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離開香港的人們需要救生艇和安全港


2020年7月31日英國倫敦中國大使館外支持香港的標語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15 0:00

最近一項民調顯示,21%的香港人計劃永久離開香港。 《國安法》實施後,多位民主人士走上流亡道路,留在香港的人面臨日益嚴峻的政治環境,香港可能出現新一波移民潮。

作為應對,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為港人放寬簽證政策,美國國會也推出幫助港人獲取庇護的法案。

專家表示,香港與其他中國城市的差距越來越小,西方國家針對《國安法》後果能做的有限,但可以為打算離開香港的人提供簽證和居留身份等更多支持。

前身為“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香港民意研究所3月19號發布的民調結果顯示,65%受訪者對香港未來政治環境沒有信心,52%對經濟前景無信心,21%的人計劃永久離開香港。另一項由香港行政會成員湯家驊擔任召集人的智庫“民主思路”3月22號發布的民調結果顯示,32.7%的受訪者表示有打算移民海外。如果這兩項民調精確反映現實,那意味著可能離開香港的人數將超過100萬。

自去年6月30號港版《國安法》頒布後,多位民主派人士走上流亡道路。流亡海外的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梁頌恆、許智峯等人被香港警方以涉嫌違反《國安法》通緝,他們宣布與還在香港的家人斷絕關係。

沒有離開香港的人面臨越來越嚴峻的政治環境。今年三月,47名泛民主派人士因參與去年不具法律效力的立法會民主派初選,被以國安法“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起訴。香港警方的聲明說,截至3月2號,依照《國安法》逮捕了年齡介於16到79歲的83名男性和17名女性,當中56人被起訴。被捕的人包括仍在關押中的媒體大亨黎智英、活動人士周庭,以及去年十月被便衣警察抓捕,被指進入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被拒的前學生動源召集人、19歲的鍾翰林。

位於紐約的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夏偉(Orville Schell)告訴美國之音,原先香港人不確定香港是否會變得越來越像中國,抑或能維持其獨立性。然而他們所處的模糊地帶,在過去一年變得越來越清晰。

夏偉說:“現在模糊已經結束,我認為《國安法》劃清了界限。我們現在看到《國安法》的後果和持續進行的逮捕和拘留,正是這種情況加劇,我認為人們越來越意識到以任何方式在香港發聲,都可能無法在香港過上安全的生活。”

曾在香港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任教30年的法學教授戴大為(Michael C. Davis)表示,《國安法》給一國兩制帶來根本性的破壞,《國安法》下的四個罪名—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和勾結境外勢力罪定義模糊,且未以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方式制訂和執行。他指出,幾乎所有因國安法被捕的人都是“因言獲罪”,包括手持標語牌的人士。香港的言論自由受到侵害,反對派人士在香港蒙受危險,而他們所做的僅是發表了反對港府或北京的言論。

誰來定義治港的“愛國者”?

三月的中國人大會議上提出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推行“愛國者治港”。 3月30號人大常委會以全票通過改變選舉制度,新增“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警方國安部門將會就參選人是否效忠等條件作出判斷。

戴大為說,香港和其他中國城市的區別已經越來越小。北京所謂的“愛國者”指的是支持政府的人,否則就不是愛國者。

戴大為說:“然而在美國,我們知道很少有人支持當權政府。也就是說,通常有一半的人口反對執政黨。所以北京對'愛國者'的定義,意味著你的所有政治權利都基於不得反對政府,這是香港歷史上發生的重大變化。在所有過去舉行的選舉中,通常只有一半的立法會議席是直接選舉產生,而大部分的選票都投給了反對派。所以反對派過去是完全合法的,一直到九個月前(國安法實施),所以這是巨大的改變。”

港人的海外“救生艇”與“安全港”

