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二十大前“各路諸侯”爭先恐後頌讚習近平為哪般?


中共20大前習近平被中共高官稱為“領袖”的聲音越來越響。

距離中國共產黨預定今年秋季召開的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時間越來越近了。人們注意到,把中共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稱為“領袖”的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強,以各省市自治區最高負責人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聲音最響。

中共二十大前“各路諸侯”爭先恐後頌讚習近平為哪般?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4 0:00

中共各省市自治區的黨委書記各顯其能,讚頌習近平。例如,浙江省委書記袁家軍把習近平稱為“偉大領袖”,說他講話是“閃耀著馬克思主義真理光芒的光輝文獻”,是“恢弘史詩”,是“指引黨、國家、民族開創千秋偉業的行動綱領”。江蘇省委書記吳政隆則把習近平讚譽為“馬克思主義政治家、思想家、戰略家,展現出非凡政治勇氣、卓越政治智慧”,“有習近平總書記掌舵領航,是黨和國家之幸、人民之幸、中華民族之幸”。河北省委書記王東峰稱“習近平總書記是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的傑出領袖”。

實際上,中國設有中共黨委書記作為最高領導人的省市自治區共計31個。根據現有公開資料,至少已經有28個省市自治區黨委書記公開稱習近平為領袖。

中國事務專家高新認為,共產黨政權培養和提拔起來的所有官員,幾乎都有這樣一種特徵。

他說:“他們的既得利益決定了他們不用冒險,決定了他們只用最簡單的吹牛拍馬的方式,阿諛奉承的方式就可以讓他們自己這一生或者他們的後代們、他們的家庭成員們得到比目前更高一級的待遇,至少有這樣一種可能,在中共政省部級官員裡邊,只有省委書記這一級是最有可能,在他65歲之前再晉升一級,就是進入副國級行列......,即使為了這一步,他們也要努力的去試一下。”

頌揚習近平最積極的是誰?

從媒體的報導來看,目前頌揚習近平最起勁的是陳敏爾、李強、李鴻忠和蔡奇。他們四個人都是政治局委員,也最有可能競爭政治局常委。

陳敏爾2017年11月9日在中共十九大結束以後說:“習近平總書記作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給我們以信仰的力量、真理的力量、人格的力量,是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的黨的領袖。”

資料照片:上海市委書記李強 (2020年7月9日)
資料照片:上海市委書記李強 (2020年7月9日)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崇拜習近平的著名言論是:“最有力的行動是勇擔總書記賦予的光榮使命。最生動的體現是踐行總書記提出的重要理念。最深刻的啟迪是用好總書記指導的科學方法。最強烈的自覺是遵循總書記給予的諄諄教導。”

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表忠心的調門最高,稱頌習近平是“英明卓越領袖”,並且聲稱“習近平總書記是率領全黨全國人民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並繼續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進軍的英明卓越領袖”,可謂達到對習近平個人崇拜的新高峰。

2017年1月12日,北京代市長蔡奇參加北京政協會議
2017年1月12日,北京代市長蔡奇參加北京政協會議

而在今年6月27日的中共北京市第十三次代表大會上,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顯得更深情:“一句句囑託言猶在耳。總書記非凡的雄才大略、遠見卓識和領袖風範讓我們深受感召。總書記歲月不改、枝葉觀情的人民情懷讓我們深受教育。”

似曾相識的歌頌

經過文革的人聽到蔡奇這段充滿感性的讚美之詞,都會知道這段話和文革時期對毛澤東的過譽讚美沒有多少區別。對於了解中國共產黨吹捧最高領導人歷史的人,聽到今天各路地方大員對習近平的讚美之詞都不會感到陌生。如果把文革時期對毛澤東的讚譽之詞拿到今天,將“毛澤東“三個字換成”習近平“,大概很多文革十年中的話語和文章仍然適用於今天的氛圍。

1967年10月,北京,中共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頭三號領導人:共產主義革命領袖毛澤東(1893-1976)居中,兩側的周恩來和林彪揮動《毛主席語錄》。
1967年10月,北京,中共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頭三號領導人:共產主義革命領袖毛澤東(1893-1976)居中,兩側的周恩來和林彪揮動《毛主席語錄》。

文革期間,當年的副統帥林彪在1966年12月16日的《毛主席語錄》再版前言中寫過這樣讓中國幾代人耳熟能詳的話:“毛澤東同志是當代最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毛澤東同志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

對於這種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中共在1981年6月27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已經徹底否定,明確指出在文革期間,“毛澤東同志的左傾錯誤的個人領導實際上取代了黨中央的集體領導,對毛澤東同志的個人崇拜被鼓吹到了狂熱的程度”。

然而,觀察人士認為,今天和當年的不同之處在於,當年的中國是舉國上下的亢奮和狂熱,是盲目崇拜;而在今天的中國,究竟有多少人,尤其是有多少官員,省級高官,真正相信這些聽上去近乎肉麻的個人崇拜和吹捧呢?

