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研究報告:美中科研合作是幫中國擦槍


浙江省一個商場裡展示的美國國旗、中國國旗和中共黨旗。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發布的一份新報告稱,美國與中國學者及研究機構之間的合作,直接促進了中國的“軍事現代化”。報告還認為目前迫切需要新的方法來識別和管理風險,並提出了一個綜合的政策建議計劃,旨在協調美國對開放和全球化研究的承諾與維護美國國家安全和經濟競爭力的必要性。

國防七子的254篇“大作”

星期四(7月30日)發布的這份報告名為《全球參與:重新思考研究企業的風險》(Global Engagement: Rethinking Risk in the Research Enterprise),研究人員在一個由中國政府支持的公開學術數據庫“中國知網”中找到254篇論文,這些論文是由115家美國大學和政府實驗室的研究人員,與人稱“國防七子”的七所和中國軍方有關聯的中國大學和研究所人員共同撰寫。

論文涵蓋了從化學、光電(photovoltaics)、材料科學到海軍工程等一系列主題,胡佛研究所的報告指出中國科研人員涉嫌隱瞞他們與國防項目的真正隸屬關係。

“國防七子”分別是北京理工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和南京理工大學,這7所大學中有4所在美國商務部的出口管制實體名單上。

七子中最高產的是哈爾濱工業大學,254篇合著論文中有106篇與哈工大相關,哈工大的合做夥伴則包括哥倫比亞大學等共63所美國科研機構。

報告稱“與中國的軍事發展合作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這種大量合作可能助長中國作為美國軍事對手的實力。

報告建議美國研究機構擴大與中國合作夥伴的合作審查和盡職調查,建立共同的道德和倫理標準,以防止可能有助於威權政府或違反民主價值觀的合作。

新風險評估及管理範式

胡佛研究所在報告中稱,無論是美國政府,還是美國大學和國家實驗室,“都沒有充分管理與外國實體進行研究接觸所帶來的風險”,“為了彌補這一缺陷,研究界應採用一種新的、主動的風險評估和管理範式,這種範式以操作安全(OPSEC)為基礎,並通過能力成熟度建模(capability maturity modeling)加以實施”。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的高級防務專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也認為,美國的學校和研究機構應該實施更有效的監督和保障措施。他對美國之音說:“應該更仔細地審查與中國軍事研究人員合作的提議,並準備拒絕任何可能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合作。”

報告指出,機構應制定戰略全球參與風險評估和管理計劃(GERAMP)並設立全球參與審查辦公室(GERO)。

胡佛研究所還建議研究機構改變範式,採用操作安全(OPSEC)作為評估和管理外國參與風險的管理範式,通過全球參與成熟度模型(GEMM)正規化和優化其內部能力。

此外,報告還建議建立一個政府資助的實體,以支持更好的決策。

如何應對風險?

《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曾發表文章說,中國在保送解放軍軍官到海外深造,“利用西方民主國家的開放性和學術自由,蒐集情報或甚至進行間諜活動,以推進中國的技術發展和軍事競爭。”

近年來,有軍方背景的中國學者盜竊美國技術和研究成果,威脅美國利益及國家安全的案件頻頻發生,如何應對這些風險成為了一大難題。美國6月已宣布禁止與中國軍方有牽連的中國公民持學生學者簽證進入美國。這項禁令涉及持F類學生簽證和J類訪問學者簽證前來美國就讀研究生以及從事研究生與博士後研究的中國公民,攻讀本科專業的中國學生不在此列。

國防部高級分析師斯托夫(Jeffrey Stoff)在星期四就胡佛研究所報告舉行的一場討論會中表示, “報告中有很多例子,可能還有更多的是故意混淆和歪曲他們的背景,他們從事的工作,甚至他們工作的地方”。因此,政府和學術界都有責任對一些項目進行更詳細的調查。

斯托夫還說:“我們並不總是清楚發表的研究是否是基礎性的,這需要更仔細地檢查,但他們可能會做更多的應用。”

德州農工大學首席研究安全官加馬什(Kevin Gamache)博士在討論會上說,高校和研究機構在風險應對中扮演著非常關鍵的角色。

他說:“在談到降低風險時,其中一部分涉及到一個持續的過程,以確保我們知道是誰在從事研究工作”。

他還認為降低科這些風險是國家層面的當務之急, “一所大學在這方面所起的作用即使不超過國務院的作用,也是一樣多的,如果你接受(降低風險)是一個持續的過程,那麼大學絕對可以發揮作用”。

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戴雅門(Larry Diamond)則在討論會上表示,星期四發布的這份報告並不是要排斥任何國家的人。這份報告是有關了解風險的,這樣人們就可以採取適當的緩解措施。

曾擔任聯合國安理會反恐委員會執行局副主任的紐黑文大學教授斯托弗爾(Howard Stoffer)告訴美國之音,“我們需要小心,不要提供可能被中國某些人使用的戰略軍事信息,這些人不是親美國的,會對美國非常有攻擊性”,“我認為每一次合作都需要審視,這個合作真的會傷害我們,還是會幫助我們。如果合作是雙方雙贏的話,我們應該這樣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曾表示,美國為了抹黑打壓中國,近來不斷炒作“中國滲透”、“中國間諜問題”,“已經到了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地步”。中國敦促美方停止利用所謂間諜問題對中國進行污衊抹黑。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