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大律師指12港人情況不樂觀 政務司司長拒見家屬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創會成員、香港大律師張耀良9月25日接受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網台節目訪問,談及12名被扣押深圳市鹽田看守所港人的情況,認為並不樂觀。(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56 0:00

12名參與去年反送中運動的香港青年,8月底懷疑搭快艇偷渡到台灣途中被中國海警攔截,被扣押深圳鹽田看守所超過1個月,至今音訊全無,有家屬委託律師透露,12人並非全部獲安排”官派律師”,質疑深圳警方謊話連篇。有熟悉中國司法的香港大律師表示,12港人情況並不樂觀,他們的遭遇與以往中國人權活躍份子相似,可能會面臨不公開的審訊、電視認罪、寫悔過書等。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星期五趁財委會會議,要求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會見12港人家屬,被張建宗拒絕。

深圳市鹽田公安局外貎。(照片由港人家屬委託律師提供)(美國之音湯惠芸)
深圳市鹽田公安局外貎。(照片由港人家屬委託律師提供)(美國之音湯惠芸)

包括被香港警方指控涉嫌觸犯港版國安法的”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在內的12名參與去年反送中運動香港青年,8月23日懷疑搭快艇偷渡到台灣途中,在香港東南方水域被中國廣東省海警截獲,被送到深圳鹽田看守所扣押,星期五(9月25日)踏入第34日,仍然音訊全無,亦不能夠與家屬委託的中國代表律師會面。

中國律師指12人未全獲安排官派律師

再有一名受港人家屬委託的中國律師星期四(9月24日)前往深圳鹽田公安分局,要求會見被扣留的港人學生嚴文謙,被公安局拒絕。公安局人員表示,嚴文謙已另聘兩名律師,又拒絕接收家屬委託律師的公證文件。

被拒見的港人家屬委託律師表示,他星期四下午到深圳市司法局法律援助處查詢,得知他的當事人嚴文謙到星期四才獲該處受理,為他安排指派律師;受理人吳超是鹽田法律援助處主任。該名律師解釋,受理人負責指派律師,按法律援助處紀錄,嚴文謙現在只有一名指派律師,並非香港當局早前表示,12港人全部獲安排兩名律師。

另一名港人家屬委託的中國維權律師表示,據嚴文謙家屬委託律師查出的最新情況,證明深圳警方謊話連篇,說不定其他被扣押的港人到星期四都沒有官派律師,所謂的官派律師只是一個阻擋家屬委託律師介入案件的藉口。

張耀良指12港人情況並不樂觀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創會成員、香港大律師張耀良,星期五(9月25日)接受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網台節目訪問表示,據他一直觀察,12港人的情況並不樂觀,他們的遭遇與以往的敏感案件,例如中國人權活躍份子,以及709大抓捕案很相似。

張耀良說:”我說這件案有很多因素令我看來是不樂觀的就是甚麼呢,就是第一他們(12港人)到現在都基本上見不到他們自己所選擇的律師,他見不見得到律師我們都不知道,說就說有官派律師,見不見到我們都不知道。第二件事就是,他們是音訊全無,音訊全無是甚麼呢﹖即是他們完全家人都不知道他們現在怎樣,只是特區政府說他們身體健康良好,這算是怎樣呢﹖甚麼叫健康良好﹖他們是不是很恐懼﹖很害怕﹖他們現在精神狀態是怎樣﹖我們完全都不知道,這些情況讓我們看到跟很多敏感案件,或者一些人權活躍份子被捕的時候,那種被處理的方式很相似,所以我覺得我有些擔心。”

憂12港人被無限期延長拘押

張耀良表示,按中國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公安可以調查被捕人37日,即是一個月加一星期,在37日內檢察院要決定是否起訴被捕人,如果檢察院即是控方決定起訴即是”批准逮捕”,之後公安再有兩個月時間調查被捕人,即是37日再加上兩個月,這段時間都算是調查的過程,然後檢查院再有1個半月的時間決定如何起訴,以及交上法庭處理,即是第三個階段就是上法院受審。

