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中韓峰會前夕三國發展關係前景引關注


2011年日本主持日中韓峰會時三國首腦在會議開始前向東日本大地震死難者致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8 0:00

2016年和2017年兩度擱淺的日中韓三國峰會定於5月9日在東京召開。2016年以來,日中、日韓、中韓之間經歷了許多領土、歷史、以及薩德導彈等糾紛。參加這次峰會的中國總理李克強和南韓總統文在寅都將是上任以來首次訪日,顯示了三國兩年來不良關係出現的轉機。

李克強5月8日到訪日本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星期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兩國關係必須恢復到正確軌道發展新關係,似乎為李克強訪日展示的兩國關係新局面先定了調。

習近平和安倍電話會談的主題是北韓局勢,但習近平還說,他和安倍在國際會議場上見過若干次,不過電話會談還是首次,體現了最近中日關係的積極變化。習近平還說,希望日本與中國一起基於大局和長遠觀點,選擇符合兩國根本利益,利於地區發展的角色。

安倍稱讚李克強訪日出席日中韓峰會,稱日中為了擔負起對地區和國際社會的責任,進一步合作與積累高層互訪很重要,習近平表示同意。

北韓主題

日本外務省本週二(5月1日)形容“日中韓峰會目的是承擔著亞太地區安定與繁榮重大責任的日中韓三國在首腦領導下,擴大對話範圍和進一步加強合作”,並說明“這次峰會是把三國接力主辦奧運、殘奧(2018年冬季:平昌、2020年夏季:東京、2022年冬季:北京)為契機,預定議論加強文化、人員交流和環保、防災等個別領域合作,推進包括自由貿易和北韓問題在內的地區及國際問題。”

當天正在約旦訪問的安倍說,這次峰會將徹底討論與各國合作、敦促北韓拿出具體的無核化行動和該以什麼方式來引導北韓走正確道路,整體解決綁架、核武器、導彈的問題。他說:“這次峰會非常重要,希望與李克強總理、文在寅總統暢懷對話”。

安倍對習近平說,日本基於《日朝平壤宣言》,來整體解決綁架、核武器、導彈問題,實現日朝綁架正常化的目標不變。習近平說,中國斷然守衛朝鮮半島的和平與安定,也願意與各國通過對話和談判追求取得平衡的方法來解決各自憂慮,希望齊心協力實現朝鮮半島和地區長期安定,希望日本也發揮建設性的作用。習近平同意協助日本早日解決綁架問題。

峰會擱淺

日中韓峰會本質原是探討三國經濟為主的政府運作互助,這個機制是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現任副首相兼財務大臣)認為日中韓三國經濟總和超越德法英三國,倡議把1997年為了應付亞洲金融風暴誕生的東盟加三(日中韓)的日中韓獨立出來、構築定期峰會機制。

2008年國際油價上升到一桶147美元水平,中國正籌辦北京奧運,9月還發生了雷曼破產引發的世界金融危機,麻生的倡議得到中韓回應,2008年第一屆日中韓峰會便在麻生的家鄉-福岡縣召開,此後每年輪流在中韓日召開一次,東日本大地震引發福島核洩漏事故的2011年也沒中斷,前中國總理溫家寶和前南韓總統李明博都訪日慰問日本災區並出席了日本第二次主持的峰會。但2012年日本政府購入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後,日中關係惡化,中國抵制原定2013年召開的第六屆峰會,突出了峰會政治意義高於經濟合作目的。

該峰會延期到2015年在南韓首爾召開,當時安倍和李克強都是首次出席。2016年輪到日本第三次主持峰會時,本來阻澀的日中關係上又添中南韓繞薩德導彈糾紛,中韓都沒回應日本的邀請。

內政優先

2017年南韓部署了薩德導彈,中韓關係惡化。同時中共也圍繞十九大展開權鬥,儘管安倍改變與中國“一帶一路”合作的立場,中國領導人也顯示改善對日關係的意願,但峰會依舊無期。

