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第三黨候選人 會否衝擊2020年總統選情?


第三黨候選人可能衝擊2020年總統選情嗎?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05 0:00

第三黨候選人可能衝擊2020年總統選情嗎?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42 0:00

頭條新聞版面也許是共和黨和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的天下,但競選美國總統的並不只是他們兩人,在近年的總統選舉中,所謂的第三黨候選人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爭奪白宮寶座的競賽,眾所周知的是,特朗普總統以共和黨身份競選連任,而和他競爭的是前副總統喬·拜登,一個民主黨成員。

比較不為人所知的是,還有其他人代表其他黨派競選美國總統。

聖迭戈加州大學政治學者塔德·庫瑟說:“和平與自由黨,美國獨立黨,實際上人們通常不知道這些黨派。”

代表較小黨派競選的人通常被稱為第三黨候選人,在2020年的總統競選,來自比較有名氣的第三黨的兩個候選人,包括自由黨的喬·喬根森和綠黨的豪伊·霍金斯。另一個第三黨候選人是上了頭條新聞的說唱歌手坎耶·韋斯特。

聖迭戈加州大學政治學者塔德·庫瑟說:“這是最令人費解的競選活動,但也為他的黨派生日黨吸引最多的注意。”“他經常在他的說唱當中公開談論宗教,因此他可能會吸引在宗教上更加保守的選民。”

第三黨的候選人雖然通常不被視為認真的競選總統者,但他們在變動的選情中仍可發揮作用。一個例子是特朗普和民主黨的希拉里·克林頓在2016年的競選。

羅格斯大學伊格爾頓政治研究所所長約翰·法默說:“毫無疑問的是,第三黨候選人在2016年傷害到希拉里·克林頓,所有的投票後民意調查都顯示,投給第三黨候選人的選票原本應該會投給民主黨。”

聖迭戈加州大學政治學者塔德·庫瑟說:“2016這一年,許多美國人打量唐納德·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頓,對這兩個選擇都不來勁兒,於是他們投下了抗議票。 ”

不過,專家們同意,2020年的選舉不一樣。

庫瑟說:“現在形勢很明顯,風險這麼高,喬·拜登和唐納德·特朗普當中一人將會成為下一任總統,沒有人願意放棄他們的選票,因此我們看到這些第三黨候選人在民意調查中的支持率低得多。”

克林頓可能因為某些美國人對她的看法,而在2016年流失了一些選票給第三黨候選人,但拜登並不面臨同樣的看法問題。

法默說:“希拉里·克林頓被視為華爾街和高端金融領域的寵兒,而這些全球貿易協議並沒有給勞動階層的人以及美國各地的藍領工作足夠的關注。我認為喬·拜登出身於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市的勞動階層背景,我認為,即使他和一些貿易協議有所聯繫,他仍然可以和這個群體接地氣。”

大流行病還妨礙了第三黨候選人在2020年大選贏得支持,因為他們很難親自參與選戰,第三黨候選人也沒有購買大型電視廣告宣傳所需的資金。

法默說:“今年缺少強大的第三黨候選人應該有利於民主黨。”

但,就如2016年的選舉結果證明,總統選舉可能非常難以預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