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外國留學生期待拜登執政後簽證政策趨穩


27歲的巴基斯坦學生特博(Varsha Thebo)在她位於國際學生之家的臥室裡參加喬治城大學舉辦的網上畢業典禮(2020年5月1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5 0:00

特朗普政府期間在美國學習和移民身份面臨變化的國際學生表示,希望在當選總統喬·拜登的領導下,他們在美國的停留情況能夠穩定下來。

“我確實認為......國際學生在美國攻讀學位時,會感到更有安全感,”佐治亞州立大學的烏克蘭學生艾瓦斯(Roman Ivasiy)說。“特別是在新冠疫情危機期間,大多數項目都轉為在線形式。”

自3月以來,新冠病毒大流行已導致全美的大學校園關閉,使外國學生陷入困境,面臨失去學生簽證身份的危險。

“我希望旅行能更方便,少一些障礙,流程更簡化,不阻礙簽證申請,尤其是畢業後的簽證申請,”來自馬來西亞的維拉斯托(Jehan Ayesha-Wirasto)說。

特朗普政府威脅要限制“選擇性實習培訓”(OPT)。這類簽證允許外國學生畢業後在美國停留最長達3年,在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專業的學生中很受歡迎,他們希望在OPT後以H-1B工作簽證的身份留在美國。

“追踪美國大選的壓力非常大。”康奈爾大學的巴西留學生瑪麗安娜(Mariana Ca)表示,她擔心透露全名會遭到報復。“作為一個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都在美國的人,不能參與一個必然會影響到我的決定,這真的很令人沮喪。”

在特朗普政府的領導下,留學生今年面臨多個學生簽證規則的改變,這讓數百萬人無法確定他們是否能不間斷地繼續學習。

9月,國土安全部提出了一項新規定,將F類或J類學生簽證的有效期固定在4年,儘管許多學習項目的時間都超過了這個期限。

如果學生來自簽證超期滯留率超過10%的國家,或出生國被列入美國國務院認定的“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該規則將限制學生簽證的固定有效期為兩年。

8月,移民和海關執法局宣布了一項規定,強制要求在美國大學和學院註冊在線課程的國際學生在流行病期間必須到校,否則可能被驅逐出境。該規則遭到大學和學生的強烈反彈,一周後被取消。

特朗普還在5月發布行政命令,禁止中國研究生入境,稱他們從美國非法獲取知識產權。

“特朗普多次試圖限制留學生的權利,這讓人感到壓力很大。” 明尼蘇達大學的俄羅斯學生甚切廷娜(Anna Shchetinina)說。“然而,我意識到,在拜登時代,俄羅斯和美國之間的關係可能會變得更加複雜”,因為兩國關係緊張。

“我們,作為富布賴特學者,有一個優勢,因為我們是由國務院直接贊助的。” 28歲的多米尼加學生阿莫多瓦(Jose A. Almodovar)表示,他在華盛頓州普爾曼市的華盛頓州立大學學習。“但很多留學生沒有,他們生活在恐懼中,擔心自己的簽證會在某個時候被特朗普總統無緣無故終止。”

“本學期之所以向國際學生讓步,是因為大型高校的推動,由於疫情造成的特殊情況和不確定性,允許靈活處理,”瑪麗安娜說。

她在拜登被預測為當選總統前補充說:“我很害怕,如果特朗普再次當選,這種來自大學的同樣的推動將不足以使政府順應國際學生的需求。“

“作為一名留學生,我現在的感覺就是鬆了一口氣,”印第安納大學伯明頓分校的生物學研究生保羅(Payel Paul)在推特上說。“希望我能夠安穩地繼續完成餘下的博士學業,沒有頭頂上的壓力和對不確定性的恐懼。我將永遠無比感謝印第安納大學伯明頓分校生物系的教員,因為他們總是支持我們。”

一些學生表示,他們預期,學生簽證政策或留學生身份不會有大的變化。

“老實說,我認為拜登會更溫和,但不會在簽證制度上做積極徹底的改變。所以,他的政府會不那麼排外,但也不會大幅改變簽證以有利於這裡的國際學生。 ” 紐約石溪大學26歲的埃及學生巴達維(Mohamed Badawy)說。

巴達維在拜登選舉獲勝前說:“如果不是新冠疫情來襲,也許會不同。但如果拜登贏了,他現在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如果他輸了,特朗普會讓簽證情況變得更加艱難。”

“作為一名公共衛生學生,對我來說,更希望看到執政者不詆毀全國各地公共衛生專家的工作,並尊重應用於抗擊流行病的科學專業知識,”艾瓦斯說。

“我希望聯邦基金也能包括對國際學生的經濟援助。” 維拉斯託說。國際學生有資格獲得私人貸款,但沒有聯邦援助,也幾乎沒有其他經濟援助。根據國際教育協會的數據,超過60%的外國學生自掏腰包支付學雜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