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從五眼到三邊 美國重塑抗中盟友圈?


美國海軍公佈的照片顯示,一架F-35C戰鬥機從“卡爾文森”號航空母艦飛行甲板上起飛,這艘航母與“塔爾薩”號瀕海戰鬥艦正在駛過南中國海。(2021年9月7日)
從五眼到三邊 美國重塑抗中盟友圈?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1 0:00

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本周宣佈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結成新的安全夥伴關係,開展防務和高科技合作,幫助澳大利亞發展核潛艇。這個出人意料的宣布讓北京跳腳,也引發法國和歐盟不悅,法國更在星期五(9月17日)召回駐美大使。這個新的三邊聯盟對北京和區域其他國家意味著什麼?又會如何影響美國的聯盟關係?

這個被稱為“澳英美三邊夥伴關係”(AUKUS)的合作機制將能讓美英澳三國在人工智能、網絡技術、水下系統和遠程打擊能力等高科技領域更容易分享信息和技術。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美英兩國將向澳大利亞提供核潛艇技術,助其建立一支核潛艇艦隊。美國除在1958年與英國簽訂協議分享過核潛艇技術之外,從未向其他任何盟友輸出過這一敏感技術。

美國總統拜登星期三在與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和英國首相約翰遜共同宣布這項安全合作時說:“這項倡議事關確保我們每一方都有我們展開操作和防範迅速演變的威脅所需要的現代化能力、最現代化的能力。”

威懾中國

雖然三國官員都稱美英澳三方合作“不針對任何國家”,但是分析人士說,新的三邊合作將加強美國威懾中國以及遏制中國科技野心的能力。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國際防務問題高級研究員何天睦(Timothy Heath)對美國之音說:“澳大利亞將能夠與美國一起在南中國海和太平洋其他地方開展戰鬥巡航,這有助於威懾中國在南中國海咄咄逼人的軍事行為。”

他說,核動力潛艇具有持久性和隱蔽性,能夠水下遠距離航行而無需燃料補給或潛出水面排氣,因此不易被發現或遭到反艦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的攻擊,生存性和殺傷性更強,能夠對中國海軍水面部隊形成重要威懾。

一些分析認為,中國已有能力在西太平洋,包括台灣周邊及有爭議的南中國海海域挑戰美國的海上優勢。美國國防部在 與此同時,中國在南中國海等水域越來越咄咄逼人的行為日益引發關切,包括軍事化南中國海島礁,對台灣進行軍事恫嚇。

美國務卿布林肯星期四在美澳兩國防長外長的聯合記者會上說,新的三邊合作反映的是三國“一起努力保障印太地區現在與未來和平與穩定的共同承諾”。

北京抨擊美英澳新建立的三邊安全合作是搞所謂的“小圈子、小集團”,“嚴重破壞地區和平穩定,加劇軍備競賽,損害國際核不擴散努力。”

根據協議,美英兩國將幫助澳大利亞將建造至少八艘核潛艇。三國領導人表示,這些核潛艇不會裝備核武器,三國會履行核不擴散國際義務。

目前尚不清楚這些核潛艇何時能夠部署。美國官員表示,三國團隊將用18個月的時間就後續安排展開磋商。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政治-軍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 魏茨(Richard Weitz)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真正看到核潛艇可能至少要十年以後了。這是一個長期的計劃。也許美國或英國或澳大利亞未來的領導人會發生轉變,但就目前而言,這確實預示著更廣泛的盎格魯-撒克遜力量對中國擴張主義的製衡。”

從五眼到三邊,不同維度應對中國挑戰

美國在亞洲的盟友普遍樂見澳英美三邊夥伴關係。自奧巴馬政府提出“重返亞洲”以來,亞洲國家一直期待美國將資源向亞太傾斜。魏茨說,新的三邊合作機製表明,在阿富汗撤軍後,拜登政府將優先重點放在亞洲。

他說:“我認為(亞洲盟友)會喜歡,儘管他們沒說。因為澳大利亞可以幫助他們應對中國。澳大利亞過去在軍事上不是很積極,但未來可能會,這或許將幫助減少(中國)軍備增長對他們的壓力,至少可以分散一些。”

美國和澳大利亞也是“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的成員。拜登總統下週將主持召開與澳大利亞、日本和印度元首的面對面會晤。四國上月底還舉行了馬拉巴爾聯合海上軍事演習。

美、日、印、澳四國的合作最早始於2004年,但在之後十多年裡幾乎沉寂。“四方安全對話”在美國的牽頭下於2017年重啟,以應對中國挑戰。

美國、澳大利亞和英國還是情報共享的“五眼聯盟”聯盟成員。這個聯盟最早可追溯至二戰時期,由美國和英國發起,後來加入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近年來,隨著中國影響力的不斷增加,五國決心加強防務與安全合作。