中共官媒2021年11月11日發布照片顯示中共中央在北京舉行會議的現場。
中共官媒2021年11月11日發布照片顯示中共中央在北京舉行會議的現場。

目前,中國官方承認經濟遇到嚴重困難。在國際上,中國最大的盟友俄羅斯不僅由於對烏克蘭發動侵略戰爭而與西方世界為敵,而且可能會陷入與烏克蘭的長期戰爭,使中國在國際上可以聯合和依託的實力大大下降。

同時,由於中國拒絕譴責俄羅斯,甚至聲稱支持俄羅斯;由於中國不斷威脅台灣,並且使香港的所謂“一國兩制”形同虛設;由於中國在新疆和西藏的種族滅絕和人權踐踏行為;由於被嚴重懷疑來自中國的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蔓延肆虐;中國的國際環境相當不利。在這種背景之下,中國地方諸侯們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捲土重來,他們對習近平的吹捧顯得相當蒼白無力。

在中共自己通過黨的決議正式否定個人崇拜四十多年之後的今天,中共各省市自治區的第一負責人紛紛高調誇讚習近平。觀察人士認為,如果說一般中國人不了解中共過去這段個人崇拜歷史和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決議,也許可以理解,但是對於這些“封疆大吏”,這種情況幾無可能。

目前中國省市自治區的黨委書記基本上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中期到六十年代中期出生的,都經歷過文革,有些人作為城市知青到農村受過苦。例如中共浙江省委書記袁家軍是1962年出生的人,文革結束時14歲;貴州省委書記諶貽琴是1959年生人,文革中曾經插隊務農,1978年文革結束後上大學。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是1956年生人,文革中插隊,1978年成為文革後恢復高考的第一批大學生。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是1960年出生。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1959年出生,當過工人,文革後恢復高考後的第二批大學生。北京市委書記蔡奇1955年出生,文革中有過和習近平類似的經歷,下鄉插隊務農,加入中共,並且被推薦成為“工農兵大學生“。

有觀察人士指出,這些來自那個時代的當今的省市自治區大員們,對文革時期那種個人崇拜一定非常熟悉,也應該了解那種讚美之中有多少不實的吹捧和肉麻的個人崇拜。但是,他們今天為什麼還公開地“滿懷深情”地用這種形式表示對習近平的忠誠呢?

現實版《皇帝的新衣》?

安徒生《皇帝的新衣》的童話中,由於騙子裁縫設下圈套,使大臣們確信,皇帝的“新衣”只有有智慧的人才能看見,看不見這件美麗的“新衣”是因為你笨,你蠢。於是,為了不讓自己成為皇帝眼中愚蠢的人,為了保住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即使每個大臣看到的都是一個赤身裸體的皇帝,但是都只能一起讚美皇帝穿著世上最漂亮的“新衣”。

觀察人士認為,儘管省市自治區第一號人物對於文革中的個人崇拜都很熟悉,對於文革後中共批判個人崇拜和廢除領導幹部終身製也應該了解,但是面對這股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之風,他們似乎誰都不想成為習近平眼中“愚蠢的大臣”,所以只能像《皇帝的新衣》中的眾大臣一樣,加入這場誇讚“皇帝新衣”的大合唱,表示對習近平的效忠。

當然,美國俄克拉荷馬中部大學歷史學教授,國際研究中心主任李小兵認為,面對嚴峻的國內外形勢,習近平可能會推遲中共二十大的召開。他說:“現在政策出現問題,社會不穩定,所以民生怨道,大家提出了很多具體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連任就會出現問題。

所以現在習就是面臨著很大的問題。他是希望能推遲20大,在政治上做些調整,對社會有些安撫,能保證他的連任。但他又很擔心,如果20大遲遲不開,可能反對的人聲音越來越大,反對人越來越多,他的連任就會出現問題,所以習現在是騎虎難下。 ”

觀察人士認為,這麼多的省市自治區,顯然並不是每一個省級最高黨政官員都有機會在仕途上再上一層樓。但是在環境壓力之下,就像在《皇帝的新衣》故事中的眾大臣一樣,誰不誇讚皇帝的新衣,就會被視為愚蠢無能的人;而在今天,誰不崇拜習近平,就可能被視為不忠誠的人。於是,為了不使自己成為愚蠢的人,大臣們只好紛紛誇讚皇帝的新衣好看;同樣,為了不使自己被視為不忠誠的人,今天的各路諸侯也只能爭先恐後地讚頌習近平。

然而,從中共十二大開始,中共黨章一直都明確規定:“黨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機關報《學習時報》2010年8月31日刊登中共成都市委黨校教授劉益飛的文章--《牢記和遵守黨章的一個重要規定》,專題討論反對個人崇拜問題,因此人民網在轉載這篇文章時把標題改成《時刻不忘反對個人崇拜》。劉益飛寫道:“反對個人崇拜是黨要長期堅持的一個堅定的立場。”“對黨章中‘黨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的重要規定,理應以清醒的堅決的態度貫徹之,維護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