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記者手記:一位“女暴徒”的自白-從“港豬”到勇武


Michelle在香港理工大學被圍困期間接受美國之音記者鬱崗採訪。(美國之音)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5 0:00

香港半年來的反修例抗爭,將許多原本毫不關心政治、每天“吃喝玩樂”的年輕人喚醒,不僅投入示威抗議,更成為沖在前線與警方衝突的勇武派。20歲的大學生、自稱有點“港豬”的“Michelle”,便是這樣一位女孩。

在11月16日警方與香港理工大學內的示威者連續衝突,並於17日下午全面封鎖理大,上演反修例以來最激烈警民大戰後,有一千多抗爭者按照警方命令走出去被拘捕或登記,而她卻和約100抗爭者堅持留守,絕不“自首”。她在理大內堅持了至少8天。目前仍不清楚她是如何離開的。

記者鬱崗11月22日第二次“交換”進入理大,理大圍困已經進入第5天。此時,大部分示威者已經離開,只剩約100人堅持留守。“Michelle”和幾位留守黑衣人來到“抗爭飯堂”尋找食物。記者詢問能否採訪她,她爽快地答應。

“有一個詞語叫'港豬',就是說一些什麼都不管,只知道吃喝玩樂的香港人,把時間都耗在吃喝玩樂上了,我是有點像。有時候做點義工,捐個血呀,但大部分時候我都會自己享受,去玩吶,錢都花在去旅行呀,打球呀。”

成為堅定勇武

“Michelle”表示,反修例開始後,她對什麼訴求的也不是很明確,沒有沖在很前,就是別人上街,好吧,也去了。

“現在我就是有很強烈的信念,就是五大訴求,一定要警察付出他們必須要付出的代價,因為他們已經害了太多人了。也不是仇恨,我覺得就是公義一定要堅持。一定要維護我們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就是要有公義,要有民主,要有自由。”

“Michelle”表示,雖然已經被困多日,但和一班好友在一起,狀態還可以,沒有多少焦慮的狀態。不過,警方雖然可能不會強攻入校園拘捕,但常用一些方法唬嚇人,逼他們走出校園。

“他們未必會真的強攻進來拘捕,但是會用其他一些方法恐嚇,把剩下的人嚇出去。比如他們每晚可能都用強光照不同的樓,有時候會開麥,喊你們投降吧,沒人會救你們的。”

一直很鎮靜的“Michelle”表示,她們會囤積食品藏起來,不會向警察“投降”。

“如果真的被搜到給拘捕了,那也沒辦法。至少我們盡力了,不是我們自己走出去'投降','認罪'什麼的。為什麼我們堅持不能走出去?就是因為我覺得我們整場運動,我們沒有做錯什麼。我們在這裡(理大),也不是我們的錯,是他們要強攻,我們才守。是一個表態,你要抓我,沒那麼容易。你要耗,我跟你耗。至少是要輸得漂漂亮亮的。”

港人不能再輸

“Michelle”堅稱,這次抗爭香港人不能輸,否則就再無法掀起一場這樣的運動。

“我們現在有一場比那會兒(雨傘運動)很進步的運動,大部分香港人都已經在投入自己最大的努力。有力的出力,有錢的捐錢,有車的把那些孩子送去示威抗議,晚上吃完飯就去貼連儂牆,貼文宣這樣子。”

“Michelle”表示,香港已經無法回復到以前,很多人死去,受傷,人的心理陰影是永遠無法抹去的。

“對香港人來說,已經是回不去了。就是可能我們輸了,我們被逼回到以前的生活,更多的自由被拿去。但是我們不可能像之前那樣生活。”

“Michelle”堅稱,香港人沒有選擇,只能抗爭下去。

“他們(北京)不可能再讓香港有機會發生這樣的民主運動。就像現在我們已經不可能申請到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了。可能集會,警察不反對了,可是可能開始了15分鐘後就喊停,就讓你所有人離開,不然你又變成非法集結了。現在一步一步他們已經在做了。如果這次輸了的話,現在這種情況肯定會繼續。然後可能會更加惡化。可能東山再起的機會就不大了。”

家庭觀點分裂

“Michelle”在談到這場運動對她家庭的影響時表示,她父母本是不關心政治,反修例剛開始時沒有特別傾向哪邊,不反對也不支持她上街。不過,隨著港府繼續不回應民意,勇武抗爭者將行動升級,她的父母開始態度轉變。

