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國民黨佔領立院 杯葛陳菊監察院長任命案


在台灣立法院裡執政黨民進黨立委與在野黨國民黨立委發生衝突。 (2020年6月29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8 0:00

為了杯葛監察院長提名人陳菊的人事案,國民黨立委在黨主席江啟臣的帶領下、仿效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於週日下午(6月28日)以突襲方式“自囚”佔據立法院議場近20個小時,直至週一(6月29日)上午被民進黨立委破門淨空並奪回主席台後才告終。

在佔領期間,20多名藍營立委堆疊桌椅、加諸鐵鍊固定,來擋住各議場出入口,使得民進黨立委必須動用油壓剪斷開鐵鍊、才得以進入,藍綠雙方還一度在主席台上推擠多時,才畫下句點。

雖然被請出立法院,國民黨仍堅持“不撤換陳菊、決不罷休”的立場,黨主席江啟臣還指出,蔡英文總統所提出的27位監委提名人中,有24位與民進黨關係密切堪稱“史上最綠、最爛、最酬庸”的名單,而且陳菊在高雄市長12年任內,她所帶領的市府團隊曾遭監察院調查58案、糾正案30起、彈劾案3起,國民黨質疑她若入主監察院,是要辦案、還是吃案?

江啟臣因此呼籲民進黨政府退回爭議名單,並進一步針對考試院和監察院的存廢,展開憲政改革的朝野討論,以凝聚共識。

監院人事爭議 朝野分歧

國民黨的主張,也獲得其他在野黨團的支持,民眾黨立委蔡壁如批評,這份監委名單未做到黨政分離,且八、九成都是民進黨的人,公益性和公平性明顯不足,她也建議退回或在未來三週的臨時會期間成立修憲委員會,好好討論廢除考、監兩院的議題。

而時代力量則重申廢除監察院立場,但盼望這是最後一屆的監委提名。

甚至獨派團體台灣國辦公室也透過新聞稿指出,無論陳菊過去對台灣民主人權的貢獻有多大,出任監院院長仍不免有酬庸之憾,再加上,廢除考、監兩院一向是民進黨等反對運動者的主張,而且,近年監察院常淪為只打蒼蠅,不打老虎的政治打手角色。

因此,為了解決此一朝野分歧,台灣國辦公室呼籲國民黨主動提案來廢除考、監兩院,以回歸民主國家三權分立的正常架構,也要求民進黨實現在野時的政治承諾。

面對在野人士普遍反應的監委人選爭議,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則發表四點回應,他表示,蔡總統樂見朝野對於廢除考、監兩院的看法漸趨一致,但在未修憲廢除監察權之前,總統和國會都有義務要遵循憲法來分別提名和審查監委人選,因此,他呼籲國民黨勿為反對而反對,因為“未審議先杯葛”只會製造出更多政治對立。

此外,總統府也堅持陳菊的適任性,張惇涵指出,本屆監察院另被賦予國家人權委員會的任務,因此,由自1969年來就一路參與台灣重要的人權與民主轉型的陳菊來出任,當之無愧。

政黨不合作

針對國民黨的抗爭行動,台灣學生聯合會(台學聯)秘書長陳佑維指出,“看起來是社運,但實際上只是立法委員的不合作運動”,而華人民主學院董事會主席曾建元則說,國民黨若後續無法得到更多民意支持,恐師出無名、且徒勞無功。

陳佑維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根據台學聯的觀察,國民黨佔領立院時,場外的支持人數並不多,而且也以50-60歲、中老年齡的國民黨支持者居多,至於場內的佔領者都是無法動用警察權驅趕的藍營立委,所以,這並非一場由下而上、具民意或民怨堆疊的社會運動。他說:藍營立委在“任何人都動不了他們的狀況下,在裡面堆椅子、還說要開冷氣、我們不認為,這是追求公平正義的社會運動。”

陳佑維說,年輕人大都對監察權不熟悉,只期待考、監兩院能盡快廢除並精簡併入行政院和立法院中運作,另外,年輕人也不一定反對陳菊的任命案,反而樂觀期待,由陳菊出任是民進黨廢止監察院的前置作業。

對於陳菊是否適任、國民黨的抗爭行動是否具有正當性?華人民主學院董事會主席曾建元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則表示,還有待民意的考驗。他說,立法院對總統提出的監委人事案可以行使同意權,相當於可以召開聽證會來對其詢答,因此,國民黨大可透過審議過程來讓民意展現是否反對陳菊出任。

不過,在立院只有38席的國民黨擔心的是,民進黨可能挾其61席單獨過半的席次優勢,強行通過陳菊和其他監委人選的任命。

對此,曾建元也呼籲民進黨在立院審議監委名單後,應開放立委根據地方民意的走向、自由表決、以解決陳菊雖獲得總統授權、但卻缺乏立院政治授權的質疑。

曾建元說,他個人認同陳菊的任命,因為,監院院長一職並非法官,本來就存在政治性,陳菊個人的政治經歷、對人權的貢獻,無法抹滅,以她的經驗和能力主持監院應沒問題。雖然外界對監察院長的操守要求較高,但曾建元也說,監院屬於合議制,監察院長和立法院長一樣都要維持議事中立,因此,陳菊出任院長後,其政治影響力反而因政治中立的要求,會被進一步削減掉。

廢除考、監兩岸有共識?

不過,曾建元和陳佑維都同意,國民黨的這場抗爭的確具有正面性,凸顯出監察院多年存在的問題以及後續台灣憲政改革之困境。

曾建元說,監委一職的確易流於酬庸的名位,但更大的問題來自監察院的設計、讓監委限縮在只有彈劾的起訴權,因為,最終的彈劾決定權還是回到司法院,也就是說,台灣長期花大錢只是在養無牙的老虎。

不過,他期待,國民黨的這場抗爭有助於後續的憲政改革,雖然他說,國民黨是否真的支持廢除考、監兩院還有待靜觀後效。

學生代表陳佑維則對朝野和國、民兩黨都有共識,要廢除考、監兩院,高度肯定,他認為這是跨出未來憲改的第一步,不過,他高度悲觀的是,現行修憲門檻太高,使得要透過憲改來解決考、監兩院的廢止,幾乎無望。

根據台灣《憲法》增修條文規定,任一修憲案最終須經全體立委3/4立委出席、出席立委3/4決議同意後,才能提出修正;且公告半年後,還得有超過半數的全國選舉人復決同意,才算完成修憲。

陳佑維說,這代表一個具有立院高度共識通過的修憲案,以2020年的投票人口來看,還得要有約963萬張同意票才能通過修憲案,以台灣現行政黨的動員規模,幾乎沒有一個政黨有能力運作出這種需要高度共識的憲改案。

蔡英文於今年1月的總統大選獲得近820萬的得票率,已是史上新高,但距離960萬張同意票的修憲門檻仍有頗大一段距離。

學生代表陳佑維說,未來如何下修門檻來解決考、監兩院存廢的爭議、甚至在不牽動兩岸敏感神經、制定一部更符合台灣現況的憲法,將是台灣政治未來所面臨的最大難題,而且,在那之前,要先讓台灣人民意識到,台灣的憲法已經不合現狀、且無從修改起,下一步才能來討論是否制定新憲、以及致憲的多種可能路線。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