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民主人士:蓬佩奧演講標誌著對華政策出現振奮人心的轉折點


蓬佩奥加州宣布:美中之争斗再无悬念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13 0:00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020年7月23日在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對話關係演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01 0:00

星期四(7月23日)當地時間下午1點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位於南加州約巴·林達的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講話。他闡明,美中衝突,實質是事關自由與極權之爭鬥。

蓬佩奧本次發表的是一系列有關中國演說的第四篇;此前,國安顧問奧布萊恩,聯調局長克里斯·雷和司法部長威廉·巴爾都分別發表了同一主題的演說。奧布萊恩談到意識形態;克里斯·雷說到間諜活動;司法部長巴爾講了經濟。

蓬佩奧表示:“現在,我來為美國人民做個總結。”

蓬佩奧指出,明年將是基辛格密訪中國五十週年;後年是尼克松總統訪華五十週年。

他強調說,美國政府當今的使命是解釋美中關係的方方面面,和數十年來經歷的美中不平衡關係,以及中共的霸權設想。他說:“我們的目標是說清楚美國人所受到的威脅,這是特朗普之對華政策所針對要解決的,以及解釋採取什麼戰略來捍衛我們的自由。”

蓬佩奧說:“尼克鬆時代,世界大不相同。在中共給與禮讓與合作的承諾下,我們想像著接觸中國可以造就一個光明的未來。但是,今天,我們坐在這裡,面戴口罩,眼看疫情亡靈不斷增加,其中的原因是,中共沒有兌現給世界的承諾。同時,我們不斷看到香港和新疆遭受壓迫層出不窮的頭版報導。”

蓬佩奧還談到中國貿易、軍力增長、利用西方自由民主制度實施滲透,並指出,近五十年的接觸沒有讓中國進入自由和民主。他說:“我們甚至把台灣朋友也邊緣化了。與中國盲目接觸的舊模式已經失敗,而且,我們決不能重蹈覆轍。中國統治者不是要跟美國交易,而是要跟美國交手。”

蓬佩奧說,站在為美中關係破冰的前總統尼克鬆的總統圖書館,來打破尼克松留下的與中國接觸的遺產,並非對尼克鬆的否定,而是對他的精神的繼承,因為,尼克松說過,“只有中國改變了,世界才會安全”。

蓬佩奧在演說中特意介紹受邀前往參加本次活動的“異議華人”---- 天安門學生運動領袖之一王丹,中國民主運動之父魏京生。他說,中共謊話連篇,最大的謊言就是它代表十四億被監控、被壓迫和害怕說話的中國人。

蓬佩奧並於演說結束後,單獨會見了包括魏京生、王丹、林培瑞和宋永毅在內的八人。

魏京生:蓬佩奧承諾對華新政策將長期奉行

魏京生對美國之音表示,會面時告知蓬佩奧,他最近幾個講話都在互聯網上獲得中國人一片好評。但是,有人提出懷疑,該政策是否會持續下去。魏京生說:“他詳細解釋說,決策是好幾個部門一起做的,而且得到兩黨支持,不是短期的而是要持續幾十年。我覺得。這是對中國人很大的鼓舞,對在場的人也是很大的鼓舞。”

魏京生說,三十多年來,很多朋友為中國的民主事業做了努力,但是,許多人也累了,退下去了,信心不夠了,因為過去幾屆美國政府都是親北京的。現在,大家看到美國政府的態度之後,非常受鼓舞。現在,等於說美國政府承認海外中國民主運動了,支持了,這是多麼振奮人心;這對於改變中國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力量,也可以說,這是美國政府對海外民主運動的態度出現了天壤之別。

魏京生說:“我剛來美國時,他們還比較熱情,幾年以後,他們跟中國貿易關係逐漸熱絡,特別是給中國永久最惠國待遇和准入世貿組織WTO以後,美國官方態度越來越軟,而且盡量躲著我們了,避開我們、不跟我們接觸。雖然也不是反對我們,但是可能覺得我們妨礙他們跟中國做生意。這次,蓬佩奧態度特別堅定地說,要跟中國這些要求民主的人打交道,跟共產黨打不打交道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要求民主的中國人民打交道。這個態度是一個根本的轉變。”

