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方捐巨款又發紅通 國際刑警組織北京大會前再遭質疑

  • 蕭雨

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出身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走上國際刑警組織世界大會的講台,準備講話(2017年7月4日)

190個國家的警察部門代表和安全專家將陸續抵達北京,參加星期二(9月25日)開幕的第86屆國際刑警組織大會。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去年當選該組織主席、逃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今年兩度被“紅通”等事件,讓這個世界第二大國際組織一再被推上風口浪尖。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為期三天的大會開幕式上致辭。自2012年就任以來,習近平對涉嫌當局所稱的貪腐和恐怖主義的海外中國公民展開了大規模遣返行動。

中國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局長廖進榮對中國媒體說,中國每年利用國際刑警組織渠道,申請發布國際刑警“紅通”200多份,執行出國辦案任務數十個,與外國警方相互求查案件約3000起。

“紅通”在英文中的正式名稱是red notice,直譯為紅色通知,是國際刑警組織八種通知中的一種。程序上,由會員國向國際刑警組織秘書處提出申請,秘書處如果認為沒有違反章程或其他要求事項,就會依請求發布。

“國際刑警組織本身並不具備發布這個通知的權力,只是轉發各個會員國發出來的通知。” 美國執業律師、前中國公安部學者高光俊日前對海外中文媒體明鏡電視說。

高光俊說,特別是現在該組織由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執掌,發一個通知易如反掌。

2016年11月,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當選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成為首位擔任這一職位的中國人。消息一經公佈,引發多方憂慮。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說: “由中國公安部這個臭名昭著的侵害人權機構的副部長來當主席,國際刑警組織的聲譽陷於危機。”

理查森說,中國公安部由中國共產黨控制,任務是讓異見人士噤聲,騷擾、任意拘禁、折磨無數踐行其基本權利的人。

“人權觀察”在星期一發表的聲明中說,“國際刑警組織應該解釋,在孟宏偉的領導下,國際刑警組織如何避免濫用'紅色通知'系統;為何至今沒有解決這一系統凸顯的問題;以及該組織如何確保被遣返回中國的人不受虐待或酷刑。”

觀察人士認為,中國政府利用“紅通”來達到政治目的,打擊、迫害異見人士和官場上的對手。

今年4月,國際刑警組織應北京要求,對在美國”爆料”中共高層黑幕的中國富豪郭文貴發出紅色通知。這次“紅通”發布的時間點耐人尋味,恰巧在郭文貴計劃接受美國之音專訪的一天前。

8月,美聯社發布消息稱,中國警方第二次要求國際刑警組織對郭文貴發出紅色通知。

高光俊律師說,美國明確表示,國際刑警組織的通知在美國沒有法律效力。據他統計,國際刑警組織190個成員國中有60多個國家認為“紅通”具備法律效力。他說,即便是在這60多個國家裡,法律健全的國家仍然要通過獨立的司法體系調查,才能決定是否遣返。

中國旅美知名異見人士、海外民運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多次公開批評國際刑警組織濫用權力,濫用“紅通”,和中國共產黨合作,迫害海外異見人士和逃亡官員。

今年7月,魏京生在德國刑事局門前組織了一次示威活動。此前,他還在法國里昂國際刑警總部舉行過類似的抗議。

在早些時候的一次訪談中,魏京生告訴美國之音:“因為國際刑警組織很不老實,不但中國公安部副部長仍然在那裡當主席,而且他們玩很多其他花招,繼續把很多異議人士秘密地列在他們通告的榜上。人家叫紅色通告,他們還繼續叫紅色通緝。”

兩天前,魏京生對明鏡電視說,中國政府每年給國際刑警組織提供6000多萬歐元的經費。這筆錢是該機構的主要收入,其結果是國際刑警組織被中國政府收買,成為中國政府的一支海外執法力量。

紅色通告也常被用於控制海外的少數民族活動人士。比如,流亡德國的維吾爾族活動人士多力坤在境外旅行時多次受到騷擾。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稱其為“某些國家濫用'紅通'的受害人。”

“在不透明的司法程序制度的國家召開國際刑警組織大會讓人擔憂,”總部設在慕尼黑的世界維吾爾人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對美國之音說,“國際刑警組織能否堅持公正透明的原則,不被中國政府利用,應當引起國際社會高度的關注。同時要防止中國暗地操縱、利用國際刑警組織引渡海外維吾爾反對派人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