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封殺泛民議員 香港代議政治和三權分立體制恐名存實亡


香港四名民主派議員提交辭呈後向媒體揮手致意。 (2020年11月12日)
北京封殺泛民議員 香港代議政治和三權分立體制恐名存實亡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9 0:00

中國人大越過香港法律程序宣布DQ(disqualify,即取消資格或解職)四名現任立法會議員,引發十多位民主派議員集體請辭抗議。

對此,部分港台學者表示,在北京的封殺下,民主派人士留在立法會的意義已不大,因此,透過辭職表態可再次凸顯香港代議政治“名存實亡”的事實。他們也說,香港民主運動在“街頭抗爭路線”和“議會抗爭路線”雙雙受挫後,未來如何持續爭取國際的關注,也就是“國際抗爭路線”將是關鍵。

中國人大常委會周三(11月11日)以“危害國家安全”等理由,取消四名香港泛民議員—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和梁繼昌—的資格,並由香港特區政府宣布立即予以解職。

專家:北京趕盡殺絕

台灣大學社會系教授何明修指出,這代表在香港、即便是溫和的反對派人士,北京也要趕盡殺絕。因此,民主派留在立法會的意義已不大。

何明修向美國之音表示:“作為一個議會裡的反對派,你不能反對,那留著幹什麼?”

早在7月底,香港特區政府以新冠疫情為由、做出立法會改選延後一年之決定時,泛民議員就曾討論過議會路線和去留的兩難問題,因為,他們並不認同“任期延任一年”的合法性。在當時民意正反支持度相當的前提下,大多數泛民派議員作出了接受自10月1日延任一年的決定。

但何明修說,這段期間,不斷有風聲傳出,特區政府要用法律來修理杯葛議會的民主派議員。因此,他說,當北京人大把手伸進香港立法會、作出DQ議員的決議後,這代表民主派人士就算能留任到明年9月,也無法在體制內阻饒議事或發出反對的聲音。

他說,“如果到了這個階段還覺得,議會路線是不可或缺的,我覺得,這可能也是太天真了一點。”

建制派全面把持立法會

香港立法會共有70個席次,其中35席經地方選區直接選出,另外35席則由如商會等功能界別間接選出。基於此一“半吊子的代議選制”,香港立法會一向由親中的建制派把持,約佔40席以上。

因此,只佔20席次上下的泛民派議員就算全體請辭,也無法癱瘓立法會的議事,因為只要有過半議員出席,也就是,只要有35位建制派議員出席,立法會還是可以正常運作。也因此,在明年9月改選前,建制派接下來可望全面把持立法會,且沒有了泛民議員的阻撓,反而可能讓特首林鄭月娥所推出的法案或預算更暢行無阻。

據港媒報導,林鄭月娥、港府與建制派的立法會,將利用此一“無泛民干擾的天賜良機”,加快推動各項重大立法,包括大蘭案的人工島填海計劃、深港澳一體化的經濟融合政策、大灣區境外投票法案、《辱警罪》之製定等爭議政策,甚至也有可能出手解決延宕10多年的《基本法第23條》,讓港版國安法直接納入香港基本法中。

香港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指出,人大常委會的DQ決議創下惡例,讓香港特首有權逾越民意和法律程序,可以隨意解除反對派議員的資格。他說,這已打擊到立法會監督政府的功能,也嚴重破壞香港的治理體制和代議政治。

香港代議政治被指名存實亡

他向美國之音表示:“香港的代議政治已經名存實亡。因為,很簡單,民意選出來的代表,事實上,從2016年開始,(北京)政權就比較可以隨意地取消資格。之前還經過一個比較本地的、法律的程序。現在變成北京比較可以容易單方面的決定去取消一個他不喜歡的議員資格。所以,變成未來,整個議會和選舉的正當性,很多人都會進一步地懷疑。”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79條規定,議員喪失資格的決定需要得到立法會三分之二的通過,而且還能循法院途徑上訴。

但馬嶽說,北京人大的最新決議等於變相授權香港特首可以主觀判斷,哪一些議員違反國安法或基本法,並取消其民意代表的資格,且無須經法律或法定程序判定。他說,這不是法治,而是非常人治的做法。

台灣大學的何明修教授說,北京自從今年7月制訂港版國安法以來,就已經違背了香港的“一國兩制”機制,並重挫香港的民主運動。而周三人大把手直接伸進香港立法會的做法,則是另一個大衝擊,代表特區政府現在不僅有權“事前DQ”民代的參選資格,就連選上的,也可以馬上DQ掉。他說,此例一開,不僅威脅到立法會的反對派人士,未來就連區議會的民主派人士也都可能難逃相同的命運。

在北京強力的政治打壓下,馬嶽和何明修都對明年9年的立法會改選或屆時選舉的公平性無法抱持太大的希望。

北京主導下 香港行政權獨大

另外,何明修說,中共也從來沒有承認過香港的三權(行政、立法、司法)分立體制。相反地,中共透過一系列清理外國籍或同情香港民主運動的法官,香港的司法權早已大幅萎縮,現在又限縮立法權,他說,北京不但在香港大幅擴大行政權,還打造“行政領導的支柱”。

至於香港民主運動的進程,何教授說,自7月港版國安法制定以來,香港問題的格局就已經上升至國際層面了。其三大路線中,“街頭抗爭路線”已經變得太過於危險、代價也太高,而“議會抗爭路線”本來就弱,現在又被全面限縮。因此,他說,未來港人、尤其是海外港人,更要積極發聲或表態,爭取國際關注,讓香港問題還保留在國際政要的議題(agenda)上,例如,下一任美國總統在香港議題上將如何表態,事關重大。

立法會將成橡皮圖章

他說:“中英聯合聲明(保證香港50年不變)是聯合國公證的條約,中國說話不算話,就其他國家的觀點來看,這是違背國際契約。這是未來的爭議焦點。”

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週四發布新聞稿,譴責北京政府利用港版國安法,以國安之名,對香港泛民議員進行政治迫害。

自由之家表示,中國人大的最新決議代表“在香港民主和人權棺木上,再釘上另一隻釘子......也會讓香港的立法會變成另一個北京的橡皮圖章機構,有違一國兩治的原則。”

不過,針對於十多位泛民議員集體辭職,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港澳研究室主任張建反駁,這是他們自己的決定,不是北京政府所樂見的。

他向美國之音表示,北京政府在主權安全的大前提下,維持香港一國兩制的決心不變。他說,北京非常關注香港未來的穩定和大局,包括其在中國雙循環新格局下的發展性以及其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之維持,而非地方政治的生態。

他也提醒,泛民議員請辭代表辜負香港選民的期待,也等於自行放棄了他們在議會發聲的平台,更挑戰到中國人大和北京政府的權威,可能進一步負面衝擊到他們下一次的參選資格。

不過,張建說,香港最新的政治情勢也會給港府和建制派帶來挑戰。因為,港府在這段時間要拿出施政成績單,讓港人感受到其施政能力,以平息之前所累積的民怨,而港人也會評估這段時間建制派監督港府的能力。

他說:“未來一段時間內,建制派真的是無條件地和特區政府合作、還是他(們)繼續發揮立法會監督政府的功能,這也是考驗建制派的時期。如果他們全面合作,可能也得不到選民的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