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主派議員總辭 美對港政策何去何從?


香港四名民主派議員提交辭呈後向媒體揮手致意。 (2020年11月12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7 0:00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11月11日出台有關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新規,港府隨即宣布取消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資格。他們分別是公民黨的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及專業議政的梁繼昌。其餘15名民主派議員宣布集體總辭,表達強烈抗議,他們批評北京正式宣布一國兩制死亡。

香港榮休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表示,北京直接插手取消四名泛民主派議員資格的動作令人震驚。

他說:“我們香港750萬市民本身的主流意見是很明確的。第一,我們絕大多數人都反對'香港獨立'這個偽命題,認為香港獨立這個命題第一是沒有市場,第二是根本沒有可能的,所以是個偽命題。第二,我們香港市民的主流意見是也不希望'一國兩制'蛻變成'一國一制'。我們香港人的主流意見很清晰,堅持一國兩制,不動搖、不變形、不走樣。所以這個事情讓我們感覺非常震驚,因為立法會議員在什麼時候可以把他的資格剝奪呢?《基本法》第79條規定有七種情況可以剝奪議員資格的。但是這次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特首提出動議,然後中央政府國務院向人大常委會提出這個提案,然後由人大常委會做這個決定。這樣的一個做法是否符合目標公義跟程序公義的有機統一,符合法治精神,是否符合《基本法》呢?在香港社會是引起很大爭論的。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歷來從1997年到現在回歸23年,在歷次地區直選也好,或者超級區議會的選舉也好,都是拿到50%以上選票的。所以現在把四位泛民主派的議員用這樣的手法來DQ(Disqualify—取消資格),人家都覺得是把香港一國兩制其實是蛻變回一國一制。”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系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表示,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的事件顯示北京正不斷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限製香港的公民自由和壓縮公民社會空間。

他說:“從通過國安法以來,有很多決定,不管是北京還是香港政府做的決定,都是縮小自由、取消民主生活的環境。現在我覺得我們面對一個新的挑戰。我不知道未來比較獨立的候選人可不可以競選選舉,或者可能被剝奪,因為國安法,因為政府覺得他們不能競選。所以,我怕未來這個情況會更嚴重。但是現在問題是政治制度已經完全被北京中聯部控制了,明天還會不會有空間給老百姓,給公民社會一點空間來表現自己的看法,來影響政府,這個我現在覺得是個很大的問號,因為很明顯政府完全是聽中聯部的話。立法會現在也是靠北京(指揮)。剛才劉先生說'一國兩制'可能已經完畢了,現在是'一國一制'了,香港變成大陸的另外一個城市。這個對香港是一個沒有發生過的情況,所以我覺得這是很悲哀的事情。”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出台對擔任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的規定恰逢美國總統大選投票結束,民主黨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預計將成為美國下任總統之際。未來拜登是否會在香港問題上延續特朗普政府對北京的強勢政策成為關注焦點之一。

香港榮休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表示,雖然一些香港民眾對拜登能否繼續對北京的強硬立場感動擔憂,但考慮到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在對中國的認識上高度一致,拜登對中國的基本政策立場應該不變,只是具體風格手法上會有所不同。

他說:“所以在過去一年多,不管是涉及新疆的法案,涉及台灣的法案,涉及香港的法案,在美國國會都是高票一致通過的。所以我覺得對中國的看法來講,兩黨是高度的一致。所以這種情況下來講,只是說在手法上,特朗普極限施壓,去到盡。而拜登他們就會講究集體影響力,比較注重跟盟國商量。特朗普是獨斷獨行。拜登在風格、手段、手法上有所不同。”

香港浸會大學的高敬文教授認為,拜登上台後,美國可能會就香港、新疆和人權等問題追加對北京的制裁。

他說:“當然以前民主黨可能對中國比較緩和、比較軟弱,但是不要忘記奧巴馬已經決定了做一些戰略的改變。比如說rebalancing,又(再)平衡他的美國戰略政策,往亞太地區平衡中國的勢力。所以現在我覺得拜登上台以後不會改變對香港的政策,而且民主黨對人權比較重視。這是另外一件事情。本來特朗普政府沒有特別關心,是去年以來開始關心人權的問題,關心新疆、香港、西藏或者在大陸的人權問題。(香港)特首想利用這些美國公司來給美國政府一些壓力,說如果你繼續制裁我們,對美國公司沒有什麼好處。但事實上,我想拜登不會取消制裁,他可能會加一些制裁。因為香港的政治情況越來越惡劣,從美國的角度來看。”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