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民調指56%相信香港警方早知悉12港人離境計劃 學者指反映信任危機


香港民意研究所10月16日公佈民調顯示,56%受訪市民相信香港警方早知悉12港人離境計劃。(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16 0:00

12名參與去年反送中運動的香港青年,8月底懷疑搭快艇偷渡到台灣途中被中國海警截獲,被扣押深圳鹽田看守所,星期一踏入第58日仍然音訊全無。最近有香港傳媒揭露,警方可能早在12港人被中國海警截獲前,已知悉他們的離港計劃。一項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超過半數受訪者相信,警方是事前得知12港人離境計劃。學者分析,結果反映市民質疑港府官員以及警方的誠信。受家屬委託的中國律師盧思位估計,案件可能在年底至明年農曆新年前後有判決,他再次呼籲深圳鹽田區看守所應該立即安排家屬委託的律師會見當事人。

12名年齡介乎16至30多歲的香港青年,包括8月10日被香港警方拘捕,涉嫌觸犯港版國安法的”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在內的11男1女,他們曾經參與去年反送中運動,8月23日被指懷疑搭快艇偷渡到台灣途中,在香港東南方水域被中國廣東省海警截獲,被送到深圳鹽田看守所扣押,至今接近兩個月仍然音訊全無。

傳媒及社運人士質疑警方將12人送中

12港人被中國海警截獲事件,8月27日因香港傳媒報道而曝光,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當日回應傳媒提問表示,他是透過媒體報道才得知事件,他強調事件”不是跨境一齊合作行動”,香港警方沒有合作這個行動。之後警方的說法一直沿用”警方無角色”。

據香港《蘋果日報》9月5日報道揭露,8月23日12港人出海當日凌晨,香港警方急召飛行服務隊協助,先後派出定翼機”B-LVB”及獵豹直升機”B-LVH”,其中定翼機出動的時間及位置,都與警方早前公佈12港人登上快艇及駛離香港海域的資料脗合,報道質疑香港警方早已知道12港人計劃偷渡,可能是設局將12港人送到中國海警手上。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與多名抗爭派社運人士,聯同多名12港人家屬10月8日到飛行服務隊總部外抗議,他們表示收到消息人士提供一份據稱是飛行服務隊的內部文件,顯示8月23日12港人出海當日的飛行程序,記錄了定翼機的行動是”P-OPS”即是Police Operations(警察行動)。

黃之鋒認為,12港人乘坐快艇的時間,警方早已知道他們的離境計劃,質疑警方聯同飛行服務隊”設陷阱”,將12港人送中。

民調指56%相信警方早知悉12港人離境計劃

前身是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香港民意研究所上星期五(10月16日)召開記者會,公佈一項10月12至15日進行的網上調查,成功訪問了超過1萬1千名12歲或以上的香港市民,結果顯示有56%的受訪者相信,香港警方在12港人被中國海警截獲前,已知道他們的離境計劃,表示不相信的有26%。

以政治取向區分,受訪的10,071名自稱民主派支持者,有88%表示相信香港警方在12港人被中國海警截獲前,已知道他們的離境計劃,只有6%表示不相信;而受訪的1,040名自稱非民主派支持者,有27%表示相信香港警方在12港人被中國海警截獲前,已知道他們的離境計劃,有44%表示不相信,另有19%表示不知道、很難講,亦有10%表示一半半。

朱凱迪指中港官方開始扭轉公眾視線

有參與協助12港人家屬的民主派前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在記者會上表示,民調顯示有27%的非民主派支持者不相信在12港人事件上”警方無角色”的講法,反映社會上市民接觸的傳媒及資訊來源,會影響到他們的判斷,無辦法與警方及港府站在同一陣線。

