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欲引進空對艦/地導彈擁有對外攻擊能力


日本航空自衛隊引進的F-35戰機正準備從今年度起部署到全國基地(日本航空自衛隊提供)

日本執政自民黨安全保障調查委員會上週匯總了一份為2019年至2023年度下一次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的中期建議報告,內容包括接納首相安倍晉三醞釀已久的意向,提出引進空對艦/地的導彈,安裝於日本已具備的42架F-35戰機,務求加強離島防衛和擁有可能攻擊敵國導彈基地能力的建議,希望從2018年度防衛費開始包括相關預算,未來5年完成,報告已提交政府研究。日本政府準備在7月14日與美國在華盛頓舉行國防、外交部長2加2會談中,討論日本引進導彈的設想。

空對艦/地導彈是以挪威為主,正在開發的聯合打擊導彈JSM(Joint Strike Missile),是美國、英國、挪威等開發的F-35戰機反艦和對陸攻擊武器之一,射程約300公里,效果類似美國今年4月攻擊敘利亞基地的戰斧巡航導彈(Tomahawk)。

日本航空自衛隊已引進美國42架F-35戰機,準備替代正服役的F-4戰機,並預定今年度從青森縣三澤基地開始,陸續部署到各地航空自衛隊基地。

兩大用途

日本加強面向東中國海的西南防衛戰略中,加強離島防衛是主要部分,其中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又是近年日本最為警惕中國奪取的島嶼,日美聯合和日本單獨多次實施過奪還被佔島嶼的軍演和訓練。防衛省不斷加強的離島防衛態勢包括預定陸上自衛隊引進“魚鷹”運輸機、創設近似美國海上陸戰隊性質的“水陸機動團”等。

這次的報告建議引進的空對艦/地導彈,在離島防衛方面能從安全空域有效打擊接近日本島嶼的外國軍艦和攻擊被外國占領的島嶼。

另一設想的主要用途是攻擊北韓導彈基地。鑑於北韓今年3月同時成功試射多枚彈道導彈,長年與美國合作開發導彈防禦系統的日本政府此後一再強調,日本現有的導彈防禦系統難以成功迎擊北韓同時發射多枚彈道導彈。此後日本自2013年以來就存在的先發製人攻擊敵國基地的議論上升,最終釀出自民黨這次的中間報告。

憲法解釋

日本早已存在憲法容許日本持有攻擊敵國基地能力的解釋,1956年前首相鳩山一郎內閣在國會答辯中說明“無論如何沒考慮過憲法含坐以待斃的意思”,如沒其它選擇手段,容許攻擊敵國基地作為個別自衛權手段,法理上也屬於自衛範圍。但至今自衛隊並沒持有過攻擊敵國基地的能力。

安倍有意讓自衛隊引進攻擊敵國基地裝備的想法已在2013年2月國會眾議院預算委員會的答辯中顯示過,他說“必須思考如何讓F-35戰機發揮能力”時,舉例F-35戰機攻擊敵國基地。

基於北韓今年不斷試射彈道導彈並顯示技術得到提升,尤其是3月北韓同時發射多枚彈道導彈,促發日本著手研究如何持有攻擊敵國基地的能力,自民黨安全保障調查委員會經過討論和觀察輿論走勢幾個月,釀出這份建議中期報告。

預算難題

不過,攻擊敵國基地還需要干擾敵國雷達的電子戰機和後援戰機等大規模航空部隊,以及提升確認目標的情報機能等,需要巨額防衛預算。

安倍政權2012年成立以來雖不斷增加防衛預算,但至今日本的防衛預算約佔國內生產總值1%左右,約是美國國防預算的十分之一,也不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佔自身GDP2%的比例。

日本政府長期內債高築,到去年9月為止,日本對內發行的國債已累積到1062萬億日元(約9.48萬億美元),是發達國家中負債最多、財政最不正常的國家,在國民男女老幼人均負債837萬日元(約7.47萬美元)的現狀下,說服國民同意再大幅發行國債來增加防衛預算是個難題。

日本首相官邸內設有股價電子牌,隨時提醒經濟的重要性。但安倍政權成立後打出的“安倍經濟學”沒收到預期效果,以至於安倍增加消費稅到10%的計劃至今沒落實。

美國立場

1956年以來自衛隊不持攻擊敵國基地能力的原因主要是美國不贊成。直至奧巴馬政權前期,美國對日本該不該超越自衛範圍,擁有對外攻擊能力的看法依然慎重。

但伴隨2011年美軍救援東日本大地震後,日本國民親美感情上升,兩國政治同盟關係更緊密,美國放寬了對日戒心。近年美國國防開支減少,奧巴馬提出亞太再平衡戰略中,開始要求日本加強自我防衛能力和增加分擔國際事務能力。

川普政權誕生後,日本更相信川普的“美國第一主義”下,日本必須加強也可能轉換防衛功能。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斯科特·斯威夫特今年4月6日在東京對日本是否該持有攻擊敵國基地能力的意見說“我並不感到吃驚。”他指出既然存在明確的威脅,現有的手段又不能成功抑制朝鮮的話,考慮其它方法並不令人驚訝。他說,日本政府如果決定選擇這條路,日美軍事關係也能容易地順應這一變化。

內外爭議

日本國內也存在是否該有對外攻擊能力的爭議,各大報也都曾以社論表達過各自立場。其中最關鍵的阻力曾來自執政公明黨。但今年北韓不斷試射彈道導彈與核試驗的顯著威脅,令日本支持輿論迅速增加,公明黨態度軟化。今年4月《產經新聞》和富士電視台聯合實施的民意調查顯示,75%的被訪者贊成日本持有攻擊敵國基地的能力。

中韓也密切關注日本動向,今年以來中國傳媒多次報導日本可能引進導彈的消息,國防部發言人任國強在記者會上說:“中方一貫認為,反導問題事關戰略穩定和國家之間互信,應當慎重。特別是由於歷史原因,日本在軍事安全領域的動向一直受到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密切關注,日本在反導問題上應該慎重行事。”

研究朝鮮半島的評論員青木理說,自衛隊配備攻擊敵國基地能力的導彈,確是轉換了迄今為止日本專守防衛的體制。他說:“日本設想攻擊的敵國,也許包括了北韓、中國、俄羅斯,但眼下只是北韓”,但青木懷疑日本持有攻擊敵國能力或許是“紙上談兵”,他說:“佔世界軍費三分之一的美國也不能先發制人攻擊北韓,因為受到攻擊,北韓可能發起對韓毀滅性地攻勢,甚至同時使用中、遠程導彈或核武器,這個瞬間可能付出的代價令美國也不得不躊躇,何況日本呢。 ”

反對擁有對外攻擊能力的《每日新聞》社論說,鳩山一郎政權解釋符合憲法的前提是“沒其它手段”,但現在還有《日美安保條約》,美國在保護日本,並非沒有其它手段。社論還指,大幅增加防衛費只會惡化安全環境等。不過原來也持反對立場的《朝日新聞》今年4月刊登了對主張持有攻擊敵國基地能力的前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的採訪,顯示了微妙立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