張耀良表示,12港人已經被拘捕超過一個月,理論上首階段的37日調查期,到下星期四(10月1日)前屆滿,檢查院應該在10月1日前批准逮捕,他擔心中國當局可能”講一套、做一套”,將12人無限期延長拘押。

張耀良說:”這12個人他們已經被拘捕了剛剛超過了一個月,理論上37日即是我們算一下應該10月1日就到期的了,即是說檢察院應該在10月1日之前就批准逮捕,即是決定檢控他(們),但是我說我有一點擔憂的就是甚麼呢,講就是這樣講,做起來往往視乎那些案件的性質,有的因為敏感、或者涉及某些內幕,可以法院沒有說批不批准逮捕,但是繼續繼續這樣去拘留,這些發生在2015年所謂709大抓捕,那些維權律師就發生很多,即是這個被延長拘禁、延長調查,是所謂完全沒有一個限期被所謂延長下去,就屢見不鮮。”

12港人案或不會有公開審訊

張耀良預料12港人一定會被檢控,他認為香港人應該關注他們會得到甚麼待遇,尤其是會否得到公平審訊。張耀良表示,擔心12港人的案件不會有公開審訊的機會。

張耀良說:”我恐怕這宗案件將來不會開庭審訊,一個原因就是官方那些證據根本見不得人,是見不得人的,另一方面就是被告人那些認罪看得出是被迫的,中間很可能他投訴他是被在壓力之下,或者被強制之下認罪,這些是見不得人的,所以它不可以公開(審訊),”草草走過場”就了事、這樣就被定罪了,我恐怕往後這12個被告人,他(們)得到的待遇就將會是一個我們以前見慣的一個模式的”翻版”,這個也是我擔心的。”

或被安排電視認罪寫悔過書

張耀良表示,12人港人可能會被安排電視認罪、寫悔過書、公開認罪書,而由於案件受到香港各界以至國際社會高度關注,他認為中國當局可能會安排12港人透過拘押他們的公安,寄”家書”給家人,勸喻家屬不要”炒作”事件、不要接受傳媒訪問等,企圖令事件冷卻。

張耀良說:”你(家屬)不要炒作這件事,不要在媒體面前講這些事,你們不要受一些國際反華勢力的一些誤導、引誘,更加不要跟它們有甚麼勾結,我們在這裡(看守所)待遇非常好,我們的情況很好、沒有問題,總之你們不要搞這麼多事,”勸喻”他們的家人就不要再接受媒體訪問,讓這件事冷卻、慢慢過去,就是說不只他們將來的審訊令我擔憂,很快就算不是他們在鏡頭面前認罪,都恐怕會寫一些”家書”出來,叫家人不要再講這件事。”

低頭認罪不會網開一面

張耀良表示,無論家屬是低調還是高調,據以往的經驗被捕人的待遇早已經有結論,低調處理並不會讓被拘押人士好過些,反而一直追問會令中國內地的官員有一定的戒心,低頭認罪不會網開一面。

張耀良說:”因為其實它們(中國官員)很怕外面不停在講這件事,他們有壓力的,他們是會有壓力的,我們的經驗,反而外面的關注不停地去繼續,可能對他們(12港人)還會有好處,你不會因為你低頭認罪、悔過,它會特別就對你網開一面,我看過往的事例,我看不到有出現過。”

家屬應堅持法律途徑伸張權利

對於有港人家屬委託律師表示,12港人並不是全部獲安排官派律師,張耀良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家屬應該堅持委託中國內地的代表律師,他認為中國公安有時不願意回答受委託律師的問題,有時又會給予錯誤及誤導的信息,而香港政府亦不能夠協助家屬,因此家屬必須堅持應有的法律途徑去伸張他們的權利。

張耀良說:”結論就是官方幫不到他們(12港人家屬),因此他們更需要仍然用他們在香港以及(中國)國內的律師,繼續循著他(們)應該能夠做的途徑,繼續去伸張他們的權利,(中國)國內那些他(們)得到的消息說,我們(中國當局)已經給了兩個律師他(12港人),我不知道具體怎樣,我估計可能都是那些看守所門口,那些詢問處那些人不知隨口聽回來,或者所謂搪塞,頑他們(家屬律師)走,那些當不得真,如果你查證不是的話,仍然用正式那個法律途徑去追討他們,他們常常都是這樣,那些東西原來是錯的,繼續追他們。”