朱凱迪認為,警方一直未有正面回應社會上有關警方與中國海警聯手拘捕12港人的行動,質疑中港官方開始扭轉公眾視線。

有參與協助12港人家屬的民主派前立法會議員朱凱迪表示,警方沒有提出它們並非事前得知12港人離境的證據,只是強調12港人畏罪潛逃,淡化可能有”合謀送中”的事情發生。(美國之音湯惠芸)
有參與協助12港人家屬的民主派前立法會議員朱凱迪表示,警方沒有提出它們並非事前得知12港人離境的證據,只是強調12港人畏罪潛逃,淡化可能有”合謀送中”的事情發生。(美國之音湯惠芸)

朱凱迪說:”我認為無論是香港政府以致於北京,它都是知道它們那個宣傳的策略,就不可以放在我們不知情的,是不可以繼續鄧炳強一開始講法,而是要改變宣傳的策略,它們現在轉了就是說這12個人的重點在於,不是他們在中國大陸可不可以見到家屬委託的律師,重點亦都不是在於香港警察是不是事前已經同中國海警去配合,重點就是這12個人是香港犯了重罪,畏罪潛逃,重點就是他們這個潛逃的行為本身。”

洩密者可能愈來愈少

朱凱迪又表示,12港人離境事件,涉及有飛行服務隊的洩密者,他認為現在在香港要去揭密,要講一些對港府不利的訊息,其實選擇是愈來愈小,不會有太多傳媒願意接受,而就算有揭密資料公開,對整體社會造成的輿論反應,亦會被親政府傳媒淡化。

朱凱迪說:”我記得在《蘋果日報》它們做了那個報道,以致於家屬之後做那個飛行服務隊的(新聞)發報會,其實在事後那個親政府媒體的報道是相當少的,反過來鄧炳強在前日(10月14日)那個反駁黃之鋒的記者會,就被大肆去報道,就說他(黃之鋒)是”生安白造”(無中生有)之類,但是其實鄧炳強是不肯去確認到底警察是不是事前知情,他只是說這些細節不評論了。”

朱凱迪表示,當香港的傳媒生態走到這麼極端的時候,擔心將來的願意揭密的人愈來愈少。

朱凱迪說:”我是有些擔心其實是會令到就算本身可能是想揭密的人,他都會在評價過或者評估過到底這件事我講了出來,我犧牲這麼大、我冒這麼大險,但是原來很多的PR(公關)的攻勢或者策略,是可以將事件又蓋熄掉,或者轉移了視線的,那麼我是不是要冒這麼大的風險出來呢﹖我是覺得那個發展是會、當社會傾向一面倒的輿論的格局的時候,可能只會愈來愈少人是願意挺身而出,去講對政府不利的內部資訊。”

朱凱迪:為27%非民主派支持者找更多資訊

不過,朱凱迪認為,還有27%的非民主派支持者表示,相信香港警方在12港人被中國海警截獲前,已知道他們的離境計劃,他會為這27%的非民主派支持者繼續努力,希望可以找到更多有力的資訊,令警方不可以再採取轉移視線的迴避策略。

朱凱迪說:”它們(警方)都明白一些事實,其實是會愈揭愈多出來的,即是無辦法、天網恢恢,總有人在這些雖然是很困難的時間仍然是會挺身而出的,而知道這件事的人其實是很多的,我相信它們就因此採取一個迴避的策略,你問是不是它們之後就會大方承認,其實我是知道;我會就已經約好幾時、幾日同(中國)海警開過會,我認為它們一定不會這樣坦白去承認的,但是就會採取一種迴避的策略,並且是將事情的重點,即是好像(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謝偉俊早幾天所講,就說重點就是他們這12個人都是逃犯,重點就是它們潛逃,重點不是他們現在面對甚麼待遇,或者有沒有一個”合謀送中”的事發生過。”

