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劉曉波逝世兩週年 中國依然是世界上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


香港民眾2017年7月15日集會,對劉曉波去世表示哀悼。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37 0:00

中國人權活動家劉曉波逝世兩週年之際,新聞自由團體指出,中國依然是世界上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劉曉波的生前好友也指出,中國政府在六四事件後採用的鴉片政策正在國內外取得成效。

7月13日是中國著名人權活動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去世兩週年的日子。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組織指出,中國新聞自由的狀況沒有改善,依然是世界上拘押記者最多的國家,至少有112位記者目前在中國坐牢。

該組織說,繼劉曉波之後,中國作家博客楊同彥也因為癌症在獄中得不到治療而去世;中國公民記者秦永敏、記者黃琦和瑞典籍香港書商桂民海等人依然在押,而且都患有嚴重的疾病。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局負責人艾偉昂(Cédric Alviani)就此指出,“儘管這種謀殺引發了國際混亂,北京方面依然繼續系統虐待被拘記者的政策。艾偉昂呼籲國際社會“加強對(中國)政府的施壓,要求釋放所有新聞自由的衛士。”

該組織提醒說,劉曉波2017年7月13日因肝癌在獄中得不到治療而死亡。劉曉波2008年參與起草的[零八憲章]呼籲進行和平的政治改革,包括實行新聞自由。他為此被判處11年徒刑。無國界記者組織之前發布的2019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上,中國在180個國家的排名中降到177名。

子彈鴉片

劉曉波生前好友、旅德作家廖亦武與劉曉波一樣,生活都因六四事件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他對美國之音記者說,就像他在寫給《華盛頓郵報》的文章提到的,對劉曉波去世兩週年最好的紀念,就是去讀他的文章,去看劉曉波當年的信件。這篇文章7月12日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

劉曉波在1999年11月24日給廖亦武的信。
劉曉波在1999年11月24日給廖亦武的信。

劉曉波在1999年11月24日給廖亦武的信中,將中國人的人性與狗性進行了比較,並痛心地說“中國人甚麼都不是。鮮血不是什麼,背叛不是什麼,遺忘也不是什麼。 ”

廖亦武在六四三十週年前夕,分別在德國和法國發表《子彈鴉片-天安門大屠殺的生與死》。廖在這本書中記錄了9名被中國政府以“六四暴徒”罪名判處重刑的普通人的生活。這些人出獄後發現,自己曾經那麼熟悉的社會已變得十分陌生,他們當年的勇敢付出被人們遺忘,整個社會都在義無反顧地向錢看。廖亦武希望自己的新作能夠為那些普通人留下一份歷史的記憶,同時提醒世人,中國政府六四使用的是子彈,六四後是使用鴉片,號召大家都去掙錢,同時也用這個鴉片去引誘西方改變對中國的製裁。他對法國媒體說,“今天看起來,他們的策略成功了。”

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在德國。(2010年10月11日)
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在德國。(2010年10月11日)

來自四川的作家廖亦武六四後寫下詩歌《大屠殺》而入獄數年。劉曉波在1999年寫給他的信中說,坐幾年牢是值得的。

廖亦武在寫給《華盛頓郵報》的文章中說,“我寫這篇文章時,他去世已經兩年了,可淚水依然流下我的面頰。我的人生與劉曉波都無法分開。對我們兩人來說,1989年6月4日是個轉折點。”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