在被問及美英澳三邊安全機制是否會吸納更多其他盟友的問題時,拜登政府官員排除了這個可能性,稱分享核潛艇技術等敏感技術已經開了很多政策上的例外。

一些分析人士說,新西蘭或加拿大這兩個“五眼”成員沒有被納入新的安全合作機制,並不是說這兩個國家被邊緣化。

何天睦表示,並不是許多美國盟友都有能力運行和維護核潛艇這樣的高端設備。他說:“澳大利亞既具備使用核技術的能力,也擁有共同的戰略關切以及密切的伙伴關係,這將使轉移核技術面臨低風險,尤其是關係到潛在的擴散和是否利於美國國家戰略問題之時。幾乎很少有國家能夠滿足這樣的門檻。”

魏茨則指出,新西蘭本身就拒絕核艦艇,而且已經表示不會讓澳大利亞核潛艇進入其水域。

對於美英澳三邊合作是否會取代“五眼聯盟”的討論,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國際安全項目高級研究員約翰·紹斯(John Schaus)說,兩者之間目的不同,不存在誰取代誰的問題,一個專注的是情報,另一個涉及的是防務和科技研究與投入。

他認為,美英澳新的三邊合作機制,或為美國未來與盟友和夥伴在推動共同目標方面的合作提供了一種潛在模式。他說:我們將會看到更多這樣的安排,擁有類似價值觀、類似利益和目標的國家,找到有針對性的方式進行合作。”

厚此薄彼,歐洲盟友不開心?

不過,歐洲地區對AUKUS的成軍有不同聲音。法國對這三個文化同源的英語國家突然宣布結成新的安全聯盟表示強烈不滿,尤其是澳大利亞與美英合作建造核潛艇意味著該國與法國之間價值達400多億美元的潛艇建造合同告吹。

法國官方星期五宣布,立即召回駐美國和澳大利亞大使,抗議美澳的這項核潛艇協議。美國新聞網站Axios報導,從親密盟國召回大使是極為罕見的,表明法國對美澳兩國的極度不滿。

澳大利亞2016年與法國造船企業海軍集團(Naval Group)簽訂建造12艘常規潛艇的合同。在美英達成合作後,澳大利亞政府宣布中止該合同。

法國外長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稱這是對盟友的“背後一擊”,並指責拜登總統在沒有諮詢盟友的情況下突然宣布新的三邊安全合作協議,拿走法國與澳大利亞的潛艇交易,是“粗魯和單邊決定”, 讓人想起“特朗普先生曾經做過的很多事情。”

歐盟高級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也表示遺憾。他說,歐盟沒有被告知安全聯盟。

在美英澳領導人宣布有可能重塑三國與廣泛印太地區關係的新安全合作機制之際,歐盟正要出台旨在促進歐盟與印太地區經濟、政治和防務關係的新戰略。

華盛頓智庫大西洋理事會歐洲中心主任本傑明·哈達德(Benjamin Haddad)在一個分析中說,隨著法國在印太地區的歐洲國家間扮演領導角色,美英澳三國的舉動“將對該地區的跨大西洋戰略造成打擊,並給美法關係造成長期障礙。”他認為,在巴黎看來,與澳大利亞的潛艇合同是法國在印太地區更廣泛戰略的一部分,該交易流產將會強化法國內部對與美國關係持懷疑態度人士的立場。

何天睦認為,美英澳的三邊安全合作很可能是會讓一些歐洲國家感到失望,擔心美國失去對歐洲的興趣,但是他認為,美國在優先印太地區的同時仍然高度重視與歐洲的關係。

他說:“對於美國來說,中國是比俄羅斯更大的擔憂,因此美國優先在亞太地區建立更強有力的伙伴關係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美國與北約的關係仍然強勁,而且在推動國際安全方面也極為重要。”

布林肯國務卿星期四在記者上說,“沒有區別我們大西洋夥伴和太平洋夥伴夥伴利益的地區區隔。”他說,歡迎歐洲國家在印太地區發揮重要作用,並期待找到能夠深化跨大西洋合作的機會。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紹斯認為,與法國的緊張關係會存在一段時間,但是能夠克服。他對美國之音說:“對於法國的失望和不滿,將會需要一些時候和很多努力去解決,但我認為,長期利益將最終佔據上風。世界很多國家,不僅是太平洋國家,還包括法國、英國、德國、甚至是歐盟都推出了印太戰略,因為那是事關繁榮的關鍵地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