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牽動多方利益 泰國推進克拉運河項目


泰國總理巴育在2016年亞洲安全峰會上發表主旨演講(資料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4 0:00

近年來,有關泰國克拉運河項目的消息多次被媒體提及,而泰國政府每次都對這類“傳聞”矢口否認。然而,最近,這一牽動印太地區地緣政治以及多方利益的項目似乎真的有所進展了。

據《曼谷郵報》(Bangkok Post)報導,上週,泰國總理巴育已經責令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委員會(NESDB)和國家安全委員會(NSC)對這個項目的可行性展開研究。

克拉運河又被稱為“泰國運河”,是一條設想中的、建在馬來半島泰國一側的人工運河。它的建成,將使得從印度洋進入東亞的海上運輸線路縮短至少1200公里,成為馬六甲海峽航道的強力競爭者。其受益方無疑將是中國、日本等東亞經濟體,而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馬六甲海峽沿岸國家則難免會遭受負面影響。

儘管觀察家們一致認定,中國是推動這一項目的幕後推手,但中國政府卻始終對其諱莫如深。由於近來中日關係的改善,兩國合作在第三國開展投資已經達成共識,而泰國正是中日合作的首選國家。泰國消息人士認為,中日兩國對聯手開發克拉運河表現出興趣,或許,這條存在於設想中長達三個多世紀的運河終將在不久的將來成為現實。

泰國的顧慮

克拉運河最早於1677年由泰國素可泰王朝的那萊王提出設想,此後的300多年間,泰國的多位君主、政客和商業團體曾先後與法國、英國洽談聯合開發的可能性,卻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運河項目遲遲未能啟動。

阻礙運河項目推進的原因,首先是經濟上的。此前的多項可行性研究顯示,開鑿運河的成本極高,而投資回報率很低。馬六甲海峽已經是成熟的海上通道,克拉運河的沿岸城市需要長期的建設,才能完善包括後勤補給、貨物分裝、以及金融服務等全方位的功能。

泰國本土的安全形勢是另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泰國南部毗鄰馬來西亞的幾個省份一直存在著穆斯林分裂勢力,一些泰國政治家擔心,運河的興建將在地理上使泰國分裂成兩部分,南方分離勢力會如魚得水,進一步開展分裂活動。

從更廣泛的地緣政治方面考慮,克拉運河將對馬六甲海峽形成直接競爭,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政府都曾對運河項目公開表達過擔憂。專門提供海上運輸和港口建設信息的海洋工程公司(Oceaneering)曾於2017年發布報告稱,一旦克拉運河建成並投入使用,新加坡的船運貿易量將遭受30%的損失。同為東盟國家,泰國政府不得不考慮來自東南亞鄰國的阻力。

此外,還有一些泰國的分析人士認為,克拉運河或將引發大國之間對運河控制權的爭奪,泰國很可能成為大國競爭的新焦點,從此再難平靜。

最佳時機?

正是由於該項目的敏感性,直到上個月底之前,泰國政府一直否認在推動運河項目。而在中國方面,儘管中國企業和民間推動泰國運河項目的呼聲此起彼伏(尤其是在中國與新加坡關係出現裂隙的時候),但中國政府很少對此公開表態。關注並積極推進克拉運河的美國政治活動家拉魯什(Lyndon LaRouche)認為:“中國政府不會在泰國政府正式批准該項目之前表態支持”。

目前,泰國民間積極推動運河項目的是一個名為“泰國運河協會”的組織,該組織由當地企業家、與中國關係密切的商業團體、以及退役軍官所組成,在泰國高層中有很強的活動能力。拉魯什去年曾在自己的網站上撰文稱,當前或許是克拉運河得以實現的最好時機。由於泰國運河協會的積極努力,登基不到兩年的泰國國王哇集拉隆功已經對運河項目表示出興趣。

《亞洲時報》(Asia Times)在今年年初的一篇報導中確認了拉魯什的這個說法。報導援引泰國軍方將領賽育將軍(Saiyud Kerdphol)的話說:“現在是建造克拉運河的最佳時機。” 賽育將軍還建議將運河命名為“泰王運河”,他說:“如果沒有泰王的背書,這條運河是不可能實現的。”

泰國運河協會的副會長、前軍隊將領塔瓦柴(Thawatchai Samutsakorn)將軍在接受《曼谷郵報》採訪時表示:該協會正敦促政府成立一個專門的委員會,對運河項目進行適當的可行性研究。他希望,這個專門委員會能在明年2月的大選之前成立,否則的話,大選之後,反對派會因為政治的原因,“不顧國家和民眾的利益,去反對這件事。”

各方態度

據《亞洲時報》報導,曾經承建過南中國海造島工程的中國龍浩集團已經向泰國方面出具了一份建造克拉運河的計劃,另有一些中國大陸和港澳地區的企業對參與運河建設表示了強烈的興趣。報導稱,中國的投資者試圖將克拉運河納入一帶一路項目,從而獲得中國官方更多的財務和政策支持。

塔瓦柴將軍對《曼谷郵報》表示:泰國運河協會定期訪問當地社區,並組織了多次研討會,以提高當地民眾對運河的認知和理解。泰國軍隊已經能夠很好地控制當地的分離主義勢力,“我們有足夠的軍力確保當地的安全。”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做為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貿易通道,馬六甲海峽目前每年通過84000艘船隻,運載貨物佔全球貿易量的30%。不過,到2025年,通過馬六甲海峽的船隻數量將愈14萬艘,呈超飽和狀態。國際船運公司將不得不尋求其它路徑,連通歐洲、中東與東亞之間的海上運輸。支持克拉運河的泰國人士期望,屆時,克拉運河可以為馬六甲海峽分流,而來自東盟鄰國的壓力則會減輕。

印度媒體《第一郵報》(FirstPost)認為,儘管克拉運河可以拉近印度與東亞、東南亞經濟體之間的距離,但印度仍然為中國海軍可以通過該運河更快地進入印度洋表示出擔心。而且,中國可以擺脫對美軍控制的馬六甲海峽的依賴,勢必引起印太地區地緣政治版圖的重新部署。

然而,也有國家的政府官員表達了對泰國建設運河的支持。上周到訪泰國的巴拿馬副總統德聖馬洛(Isabel de Saint Malo de Alvarado)對修建克拉運河表示支持,並提出願意與泰國分享運河管理的經驗。德國前國防部長沙平(Rudolf Sharping)也在近日舉行的一次會議上表示,德國應該關注並支持克拉運河項目。

塔瓦柴將軍對《曼谷郵報》表示,除了中國的投資者,德國和日本的企業都做好了投資運河的準備。他說:“如果泰國修建了這條運河,我們將成為東盟的領頭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