張耀良表示,國際關注對12港人的狀況有多少幫助難以判斷,以前的案例也難以作準,不過,可能會令中國有關人員不敢做得太過份。

張耀良說:”我估(計)在目前這個情況底下,起碼現在這個階段,我不鼓勵那些家屬特別去高調去叫國際關注這件事,叫美國、叫甚麼國家關注這件事,未必有這樣的需要,起碼暫時,他們(12港人家屬)仍然是按照國家(中國)法律的途徑去追問,少一點讓它(中國當局)一種口實,少點讓上面(中國)一種口實,說你利用所謂外國來向中國施壓。外國施不施壓我們管不了,但是我們用我們香港或者(中國)國內那種法律,這個途徑去尋求公義,目前來講我們起碼站在一個更加穩固的基礎,這個我鼓勵他們(12港人家屬)這樣做。”

民主派議員要求張建宗見家屬被拒絕

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星期五趁立法會財委會,要求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會見12港人家屬。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質詢表示,12港人在深圳被扣押超過一個月,音訊全無,而民意調查亦顯示,超過60%港人要求港府介入事件,要求張建宗會見家屬。

鄺俊宇說:”整個月了,家人近乎是了無音訊、生死未卜這樣的情況,現在那個民意調查,六成人以上是要求港府介入,整個政府不介入搞到氣氛很差,老實而言你說同疫情有沒有關係,社會氣氛就是說原來香港(人)在外遇到狀況,政府是這樣做事的,所以張建宗司長我對你敬三分,我講過的,但是問題在於這件事上面,你完全不著手,現在是很難得,整個月我們(今日)才有機會面對面跟你講,很有可能只得這個機會,除了記者之外,議員要在這裡面對面,跟你有一個這麼近距離,去問你問題,你才會答。我的問題很簡單,家屬一個卑微的要求,他們很想見到你政務司司長,幫手去了解一下,怎樣去了解到他們家人的消息,時間、地點任(由)你定,你可不可以先答應,你說會後見沒有問題,我就不糾纏了。”

張建宗多次迴避問題,只是重複說香港入境處和駐粵辦已經向中國方面轉達家屬要求,入境處亦已與家屬會面,當局會按一貫安排處理,他又批議員重覆提問有關12港人的問題是浪費時間、”離題萬丈”,並拒絕與家屬會面。

張建宗說:”如果大家的時間去了這個議題(12港人)上,是不是”離題萬丈”呢﹖是不是令市民失望呢﹖反而我剛才講得很清楚,剛剛你還沒進來之前我都講,我們一定跟著一貫的安排,亦都將所有的訴求是反映給(中國)內地當局,大家要明白這12個香港是通緝犯來的,他們在香港涉嫌犯了嚴重的罪案,他們是”棄保潛逃”,這些是犯了罪、去了國家(中國)那邊水域。”

鄺俊宇說:這樣你就帶他(們)回來香港處理,張司長,現在是家屬一個訴求,我不想打斷你啊司長,我都很想跟你講抗疫基金。一句說話而已,如果入境處搞不定,你肯不肯見(家屬)呢﹖如果你這樣講的話﹖

張建宗說:如果根據程序入境處,他們是專業部門,如果處理有困難的話,我們高層必定會去關注這件事的。

香港保安局重申12港人已委任兩名律師

就12港人是否全部獲安排中國官派律師,香港保安局星期四晚回覆傳媒查詢表示,港府駐粵辦曾與當局了解,該12名疑犯現時身體狀況良好,並已各自委任了兩名律師。小組及駐粵辦已向被捕疑犯家屬解釋相關的法律法規,以及提醒他們可考慮使用由駐粵辦委託內地的一所香港機構提供的”免費法律諮詢服務”。

保安局表示,被捕疑犯的家屬有求助要求,可繼續與入境處人員聯絡及表達。如希望會面,入境處人員會與其見面,這是一貫的安排。

保安局表示,香港政府會按一直堅守的原則,要求這12名港人在中國內地依法處理後,送返香港處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