鍾庭耀:反映市民質疑官員及警方誠信

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兼行政總監鍾庭耀在記者會上表示,在設計這次民調的問題的時候,有考慮過很多問法以及使用那些字眼,包括提問市民”覺得其實香港警方有沒有協助中國海警去拘捕12港人﹖”他認為目前這樣的問法是相對平和,只是問市民是否相信警方事前知道12港人離境,但是結果仍然反映市民質疑港府官員以及警方的誠信。

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兼行政總裁鍾庭耀表示,民調結果可能反映 市民質疑港府官員以及警方的誠信。(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兼行政總裁鍾庭耀表示,民調結果可能反映 市民質疑港府官員以及警方的誠信。(美國之音湯惠芸)

鍾庭耀說:”因為起碼從媒體的報道,就是警務處長說事先是不知道(12港人離境)的,如果大家市民認為警方其實是知道,不過,警務處長又不知道,你怎樣解讀呢﹖是不是即是說警務處長是說謊呢﹖如果是得到這個結論就很危險,因為意思即是說有官員失去誠信,或者他講的說話是不可信,當然我都不是說這是個結論,因為我相信大家都會敏感,即是可能非民主派支持者都有27%都是相信(警方事前知情),或者44%(非民主派支持者)不相信(警方事前知情),但是他們都是支持政府的,這樣又如何去解釋呢﹖所以我說或者處長都不知道呢,即是可能前線的(警員)知、後方不知,(警隊)裡面出現了問題,又或者裡面有一些更高層次的問題,令到大家要說謊才能夠維持到這個管治,這其實是去到一些很深入的問題。”

盧思位律師:12港人案件不容樂觀

受其中一名港人家屬委託的中國律師盧思位最近撰文分析案件表示,深圳市鹽田區檢察院9月30日批准逮捕12港人,反映檢察院認為有足夠證據顯示12港人犯罪並有可能被判處有期徒刑,而且中國無罪率低,他相信12港人的案件不容樂觀。

盧思位認為,中國公安不會延長審查期限,因為案件事實清楚及簡單,亦沒有延長羈押期限的法律依據,加上案件舉世矚目,他相信深圳司法機關應該在法律規定的時限內盡快結案,以展示中國司法的透明和效率。

盧思位表示,12港人涉及的”偷越邊境罪”屬於可以不起訴未成年人的罪名之一,他估計案中兩名未成年港人,最終不會被起訴,以符合中國法律及國際公約。

或於今年年底至明年農曆新年前後有判決

盧思位估計,案件可能在今年年底至明年農曆新年前後有判決,他再次呼籲深圳鹽田區看守所應該立即安排12港人家屬委託的中國律師會見當事人,他又呼籲被安排介入案件,但沒有家屬授權的中國律師,立即退出案件。

盧思位建議,12港人家屬在香港約見港區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要求他們履行職責,通過中國公安部及最高檢察院,糾正和問責深圳市鹽田區公安機關和檢察院的行為。

朱凱迪指尋求港區人大協助有困難

有參與協助12港人家屬的民主派前立法會議員朱凱迪接受美國之音提問表示,在盧思位撰文之前,他們已經考慮找港區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協助,但是難處是很難找到為港人熟悉的港區人大或者政協委員,而且很難找到他們。他又表示,部份家屬有尋求一些較有知名度的港區人大代表協助,是否有成效有待觀察。

朱凱迪說:”我想常常都有一個講法,就是譬如謝偉俊那天與(12港人家屬協助者)鄒家成在香港電台(節目)有討論,謝偉俊都說其實”你找我,我也可以幫你”,我們都不是聽很多這一類親政府的政治人物有這樣說的,所以我想我們聽到這些信息之後,都會考慮之後是不是都嘗試一下,不過,過去我們都嘗試過一些就不是太過有效。”

中國維權律師盧思位認為,12港人案件性質極為普通,但在歷史大背景下,變成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涉及中港兩地最具有影響力和爭議的案件之一,他認為中國的辯護律師將會坦然面對一切,恪守法治理念,協助12港人家屬走過人生中最困難的一段時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