今年3月中國人大確認了李克強繼任總理後,李克強在人大記者會上首次公開、明確地表明訪日出席峰會的意向。

對日關係在前中國領導人鄧小平以後,一直是中國歷代領導人的政治避忌,儘管日本廣泛認為除了江澤民,其他中國領導人都對日好感,但卻總是迴避,尤其是李克強。日本明治大學講師、國際關係評論員近藤大介指出,日本遲遲不見李克強到訪,是因其立場微妙。他說:“習近平與李克強是油與水的關係,在典型的'太子黨'習近平眼裡,李克強不過是安徽農家出身的一介臭知識分子,習近平真正屬意的總理人選是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而在李克強看來,習近平是落伍於時代、經濟白痴的領導人。兩者只因中南海內權鬥,形成了'吳越同舟'關係,李克強為保住總理地位,選擇絕對忠誠習近平的最善道路,確保繼任後,李克強才便於表明訪日意向。”

“醉翁”何意

日本積極推動這次峰會,主要也是為了實現李克強訪日的政治目的。外務省在宣布日中韓峰會5月9日召開的同一天,另文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李克強訪日”,內容稱李克強是作為國賓訪日,期間天皇將與李克強會面,安倍也將與李克強會談並預定設宴歡迎。公文說:“期待通過李克強總理訪日,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親善關係進一步深化。”

去年9月28日安倍忽然出席中國駐日使館舉辦的國慶酒會,提出希望去年能實現李克強訪日,然後他今年訪中和習近平訪日來突出去年日中建交45週年和今年締結《和平友好條約》40週年時,日中恢復首腦互訪的設想,此後安倍政權、自民黨和外務省都再三以“盡快實現日中韓峰會”來敦促李克強訪日。

日本也關注到中國最近為李克強訪日所做的鋪墊,包括4月15日中國外長王毅、財長劉昆、商務部長鐘山訪日、與日本恢復中斷了7年多的兩國高層次經濟對話。同一天中國陸軍少將慈國巍也率25名中國軍官訪日,恢復與日本自衛隊中斷6年的中日將校級軍官交流。

訪日成果

4月19日起中國外交部邊境海洋事務司副司長肖建國率外交、國防部官員在日本仙台市與日本外務省亞太審議官石川浩司率外務省、內閣府、水產廳、資源能源廳、海上保安廳、防衛省等政府相關各部官員在為期兩天的第九輪高級事務海洋談判中,達成了構築海空緊急聯絡機制的協議,據多個日本主流傳媒報導,該結果將提供給安倍與李克強會談時正式發表。

本週時事通信社再報導,日中央行-日本銀行和中國人民銀行準備再次締結通融額為3萬億日元(約1740億人民幣)的《貨幣互換協定》(Currency Swap),也將作為“安李會“的成果。

而南韓青瓦台(總統府)稱,目前日中韓三國外交部正在起草東京《日中韓峰會特別聲明》,來表明支持《板門店宣言》的立場。

另外預計還有一份包含合作爭取締結日中韓《自由貿易協定》(FTA)等內容的聯合文件,南韓期待通過這些文件修復韓中關係。

文在寅訪日出席峰會主要謀求的成果可能還是改善與中國的關係。據日媒引述青瓦台透露,《板門店宣言》雖已含與美、中舉行三國或四國會談來構築和平體制的內容,但習近平事後仍以“調整日程有困難“為由,拒絕與文在寅通電話。

日韓關係

對於文在寅,儘管日本也說明他也是上任後首次訪日,但包括安倍在內,日本並沒期待文在寅訪日改善去年5月他上台後不斷強調慰安婦問題和與日本爭端的獨島(日本稱竹島)主權所惡化的日韓關係。

日本一向對南韓歷代主張向北韓實施“太陽政策“的親朝政權不以為然,認為南韓金大中政權、盧武鉉政權對北韓爭取到開發核武器與導彈的時間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不少傳媒、輿論更相信文在寅本人對日還持有惡感並以反日作為其政權旗號之一。

去年6月日本《讀賣新聞》與韓國《韓國日報》聯合做了兩國民意調查,結果說明77%的日本被訪者和81%的南韓被訪者都認為日韓關係惡劣,但日本只有5%的被訪者相信“今後會好轉”,而南韓倒是有56%的被訪者相信”今後會好轉”。

不過,文在寅4月27日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板門店成功舉行了歷史性峰會,向世界展示了朝鮮半島新局面不僅突出了他的存在感,而且文在寅向金正恩提出日朝問題還可能改善日本人對他的印象,為他這次訪日出席日中韓峰會添加了聚焦價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