就是下一代會面臨好像(中國)國內的生活那樣,即是大家營營役役,吃飯、睡覺、讀書,可能你讀書就在說假話,你跟著工作你就要拉攏上級,每日‘講大話’(說謊),即是你不可以過一個人的尊嚴生活,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個就不是他們的選擇。”

張崑陽香港人用行動去戰勝國安法恐懼

代表抗爭及國際線的參選團隊出選九龍西的張崑陽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次民主派初選是北京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後第一次民主選舉,香港人用行動去戰勝恐懼,遠超預期的投票人數讓世界見到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

張崑陽說:“外國不同的一些媒體都形容今次的這個(民主派)初選,就是國安法(實施)之後,第一個直接的民主選舉,他們都很期待香港人會怎樣回應,怎樣去反駁這些中共的一些論述,所以今次在國安法下我呼籲各位香港人,用行動去戰勝恐懼,一定要出來去投票,讓世界知、尤其讓共產黨知,香港人嚇不怕、我們香港人打不死。”

市民投票表達對國際戰線支持度

張崑陽表示,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後在香港推動國際戰線有很多限制,例如不可以再進行國際遊說及呼籲國際制裁等,但是他認為國際戰線仍可以有香港本地及國際的分工,因為香港要繼續成為一個國際都會,就不能夠切斷國際交流。

張崑陽又表示,就算他勝出初選後,入閘參選官方立法會選舉都有可能面臨被DQ(取消資格),他認為市民在初選支持他們的團隊,都是對國際戰線表達支持。

張崑陽說:“因為你每投我一票是代表你對國際線的肯定,亦都是代表例如我或者黃之鋒這些好明顯是受國安法會牽連的人,如果政權未來DQ我們也好,或者抓我們去坐牢都好,記住他們不只是拘捕一個張崑陽,或者抓了一個黃之鋒這麼簡單,它是抓了或者打壓了我們背後所代表、幾千或者幾萬個市民,所以我們的民意洗禮是絕對重要。”

公民黨創黨黨魁余若薇(左二)、現任公民黨港島區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右二)等成員,7月12日下午在港島區柴灣替該黨民主派立法會初選港島區候選人鄭達鴻(中)站台,他們宣布選情告急,公民黨有可能失去連續20年的港島區立法會直選議席。(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公民黨創黨黨魁余若薇(左二)、現任公民黨港島區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右二)等成員,7月12日下午在港島區柴灣替該黨民主派立法會初選港島區候選人鄭達鴻(中)站台,他們宣布選情告急,公民黨有可能失去連續20年的港島區立法會直選議席。(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傳統民主派候選人告急

代表公民黨接棒現任港島區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出選的東區區議員鄭達鴻,星期日下午宣佈選情告急,公民黨創黨黨魁余若薇為他站台時表示,公民黨由她在2000年開始在港島區長達20年的立法會議席,今年有可能中斷。

鄭達鴻接受美國之音提問表示,今次民主派初選投票人數遠超預期,反映香港人對實施港版國安法的不滿。

鄭達鴻說:“而今次民主派初選就是正正在國安法通過之後,一次最大型民意的檢驗,所以民意出來去投民主派,就很明顯對於國安法是有一定的扣連的,亦都可以讓當權者看到民意的力量,究竟國安法完全沒有問過市民這樣通過,市民是會有多麼不滿。而譬如昨日(7月11日)的(投票)票數,你對比戴耀廷教授原先預估的一個票數,其實都已經多出了很多,所以我預料是有更加多人是會就著國安法的不滿,是會出來表態。”

鄭達鴻表示,今次民主派初選選情緊湊,主要是由於沒有民調估算,很難估計真正的選情,以往公民黨就算有民調都是 “高開低收”,所以今次在沒有民調的情況下,選情更難預計,希望公民黨能夠保持在港島區長達20年的立法會直選議席。

香港民主派初選超過60萬人投票 市民表達對港版國安法不滿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5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