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港人反逃犯條例修訂抗爭遍地開花 進入長期僵持狀態


香港7月14日沙田大遊行結束後,晚上在一個購物商場發生警民衝突。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24 0:00


香港人反對可將港人引渡到中國大陸的“逃犯條例”修訂案的“反送中”抗爭,目前進入“遍地開花”狀態以及似乎看不到結果的僵持階段。進入7月以來,港人的抗爭走入港島之外的九龍、上水和沙田,並呈現出與以往有組織的抗爭不同的特點。

香港6.9一百萬人白衣遊行、6.12包圍立法會、6.16兩百萬人黑衣遊行等,多是由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和部署。而更早的2014年的佔中運動更是從始至終都有嚴密的組織和領導。

網上自發行動

由於特首林鄭月娥只以修訂案“壽終正寢”來應付港人提出的撤回修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暴動定性、釋放及撤銷示威者控罪,以及雙普選的五大訴求,香港年輕的線民發起將抗爭引入全港18個區的地區大遊行,希望轉入長期持久的抗爭,喚醒更多的港人。

同時,反送中抗爭也進入沒有政黨或團體的所謂“大台”領導的狀態,完全靠網友在連登網上商討和辯論,形成共識並發佈消息,然後再通過臉書、電報等社媒群組廣泛傳播。活動的組織以及提供飲水、急救等後勤物質或服務,則依賴志願義工和社會捐獻,以及或需的網上眾籌。

據義工介紹,這種做法方便許多以往很少上街抗議的民眾可以就近參加抗爭,似乎很有效果。

組織者表示,7.7九龍大遊行吸引了23萬人,7.14沙田大遊行有11萬5千人,就連最遠的靠近深圳的7.13“光復上水”也有幾萬人參加。

不願失去自由

幾位星期天沙田大遊行的大學生“糾察”表示,港人目前極為憤怒,遠超2014年的佔中時期。其中一位說,佔中是要爭取真普選,爭不到至少沒有損害。而此後港府配合北京一步步侵蝕港人的自由,包括剝奪參選資格、取消民選議員資格、嚴厲打壓和檢控和平的占中組織者和示威者等。而這次逃犯條例修訂,更是將讓港人失去本來已剩不多的自由。

他強調,這次港人意識到了危機,到了憤怒的總爆發,因為不出來抗爭,未來可能連抗爭的機會都沒有了。

一位香港大學生說:“現在可以見到,逃犯條例修訂還沒通過,我們香港員警已經跟大陸的公安沒有分別了。如果這個修訂通過以後,我們香港人的自由就會不斷被剝奪。”

另一位大學生說:“因為在香港我們都習慣了我們的自由、言論自由,我們不滿政府可以說出來。但是這個逃犯條例修訂一出的話,可能我們說出一點點的不滿,會遭到警告,或被逼送去中國呀。所以,我們都非常擔心我們香港不再有以前的自由。”

深層次矛盾:普選

特首林鄭月娥7月9日在宣佈逃犯條例修訂“壽終正寢”的同時,提到需要解決香港社會一些深層次的矛盾,不過給出的答案仍是聚焦經濟、改善民生,為市民解決困難。

這幾位大學生表示,對於他們來說,社會深層次的矛盾就是港人至今被剝奪基本法保證的普選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的“雙普選”權利。不是港人選出的特首和立法會不可能直接向市民負責,只能聽命於北京,偏向大房地產商。

這位大學生說:“特首,甚至官員由我們選出,當然是聽從我們的民意。如果有普選,真正的普選,我們的民生問題不就可以輕鬆地解決了嗎?問題的重點是,他們根本就不聽取民意。之前的一百萬人、兩百萬人,她都根本沒有理我們。他們就像對我們看不見一樣的。”

抗爭或被“暴力化”

7月的幾次地區遊行結束後,都有一些示威者繼續留下來抗議,招致警方強行清場,造成警民嚴重衝突、多人受傷,許多人被逮捕。而後警方和特區政府都出面譴責示威者的“暴力”。

自示威者在7.1衝擊立法會,並在員警突然撤走後“佔領”立法會幾個小時,造成一些損毀後,便有一些“陰謀論”的批評,質疑警方故意放“空城計”給示威者進立法會破壞,造成輿論“暴徒”印象,借此改變社會主流民意和輿論關注的焦點。

儘管警方不斷強調合理執法,但還是受到質疑在7.7旺角和7.13上水清場過程不合理使用武力,不當驅趕示威者和媒體。

而在沙田遊行後的警民對峙中,警方再次被批評封鎖路口,將示威者逼進新城市廣場。示威者原本可以從港鐵入口離開,但入口卻被封。而進入新城市廣場清場的警力又明顯不足,在與更多示威 者的衝突中,造成很多人受傷,其中包括十多位警員。

有分析認為,警方強力清場的一個目的似乎是不怕出現“暴力”場景,因為這樣的畫面久而久之會造成民意的扭轉,損害“反送中”抗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