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本展望2018年外交重點


日本警察廳公佈《治安的回顧與展望》報告

日本警察廳每年底發表《治安的回顧與展望》報告,去年底發表的報告第一章就是“國際形勢”,首先說北韓威脅,其次說中國,然後用更大篇幅說去年誕生的南韓總統文在寅政權嘗試推翻日韓簽署的慰安婦問題協議,在南韓內外增設慰安婦像和新設勞工像等製造反日氣氛。

報告在國內“治安形勢”一章指出,右翼組織圍繞領土、歷史問題等與中、韓、朝對立,到去年10月為止,右翼組織街頭活動針對中國共動員過550次團體、約1340人次、約420架次宣傳車,比前年同期減少;針對南韓則共動員過1240次團體、2740人次、290架次汽車,同比大幅增加,而街頭上針對中國人、南韓人、北韓人的仇恨演講依然活躍。

報告也指出,極左組織革馬(革命馬克思)派、中核派(革命共產主義者同盟委員會)等也正向暴力組織推移,他們通過反核電、反共謀罪等掀起大眾運動、加強向高中生滲透等力求壯大組織,也威脅著日本治安。

日韓關係裂痕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今年元旦致辭後,文在寅政權迅速回應並在兩韓邊境板門店恢復與朝方通話,還以2月平昌冬奧的理由,延期美韓定期的聯合軍演等,引起日本一片指責聲,《每日新聞》說:“北韓是離間美韓關係、軟硬兼施,用改善南北關係對抗日美主導的國際制裁網。”

比美韓關係出現被分化危機更早,日韓關係在去年12月文在寅政權發表調查日韓慰安婦問題協議的報告後裂痕突顯。外相河野太郎對文在寅政權宣稱“日韓慰安婦問題協議有缺陷”發表談話說:“如果南韓試圖基於調查報告變更已進入實施階段的協議,那麼管理日韓關係就會變得不可能,斷然不能接受。”1月4日文在寅向前慰安婦道歉日韓協議,日本提出了抗議。

東洋大學教授藥師寺克行指出,朝鮮威脅當前,文在寅卻執著慰安婦問題破壞日韓關係。他說:“2015年日韓簽署慰安婦協議時包含了'雙方確認此問題是最終地、不可逆轉地被解決了'和'今後在聯合國等國際社會,不在此問題上互相指責、批評'等條款,現在文在寅否定在國際法上行不通,只是破壞日韓關係,殃及針對北韓的日美韓同盟。”

藥師寺還指出:“安倍2015年本來就對日韓再簽署解決慰安婦問題的協議面露難色,結果是經外務省再三遊說,才一邊說'韓國真會守信用嗎',一邊勉強同意撥款10億日元(約887萬美元)再次支付前慰安婦。但結果真的是南韓向日本期待的反向推行,這讓日韓關係難避免再惡化。”

日本國內目前關注著安倍是否出席2月9日開幕的南韓平昌東奧開幕式,反對的輿論聲高,《朝日新聞》引述政府消息說,去年12月19日訪日的南韓外長康京和與河野太郎會談時說“在平昌歡迎安倍首相”,河野回答“照現狀,出席有困難”。一周後文在寅政權宣布調查結果。

著重日中關係

但日本謀求實現再三延期的日中韓東京峰會,如果安倍缺席平昌開幕式,預計文在寅也不會訪日出席日中韓峰會,那麼可能打亂安倍今年改善日中關係的計劃。日本國際協力銀行經營諮詢、評議委員鈴木美勝說,安倍是真希望今年改善日中關係。曾任時事通信社《外交》雜誌總編輯的鈴木說:“安倍希望突破對中國、對南韓外交的瓶頸,為他今年9月第三次競選連任鋪墊外交政績,安倍尤其把今年日中締結《和平友好條約》40週年作重點。目前首個目標是4月中國總理李克強訪日出席日中韓東京峰會,接下去安倍希望藉今秋出席中日韓北京峰會實現他國事訪問中國的計劃。”鈴木說,中國是打算借2019年日本主辦20國峰會來實現習近平國事訪日的目標。”

習近平去年12月28日在北京與到訪的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等日本執政黨代表團近20名成員會面、合影時,二階邀請習近平今年訪日,習近平沒回答,但事後二階等與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會談,討論過日中韓東京峰會等改善關係日程。

《日本經濟新聞》12月31日刊登的“一帶一路”專輯中,報導日中今年改善關係的日程表不僅與鈴木說法吻合,而且報導日本正在籌備兩國第五份政治文件,河野預定本月下旬訪華、與中國磋商內容,準備習近平訪日時簽署。據稱,日本打算在第五份文件中記入與中國經濟合作符合雙方共同利益等內容、擱置歷史認識爭議,為新時代日中關係定位。報導也說,日本雖與“一帶一路”個別項目合作,但決定不參加中國主導的亞投行。