“可是我們就做得越來越多了嘛,可能是堵路呀、'裝修'可能破壞一些東西呀,可能會打爛地鐵站呀,然後就開始影響到很多人的日常生活了。然後我爸爸就開始生氣了,就覺得妨礙了他的正常生活,就很討厭我們。就曾經罵我'暴徒'。每天有機會的話,都會受到他的罵。我就很生氣,跟我爸吵了一架,很大架,之後我就沒再跟他說過話了。

“前幾天有個男生死掉了,就是從停車場掉下去那個,週梓樂。我爸就說了一句很涼薄的話,說他不是被推下去的,是自己想扔東西扔警察,不小心失平衡掉下去的。我就覺得,這麼無厘頭的東西你都說得出來,根本是在侮辱一個死去的。他們就是很相信這種亂傳的東西。我一直在哭。我覺得他們太過涼薄。”

“Michelle”表示,她很不屑他父親只管生活的安逸,不考慮香港的未來這麼重要的事情。而她母親則在她的感化下,立場也有了轉變。

“我媽媽剛開始跟我爸爸差不多,831的時候,她也說過那些人出現在那邊(太子站)就是活該。我也是很生氣。但是我每天就是給她看那些新聞,就看到那些孩子被打、槍射、被可能汽車撞,我覺得就是一個正常人都會有同理人的嘛。所以我就用這種同理心感化我媽媽。現在她也不會做很多東西,但至少是支持我們。比如說我們罷吃一些餐廳,像美心,她都沒有去吃。如果我們說要關顧一些黃點,支持我們的店,她也特意去光顧。每天也會看新聞吶。 ”

暴政下無暴徒

對於被稱為“暴徒”,“Michelle”感到很反感,她表示,對一些勇武的抗爭方式,當局應該反省是誰把年輕人逼到了這一步。

“我就特別痛恨'暴徒'這個詞,因為你會見到一些'暴徒'因為攔路了,我們堵路了,然後我們跟司機一個一個講對不起,講不好意思。他們覺得扔汽油彈什麼的就是'暴徒'。但是他們沒有想過,那個扔汽油彈的男孩子可能只是一個十幾歲的中學生。他可能之前每天就是跟朋友去玩、去玩電腦、去打球,過這種生活的人。然後,現在懂得怎麼去做汽油彈,懂得怎麼去設路障。是誰把他們逼成這樣子的。

“所以,我覺得,把孩子逼成'暴徒'的才是真正的暴徒。所以就是說,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只有政府乾得事情太過分,才會把這些人逼得這樣子。好端端的誰會想去做這麼辛苦的事情。脫下防毒面罩他們都是很簡單的人。很多都是很乖的小朋友。學習很優秀的也有,學歷很高的也有,有醫生、律師、老師。

“如果不是政府,他們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到現在為止,我們一直強調的就是,如果我們破壞一家商舖,我們絕對不拿裡面的東西,絕對不偷東西。我們就是要表現,我們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去做這些事情。我們是要表達我們的不滿,要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

抗爭者稱手足

香港的抗爭者互稱“手足”。“Michelle”表示,這是讓許多人能堅持下來的一個很大的動力。

“我就認識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他總是站在最前面。原因是他覺得別人為他付出了很多,他也要回報其他人。無論是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會扔下對方。很多視頻拍到有人被警察抓到了,會有人回去去就他們。我們會記得每一個為這場運動做出犧牲的人。”

坐監也不後悔

堅持抗爭了近6個月的“Michelle”表示,她一路走來,不能看著香港沉淪,對自己的選擇,即便坐監也不後悔。

“肯定不後悔的。不能後悔,因為後悔就等於你承認自己錯了。但是從始至今我覺得我做的都是對的。而且身邊太多的人都跟我一樣了,比我優秀的人大有人在,有讀到碩士、博士呀,也是被檢控暴動呀什麼呀。還有很多孩子,還在讀中學的,他們如果被抓了,也是判暴動,也是留案底。我不介意我是陪他們的其中一個人。

“我也覺得,肯定要失去一些東西。肯定你要爭取一些東西,肯定不會一點代價都沒有。只是這個代價暫時沒有發生在你身上。但是其他人幫你受了那個代價。像我們爭取民主,然後有人死掉了。死的人恰好不是我而已。有人中槍了,恰好不是我而已。其他人已經幫我受了一些代價了,如果要讓我受同樣的代價,我覺得是可以的。”

記者曾想跟拍她在理大內的“結局”,不過“Michelle”表示,她第二天要做一件必須要做的天大的事情。記者感悟是她要和同伴用自己的方式離開理大。後來,再見不到她的身影。她“下落不明”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