國安法實施後,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為香港人推出特別簽證渠道或放寬政策。英國推出的“5+1”簽證計劃允許擁有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身份的香港人持簽證攜帶家眷前往英國生活、讀書或工作五年,之後可申請永久居留權,再過一年可申請英國公民。英國內政部估計符合資格的港人達290萬,加上配偶、子女人數達520萬人,而未來五年內或將有至少25.8萬人,最多32.24萬香港人以BNO簽證申請移民英國。

加拿大為香港人推出的“救生艇計劃”放寬了移民政策,擁有特區護照或BNO護照的人,以及過去五年內從加拿大認可的高等教育機構畢業的香港人,可申請三年開放式工作簽證。而過去五年在加拿大有至少一年工作經驗的人,和過去三年內畢業於加拿大大專院校的香港人可直接申請永久居留。澳大利亞的方案為持學生簽證和臨時技術簽證的香港人提供額外五年居留簽證,並為申請永久居留權鋪路。

今年二月,美國聯邦參議員魯比奧和梅嫩德斯重推“香港安全港法案”。根據這項法案,參加過和平示威並有充分理由擔心被當局迫害的香港人將有資格作為難民移民到美國,而且不受同類避難申請的名額限制。美國國會亦重推上屆國會眾議院兩黨無異議通過的《香港人民自由與選擇法》,以幫助香港人在美國獲取庇護。

目前流亡美國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梁頌恆正進行庇護申請。他說:“我們從前,上年前,不要說是美國政府了,連我都不會想像,香港會出現這麼大一幫需要流亡的人。我相信隨著情況越來越壞,其實越來越多香港人會出走,美國是一個他們希望來生活的地方。所以我們最近遊說的工作其實都是在推動《香港安全港法案》,就是香港的救生艇計劃。如果有這個法案,我相信對香港,特別是抗爭者、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人,會是很大的一個幫助。”

梁頌恆介紹,美國的庇護申請資訊在香港族群間尚不太流通,此前鍾翰林前往美領館尋求庇護未果即為一例,反映許多香港人並不清楚這並非領館事務。此外港人前往美國需申請簽證,但對情況較緊急的民主人士來說,等待簽證期間亦存在風險。他認為最好的方法是美國推出救生艇方案,在一個計劃中條列所有資訊,也讓情況危急的香港人有機會快速來到美國。

梁頌恆說:“香港人傳統移民到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其實比較容易,所以比較多人在那裡。過來美國不是不行,但是比較艱難。我最近在搞一個團隊做倡議,有一些人有BNO,為什麼他們到來美國?因為他們希望還能回香港做一些事情。美國相對於其他國家的優先之處,是它能夠給想幫香港做一些事情的人一個平台去實現。他們真的覺得美國在世界上很有影響力,如果我們最後要光復香港,不能缺少這一塊。”

“習近平送給世界的禮物”

今年一月在德國聽證會上呼籲制裁中國的前鍵盤戰線發言人、被網民稱作“滑鼠娘娘”的鄺頌晴宣告流亡德國,一旦回港,她將面臨國安法“勾結外國勢力”的指控。

鄺頌晴表示,兩年半前從香港到德國攻讀法律博士時,不曾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流亡。 《國安法》頒布後,她幾經思考,堅定了自己在民主國家為已經失去自由的香港發聲的決心,冒著被《國安法》通緝的風險在聽證會上作證。

鄺頌晴說:“我問了自己好幾次,不做這個你會做什麼?答案是我還是會繼續做國際陣線去遊說,我還是要犯國安法。所以就決定,要死就死得有價值一點,做一個大事。一月的聽證會其實是說,要做就要把迴響maximize(最大化)。”
鄺頌晴希望德國能像英國、加拿大一樣,為流亡港人提供特別的救生艇計劃,降低申請庇護的限制。最好的做法是提供能讓港人工作、讀書的居留計劃,一方面對德國政府的負擔較小,同時能讓香港人在德國貢獻社會,會是雙贏局面。

