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政治兩極分裂 第三黨真能成黑馬突出重圍嗎?


資料照片: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兩座雕塑,左邊是象徵美國民主黨的驢,右邊是象徵美國共和黨的象。 (2008年8月25日)
美國政治兩極分裂 第三黨真能成黑馬突出重圍嗎?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17 0:00

政治學家伯納德·塔馬斯(Bernard Tamas)稱,共和黨人利茲·切尼(Rep. Liz Cheney, R-WY)被趕下她在眾議院的領導地位可能會為另一個政黨的出現提供肥沃的土壤。

“我覺得出現第三黨挑戰的時機基本上已經成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美國政治的兩極分化程度,尤其是共和黨的向右移動,” 佐治亞州瓦爾多斯塔州立大學副教授、《美國第三黨的消亡與重生》(The Demise and Rebirth of American Third Parties)一書的作者塔馬斯說。

但塔馬斯也表示,美國政治的歷史表明,即便出現一個第三黨,它也將是短命的,而且在選舉中也不會成功。

在懷俄明州聯邦眾議員切尼公開與前總統特朗普決裂,駁斥了他有關去年11月總統大選中普遍存在舞弊的毫無根據的指控後,聯邦眾議院的共和黨人剝奪了切尼的共和黨會議主席職位。在2020年的大選中,特朗普輸給了民主黨人拜登。

“如果你看看現在的兩黨,民主黨對反對派所做的更多的是將他們融合進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大撒網的戰略,” 塔馬斯說。 “但共和黨人越來越走向於排擠溫和派,排擠任何挑戰前總統特朗普的人。”

他說,從歷史上看,這些情況與美國出現第三黨的其他時期是一致的。

攪局的第三黨

支持貧困農民的民粹黨(The Populist Party)出現於19世紀90年代,到1900年就消失了。然而,在其存在的短暫時間裡,它對民主黨構成了足夠的威脅,以至於該黨最終採納了民粹黨的一些理念。

1912年,由前總統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領導的共和黨中更進步的派係與共和黨分裂,組建了進步黨(Progressive Party)。羅斯福隨後在普選中贏得了比共和黨提名人威廉·塔夫脫(William Taft)更多的票數,但兩人最終都輸給了民主黨人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雖然這一分裂在投票站傷害了共和黨人,但此舉最終將共和黨推到了更為中間派的立場上。

對分裂選票的擔憂可能不利於第三黨的候選人,這有助於兩大政黨保持其在政治上的主導地位。

“當選民進入投票站時,他們必須進行一番計算。他們或許更喜歡一個他們認為不會獲勝的人,但就這麼扔掉你的選票也毫無道理,” 紐約克拉克森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亞歷山大·科恩(Alexander Cohen)表示。 “那些向競選陣營捐款的人和那些進行政治運作的人相互認識到,這是一種模式,所以他們很少支持第三黨候選人,因為這不會取得成功。”

根深蒂固的政治體制

科恩說,如果不從根本上改變政府結構以及競選和競選資金相關的規則,就很難擺脫兩黨制。

“在美國,兩個主要政黨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並制訂了有利於自身延續的法律,使得第三黨很難出現,” 科恩說。 “在一些州,法律規定第三黨需得到比兩個主要政黨更多的選民簽名才能參與競選,而兩個主要政黨的競選資格則是自動獲得的。所以,兩個主要政黨不想要競爭對手,於是他們設計了一種進一步加大第三黨競選難度的制度。”

在科恩看來,第三黨候選人可能會在規模較小的地方選舉中獲勝,但他說,在更為重大的競選中,兩黨獨大的局面將不會被改變。

“你會注意到,利茲·切尼並沒有離開共和黨。一旦她離開,她的政治生涯就完了,” 他說。 “那些你覺得最有可能說出’我要離開了,我們將開創一場新運動’的政治人物其實不會這麼做,因為他們知道這不是能讓他們的政策得到代表的方式。”

塔馬斯也認為,第三黨在關鍵選舉中持續獲勝的可能性非常小。他說,他們的關鍵影響力一直是通過攪局實現的,他們的攪局導致兩個主要政黨在政治立場上變得更溫和。

“與大多數其他國家相比,(美國的)第三黨是弱勢的,這為他們留下一個特殊的戰略,那就是攻擊其中一個政黨,暫時性地擾亂政治,他們的預期是這不會為他們在政治上贏得永久性的一席之地,” 塔馬斯說。 “這只會造成一次航向上的修正。”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