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分析:氣候合作離不開美中關係大“氣候”


美國總統氣候變化事務特使約翰·克里在天津出席與中國外長王毅的視訊會議。(2021年9月1日)
分析:氣候合作離不開美中關係大“氣候”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4 0:00

拜登總統的氣候特使克里結束了中國之行。分析人士說,儘管克里似乎再次被中國官員“數落”美國持續的敵對情緒將危及美中氣候合作;但是華盛頓和北京的氣候合作,的確無法擺脫兩國之間持續緊張的地緣政治氣候。

美國氣候變化特使、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星期五(9月3日)結束了在中國天津為期三天的訪問。這是克里自1月20日拜登政府上台以來第二次訪問中國。

克里此次出訪中國前夕,華盛頓輿論界普遍分析,克里的中國之行旨在重申他4月份訪問上海時與其對口官員作出的共同承諾。也有一些分析認為,鑑於美中關係持續緊張的局勢沒有緩解,克里說服北京做出具體新減排承諾的努力前景黯淡。

“氣候外交”與美中大氣候

美國總統拜登今年1月20日上任伊始,就將美中氣候合作視作是除了應對新冠疫情危機之外美國外交事務中的重大要務之一。

克里在天津兩天半的行程,公眾一般的期待是克里與其對口中國官員、氣候變化特使解振華的雙邊會談。但是克里與中國其他三位更高層官員的視頻會晤顯示,北京與華盛頓的對話對雙邊政治關係的聚焦程度,遠遠超出了對氣候變化合作的關注。

被認為是中國級別最高的外交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9月2日在與克里會晤時,指責美國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方利益的“嚴重錯誤行徑”,造成兩國雙邊關係的嚴重困難。

此前,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也與克里進行了視頻會晤。王毅對克里說,“中美氣候變化合作不可能脫離中美關係的大環境”。

與克里舉行視頻會晤的最高級別的中國官員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觀察人士注意到,克里此次天津之行所接觸的中國官員的層級,遠遠超出了7月份時訪問天津的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Wendy Sherman)。

熟悉美中關係的分析人士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官員對克里強調,糟糕的美中關係將使中國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更難與美國合作,這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美國智庫東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高級研究員饒義(Denny Roy)說:“北京所表明的一貫立場是,所有的問題都與中國共產黨的政治議程有關。 對於中國領導人來說,沒有什麼能超越最基本的政治內涵。”

研究和關注氣候變化問題的專家和學者則表示,儘管外界覺得克里的中國之行似乎沒有把主要精力放在氣候合作上面,而且好像還碰了軟釘子;但克里此次的中國之行的重要性在於:“重申和重新確認美中上海對話”。

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外交學院教授、環保學者夏竹麗(Judith Shapiro),也是《中國走向綠色:陷入困境星球的強制環保主義》(China Goes Green: Coercive Environmentalism for a Troubled Planet)一書的共同作者。

夏竹麗認為,應該“將克里的這次訪問視為一次信息交流的機會,而不是美國'說服'中國去做任何什麼事情的機會,這或許才是一種有幫助的態度。

克里在結束天津訪問時對記者說,他在訪問期間主要與其對口中國官員解振華討論許多基本和具體的問題。克里稱他與解在兩天半的時間裡的會談是“非常有建設性和詳細"的。

夏竹麗對美國之音說,美國在氣候變化問題上面臨自身的挑戰,這是美國對這些挑戰保持坦率和透明的一次機會。這也是一個承認兩個大國都面臨著實際氣候威脅的機會,比如美國最近的颶風和中國的洪水災難。

“如同中國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來實現零碳排放一樣,美國自身也是如此。 一方不應該向另一方施加壓力,但雙方都必須認識到,它們在穩定全球氣候危機方面具有共同的利益,” 她說。

北京公共政策和法律學者、NGO組織“公共衛生治理項目”(Health Governance Initiative)的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賈平認為,克里的天津之行,有助於進一步增加中美雙方在這一議題上的溝通和理解。

“一個比較理想的結果是:雙方能夠本著務實的精神,找到具有可操作性、可持續性的合作共同點。中美在這一領域的務實、有成效的合作,符合全球共同體在新冠疫情肆虐的今天,對負責任大國的合理期待,”賈平說。

北京需下大決心廢燃煤能源

夏竹麗認為,北京肯定會回應國際社會對其海外燃煤電廠融資的譴責。因為當前北京只要接受國想要就都提供投資的做法,不利於中國的國際聲譽。況且,“在製定明確指導方針和篩選工具,以防止對燃煤發電廠的投資方面,中國最近取得了相當大的進展。”

夏竹麗解釋說,中國在過去的立場是,只要符合中國的利益,中國就尊重夥伴國的需要和願望。但是現在,國際社會要求中國更加積極主動地影響此類投資,並且鼓勵做出更具可持續性、尊重社區權利和生態系統完整性的選擇,政府和投資者也開始關注這些呼籲。”

在今年4月22日舉行的地球日領導人氣候峰會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提出,中國將嚴控煤電項目,“十四五”時期嚴控煤炭消費增長、“十五五”時期逐步減少。

中國媒體的報導顯示,早在2020年初,美國馬里蘭大學全球可持續發展中心、中國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和華北電力大學等單位共同發布了《加快中國燃煤電廠退出:通過逐廠評估探索可行的退役路徑》的報告。

《中國新聞周刊》2021年5月31日的報導稱:一場顛覆性的大討論正在中國能源領域展開,主題是中國現役的1000多座燃煤電廠會不會被判“死緩”?

不過,熟悉中國環保發展狀況的夏竹麗教授同時指出,中國投資機構在環境和社會保障方面,實現採用一系列強有力的標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例如,紙漿和造紙業的砍伐、大型水壩造成的生物多樣性喪失,以及高速鐵路和高速公路建設造成的棲息地破碎,都需要更加仔細地審查,”她說。

拜登的中國戰略:氣候與阿富汗危機

早在拜登剛剛當選總統以後不久,華盛頓輿論界就有分析認為,拜登上任後除了應對新冠疫情是當務之急之外,將會以氣候變化合作為啟動器,重啟與北京之間陷入歷史最低谷的雙邊關係。

關注美中關係的分析人士告訴美國之音,華盛頓一直希望北京將一些問題視為共同關心的問題,並且不能被雙方有爭議的政治議題所捆綁。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事與願違。

東西方中心的饒義博士說:“多年來,美國一直試圖讓中國以這樣的方式看待危機管理。然而,北京方面認為,華盛頓對某個問題感興趣,只是想利用這一問題作為槓桿的一個機會罷了。 不幸的是,這似乎也是北京應對氣候變化的方式。”

在饒義看來,拜登的對華政策延續了特朗普政府開啟的整體強硬政策。儘管拜登已經放棄了前國務卿蓬佩奧要求其它國家致力於推翻中國共產黨的呼籲;但是他仍然更加努力地加強美國的聯盟關係,而且要比特朗普更加重視捍衛人權的鬥爭。拜登的做法或許是故意的,為了證明關於他會對中國軟弱的指責是不真實的。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