鄺頌晴說:“德國政府對於香港流亡人士的處理方法就是沒有特別處理。他們認為現有難民政策非常完善,需要的話直接尋求庇護即可。可是一旦申請難民就不能工作不能上學,很多人其實不想依賴那個國家的福利制度,香港人覺得我到這裡是可以貢獻社會的。德國沒有必要一定要提供國民身份給我們,可以只是提供合法居民,這個身份就很足夠,因為我們其實只是需要一個安全的地方。”

曾擔任黎智英多年助手,據報被港府通緝、目前定居新澤西州的馬克·西蒙(Mark Simon)此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對香港人才可能為前往國做出的貢獻的有非常正面的預估。他認為,二戰後來到美國的猶太人對社會作出傑出貢獻,可說是“希特勒送給美國的禮物”。而現今因為政治環境改變,來到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地的香港人,正是“習近平送給世界的禮物”。人才出走對香港來說是悲劇性的,但對美國來說會是巨大勝利,很可能因此得到最好最優秀的香港人。

香港可能的“移民潮”是否會受阻?

儘管香港政府否認“移民潮”出現以及隨之而來的資金外流,加拿大金融監管機構數據顯示,2020年經電子轉賬方式由香港銀行體系轉至加拿大的資金超過347億美元,較前一年增加約一成,創2012年有記錄以來新高,相當於香港銀行體系1.9%存款外流。

法學教授戴大為說:“香港有公積金(退休金保障計劃)制度,許多想離開的人會從公積金中取出他們的錢,因為他們需要一些錢才能在海外開始生活。所以我們還不知道是否會通過設置這類障礙來阻止香港人出走。”

亞洲協會的夏偉表示,針對國安法帶來的後果,西方國家能做的有限,但可以為打算離開香港的人提供更多支持。

夏偉說:“西方國家實際上沒有辦法做很多事情,但他們可以做到一件事,我認為英國和美國已經在做了,我希望他們能做得更多,就是為那些待在香港已經不再安全的人提供簽證和居留身份。我推測我們會看到越來越多出走,這代表中國邊緣最後一塊保留地的悲哀塌陷,一個過去身處中國但又不完全是中國的地方。”

自今年1月31號起,香港不再承認BNO護照為有效旅行證件,港府要求旅行者使用香港護照。之後,港府致函外國駐港領館,通知他們不再承認和接受BNO護照,此舉被其他國家看作“外交冒犯”。此外,港府或正對香港人可能的出走現象制定進一步的應對措施。香港保安局日前向立法會提交的《2020年入境(修訂)條例草案》,建議授權保安局長訂立規則,使入境處長可獲取飛機乘客和機組人員資料,並賦予其權力禁止運輸工具運載某乘客,相當於入境處長有權禁止任何人離境。

“有誰會背叛到中國去?沒有”

夏偉表示,北京近幾個月大幅收緊對香港的控制,習近平似乎認為中國已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系統,在他已經篤定的下一任期還會繼續強推。他的最終目標是“完成祖國的統一”,而最後一塊拼圖是台灣。

夏偉說:“他對中國抱持著非常帝國式的看法,版圖最大的地理概念,他打算實現這個目標。這給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制單方面執政帶來一些可信性,因為這觸及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是現在的根本驅動力、粘合劑,我認為這給中國共產黨維持了一些合法性。”

夏偉認為,這麼多人被迫離開生養之地,對中國來說是一大悲劇,而自己的人民在海外尋求庇護,對中共更是一種恥辱。中國若想真正成為一個現代化國家,實現“中國夢”,就必須找到容納不同族群和聲音的方法。

他說:“否則中國永遠不會在世界上感到自在,人們會繼續離開,這是一種恥辱,精確地說是令中共蒙羞的歷史問題。有誰會背叛到中國去?沒有。但好多中國人離開了中國,實際上,投奔自由,來到海外。我認為除非他們能對此作出補救,否則可怕的矛盾會繼續存在於整個命題核心,而中國永遠不會在這個世界上保有尊嚴、受到完全的敬重和尊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