魏京生說,蓬佩奧暗示,要徹底改變中國的製度,並說要幫助中國人民,跟中國人民站在一起,幫助改變中國的一黨獨裁制;他還暗示說,除了關閉領館這樣的手法,還有更嚴厲的措施。

魏京生表示,他也說了很多年了,中共不代表中國人民,兩者並不一樣;過去由於他們政策親共,要做生意,大家都不談這個。現在,這個概念得到了糾正,而且美國政府反復強調以後,全世界很快都會接受這概念了。 “共產黨總是想綁架十四億,一張嘴就是十四億,現在美國政府明確指出,他們不能代表十四億,這是重要的概念轉換,”魏京生說。

王丹:美國要改變中國政府,意思已經表達

王丹告訴美國之音,“蓬佩奧的演說是非常有力的宣言;這麼多年以來,與中國接觸和對話並沒有改變中國,現在,美國把政策做這麼大的調整, 原因就是自由世界要保護自己,保護人民和民主制度。”中國人也應該為此感到高興,因為有別的國家關心我們的製度,希望我們有個好的製度,當然要表示感謝。 ”

王丹說,改變政府,這是過去美國外交界不願意觸及到的一個詞,現在意思已經表達,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折。

王丹說:“一個好的中國,美國願意跟它做朋友,如果是民主國家美中會是好朋友。美國希望中國更好;美國決心帶領西方世界,重新回到帶領的角色,這點也很重要。帶領西方跟中共對抗。新冠肺炎給美國很大的衝擊,特朗普總統受影響也非常之大。”

林培瑞:美國反對任何極權,把黨、國切割前所未有

林培瑞告訴美國之音,美國和蓬佩奧是站在自由世界反對極權主義,不管這種極權是不是在中國。

林培瑞說:“最大轉變就是不把對方叫中國,而是叫共產黨。向來,美國政界、報界、學界等,總是說中國如何如何,其實不是,就是共產黨,而且是共產黨高層的意見,不是整個中國的。現在,不僅是蓬佩奧,白宮、國會、國務院都統一口徑,這是前所未有的。中國百姓早就知道這個區別,中國百姓用“他們”、“黨”、“領導”,這類詞來區別百姓和中共。他們早就這麼說。只有天真的外國人聽了共產黨的一面之詞,說他們代表中國,代表老百姓。現在蓬佩奧出現了,發生了大轉變,我覺得很好。 ”

宋永毅:蓬佩奧本次講話具歷史意義,五十年後仍銘記

宋永毅對美國之音表示,儘管蓬佩奧的講話並非研究論文,也沒有引經據典,但是,卻代表美國政府表達了十年來大家沒有聽到的觀點,就是現在如果自由世界不解決中共問題,自由世界就要被中共解決掉,自由世界到了最危急的時刻。

宋永毅說:“我覺得林教授剛才說得好,以前的美國政府在對中共的認識上落後於中國老百姓;其實,百姓沒有把中共當作他們的代表,又沒有投過票。這樣的話越是說得多、說得響,越是得人心,哪怕兩黨輪換,有人要改變也就很難了。開了非常好的頭。總之,認識到中共不代表百姓,是個非常好的開端,十年、五十年之後,歷史上一定會記住今天的演說。”

宋永毅還指出:“我在美國經歷五個總統時代,這是頭一次聽到他們這麼明了地說中共是中共,人民是人民,這也是正本清源。此外,我們和蓬佩奧座談時也談到,大家都很怕冷戰,好像是個不得了的錯誤。其實,大家忘記了,上次冷戰時,自由世界戰勝了共產主義,我們應當自豪地研究冷戰,吸取過去的教訓來對付中共,恐怕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冷戰是自由世界獲勝,為什麼不研究呢?況且,美國領導人持有開放的態度,能從現實中得出符合現實的結論。”

宋永毅表示,蓬佩奧答應,將對冷戰的話題進行進一步研究。

尼克松總統圖書館落成於1990年7月19日,這裡也是尼克鬆生長和長眠的地方。

蓬佩奧呼籲盟國和中國人民與美國合作,改變中共的行為。

他說:“我們這些世界上熱愛自由的國家,必須引導中國做出改變,就像尼克松總統所要的那樣。我們必須以更具創造性而且更為強勢的方式引導中國做出改變,因為北京的所作所為威脅著我們的人民與我們的繁榮。”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