軟硬兩手課題

不過《日經》與鈴木對習近平訪日是在明年4月30日明仁天皇退位前還是後說法不同。在日本主辦20國峰會的日期未定前提下,《日經》說,“很多中國人都記得89年中國天安門事件後陷入國際孤立中,明仁天皇訪華,在歡迎夾道上打開車窗,向人群揮手致意的善意。習近平也記得,所以希望明仁天皇退位前,作為國家主席首次訪日、再會明仁天皇。”而鈴木則說:“中國希望習近平與新天皇會面並可能邀請新天皇訪華,作為新時代兩國關係起步的象徵。”

但在國際政治、秩序和國家、國民安全方面,中國恰恰是日本憂慮的威脅。警察廳《治安的回顧與展望》報告說,中國通過2014年和2015年先後製定的《反間諜法》和《國家安全法》逮捕了8名日本人,罪狀卻不明朗。同時說:“中國向日本尖端科技企業、防衛關聯企業、研究機構等派遣研究員、技術員、留學生等,手段巧妙、多樣化地竊取各種情報,並積極地為中國當局拉攏政、財、官、學界有關人員,行動活躍。特別是近年伴隨中國深刻的環境污染和人口高齡化,中國利用所有機會,積極造訪我國這些尖端技術企業,引誘與中國企業合併或投資中國等。”報告也說領土糾紛威脅著日本及周邊海空的安全等。

鈴木強調說,安倍會繼續倡導印度太平洋戰略。《日本經濟新聞》也分析說,安倍對中國既存在美國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後,必須探索與“一帶一路”合作的出路,但也難以化解尖閣諸島主權糾紛、歷史認識糾紛、南中國海原則對立,加上安倍修憲夙願等政治目標,所以對中國存在軟硬兩手課題。

首腦友情利弊

去年11月川普訪日,展示了他與安倍良好的個人友情,但日本普遍認為,川普並不重視日美同盟戰略,整個亞洲行突出的關心只有“美國第一”。慶應大學教授中山俊宏說:“川普和他的政權有很多變數,但川普的'美國第一'世界觀倒是一貫的。”

包括安倍在內,日本對美國重返TPP等日本謀求打造民主世界的自由經貿框架幾近絕望,而川普要日本增購美國軍備來減少美國對日貿易赤字,也令川安友情變成不少日本輿論的疑慮。日本各大報曾從不同角度對今年度日本防衛預算刷新最高額記錄說,希望川普不是不斷地要求日本增購軍備;希望安倍也不總是有求必應。

但不僅北韓危機當前,而且基於民主價值觀、基於維護現有國際秩序、基於日本的國家安全,沒人懷疑今年安倍仍會堅定地維護日美同盟。警察廳的報告說,北韓看來不會停止挑釁美國,使得川普政權對朝軍事行動不可避免的看法增強,日本密切關注美國動向的狀況將會持續。中山說:“雖然最近到處聽到人說'日本如此依賴美國行嗎',但日本沒有第二個選擇,所以日本只有靜觀川普政權演變並等待其結束,不要有什麼期待,也不要作過分反應。”

兩個印太戰略

基於美國國力衰退的現實,安倍2016年8月訪問非洲時提出印度太平洋戰略,希望日美聯合印度、澳大利亞為軸,帶動亞洲至非洲超過世界人口一半的各國國民在自由、法治、市場經濟環境中成長,爭取和平與繁榮,來對抗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從亞洲到非洲經濟上、政治上、軍事上擴張的謀略。

但藥師寺指出,儘管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去年10月在華盛頓演講中再三強調印太戰略,首次回應安倍的印太戰略構想,但11月川普在日本、在越南提起的印太戰略與安倍的構想是兩碼事。他說:“川普說印太戰略時,必然重申美國第一主義、否定國際協作,川普在越南說'印太地區各國遵守公平、互惠貿易原則的話,(美國)希望與其締結兩國間貿易協定'的那天,日本政府正為欠缺美國的TPP11國談判達成基本協議苦鬥,這足以說明川普如何不關心同盟戰略。”

藥師寺還認為,雖然美國國務院負責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等職迄今未獲國會批准而空置,導致對亞洲政策朦朧,但安倍提出印太戰略後一年多,除了日美與印度、澳大利亞實施聯合軍演外,並不見其它例如吸引印太沿岸小國等具體策略。

2018年安倍外交的重點是如何抵禦平壤威脅、如何改善日中關係、如何推動他的印太戰略,但新年伊始平壤甩出離間牌、日韓糾紛已起,推著安倍外交走上坎坷險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