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關閉中領館與施制裁 華盛頓全面反擊中共威脅


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上的中國國旗 (2020年7月22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4 0:00

從下令關閉中國駐休斯頓總領事館,到因新疆人權問題制裁中國企業和官員,從宣布終止香港特別待遇,到首次明確拒絕接受中國對南中國海的大部分主權聲索,美國近來頻頻祭出大招,在外交、人權、科技和貿易等各個領域對北京全面出擊。分析人士指,這些行動反映特朗普政府在應對中國威脅方面戰術上的轉變,劍指中國共產黨。

全面出擊

美國星期三證實下令中國在72個小時內關閉駐休斯頓總領事館。華盛頓​說,這是為保護美國人民,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和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

這是美國近幾個月來針對中國採取的最新重大行動。星期二,美國司法部起訴兩名中國公民,指控他們在為中國國家安全效力期間利用黑客手段入侵世界各地數以百計的實體,包括研發新冠疫苗和治療方案的美國公司。美國司法部自2018年11月發起“中國行動計劃”以來,已逮捕或起訴了50多名涉嫌為中國從事經濟間諜活動和竊取商業秘密的人。

上個星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宣布美方認為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多數權利聲索“完全不合法”。特朗普總統簽署生效一項新的涉港法案,將對損害香港自治的銀行和企業實施制裁。華盛頓此前已宣布停止向香港出口軍民兩用敏感技術並暫停給予香港出口豁免許可證等特殊待遇,並宣布對損害香港自治的中共官員實施簽證限制。

在那之前,美國政府宣布對新疆四名中共官員、新疆公安廳實施制裁,並將數十家中國企業列入“實體名單”,因為這些個人和實體參與了中國共產黨對包括維吾爾在內的少數民族的人權侵害。此外,美國國務院還將中國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等九家中國媒體機構認定為外國使團。

與此同時,美國政府四位高級官員接連發表公開演講,全方位聲討中國共產黨政府。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表示,中共對美國及其盟友的政治、經濟和主權構成威脅。司法部長巴爾抨擊中共以全社會的方式發動經濟閃電戰,以掠奪性和不合法的手段掠奪美國。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指責北京以間諜、盜竊、敲詐、網絡襲擊和影響活動等方式追求其野心,並表示聯邦調查局每10小時就要新開一個與中國有關的反情報案件。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定於本週發表另一場公開演講。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認為,美國最近的這些對華行動與​特朗普政府四年來對中國的強硬立場一脈相承,但戰術上出現轉變。

他對美國之音說:“這更多的是一種全政府的策略。它不僅是外交政策,而且反映出總統將中國視為美國的最大挑戰或威脅,既在傳統的軍事和外交方面,也在美國國內的經濟、知識產權、隱私領域。我認為,這確實反映出不斷增加的競爭意識,本屆政府在國家安全戰略中就明確表示,我們回到了大國競爭的時代。”

對中共所為的反擊

認為,特朗普政府的這一系列密集行動是對中國共產黨政府所作所為的回應。

他對美國之音說: “我認為,這些行動可能遲早會發生。現在採取這些行動的原因是,一,中國共產黨一年前決定不再遵守貿易協議。他們這麼做是決定了願意承受關係下降可能產生的任何影響。另一個原因是,中國共產黨在新冠大流行病方面的所作所為,包括他們如何允許病毒擴散,如何試圖藉此施加影響,不僅在美國而且在其他民主國家製造虛假信息和恐慌。”

觀察人士說,在各國應對新冠疫情之際,北京在外交事務上也更為咄咄逼人,包括強推香港國安法對香港加緊控制,增加南中國海緊張局勢,就新冠病毒調查和華為孟晚舟事件對澳大利亞和加拿大施壓,在邊境與印度軍隊發生致命衝突,並且更為高調地批評美國和西方自由民主體制。

在奧巴馬政府時期曾任主管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的坎貝爾(Kurt M. Campbell)與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奧佩爾(Mira Rapp-Hooper)在《外交事務》上聯合發表題為《北京不再等待時機》(China Is Done Biding Its Time)的文章說:“中國可能只是利用了大流行病造成的混亂局面和美國政府缺席留下的全球權力真空。但是有理由相信,更深層和持久的轉變正在發生。世界可能可以初步感知真正的強硬中國外交政策是怎麼樣的。”

劍指中共

斯伯丁表示,中國共產黨一直將美國視為對手、意在壓制自由貿易、法治和人權等民主原則,但美國40多年來卻幫助中國經濟發展,讓中共得以壯大,直到特朗普政府才第一次承認這樣的事實。

他說:“中國的金融系統是封閉的,貨幣不能自由兌換,但它卻被允許進入國際金融體系。還有太多方面,中國共產黨在不遵守其他國家都需要遵守的標準和國際準則的情況下得以逍遙法外。我認為,這種情況將會改變。中國共產黨再也不能從藐視國際規則和秩序當中獲利。”

他認為,美國應繼續對中共政權施壓,讓他們知道,如果想要成為國際秩序的一部分,必須重新考慮對基本人權、普世自由和自由貿易的尊重。

前白宮首席戰略師班農星期一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特朗普政府已製定了完整的解體中共的“戰爭計劃”。他說,特朗普政府中的四員大將——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司法部長巴爾和國務卿蓬佩奧——在他們的四場公開演講中闡明了在科技、信息和經濟領域對抗中共的全面清晰的“戰爭計劃”。

戰爭邊緣?

對於美國的行動,北京方面強硬回應,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持續升級。美國下令關閉中國駐休斯頓總領館更是讓外界擔心兩國爆發軍事衝突的風險。

傳統基金會的成斌認為,目前的兩國關係較為類似一戰前大國競爭的情形,當時德國是俄羅斯的最大投資國,英國和法國是德國的主要貿易夥伴,雙方在安全問題上有分歧,但在經濟等方面仍有互動。

他說:“所有這些(發展)顯示,我們處在新的緊張時期。好消息是,美國和中國這兩個主要國家之間有多個層面的互動。戰爭不是必然發生,但如果想要避免最終發生1914年8月的結果,則需要各方作出明智的政策選擇。”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