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加拿大多位政客假日海外旅行引發眾怒


工作人員在最高法院大樓前升起加拿大國旗。(2014年3月21日)

新年伊始,加拿大政壇爆發了一次“小地震”,至少三位省一級部長和官員丟掉了職位,還有幾位不同黨派的聯邦以及省級議員被解除了黨內的職務 - 而原因只有一個,在剛剛過去的聖誕新年假期,他們不顧政府的新冠疫情期旅行指導綱領,出國度假或處理私人事務。

政客海外旅行惹眾怒

家住加拿大西部溫哥華的袁女士聽到這個新聞,第一反應就是:“這些人是偽君子,他們說一套做一套。”

過去十個月,袁女士自己一直處於極度的悲痛之中。去年三月底,袁女士突然接到弟弟打來的電話,住在中國國內一直身體不錯的母親急症入院,並在第二天去世。

在加拿大,不少人也面臨著如袁女士這樣,大疫情下,遭遇極端的情緒和心理考驗。

目前,加拿大第二波疫情來勢洶洶。過去一周,每天的新增感染病例超過7000例。加拿大感染總人數達到63萬,死亡接近一萬七千人。

在聖誕新年前夕,加拿大多個省份出台了更嚴格的社區隔離措施。政府建議大家,為了社區健康,不要聚會,不要探親訪友,避免“非必要旅行”,以免在節日後,新冠病毒感染案例驟增,造成醫療系統超負荷。

但聖誕節之後,媒體首先爆出,加拿大最大省份安大略省的財政部長菲利普斯(Rod Phillips)正在加勒比海度假—— 他和太太在12月中已經抵達了該島。

更匪夷所思的是,度假期間,菲利普斯還在社交媒體上貼出節日問候,通過網絡參加辦公室的工作會議,給人一種他在家中工作的假象。

事件曝光後,菲利普斯縮短了假期回到加拿大,並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承認錯誤,說在這個時刻出國度假是“非常非常愚蠢的決定”。

但是,來自公眾的壓力並沒有減緩。2020年的最後一天,他向省長福特提出了辭呈。

福特在聲明中稱:“安大略省的民眾為疫情犧牲了很多… … 菲利普斯的辭職顯示,我們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

媒體目前爆出,至少有15位加拿大政壇人物在疫情期出國旅行或處理私人事務,而這些人當中,有10位是屬於保守派政黨。

加拿大西部能源省份阿爾伯達省成了這次地震重災區,該省的六位保守黨議員,包括市政事務部部長阿拉德(Tracy Allard),以及省長辦公室主任哈克貝(Jamie Huckabay)罔顧政府疫情指南,出國度假。

最初,該省省長傑森·肯尼還試圖為這幾位議員、高官承擔責任,表示“是自己沒有明確對部下做出不許旅行的規定”。

但當地民眾怒火一直難以平息。本週,肯尼終於讓步,辭退了哈克貝,並接受了阿拉德的辭呈。

對於民選的各級議員,政府無法剝奪他們的議員資格,不過,涉及這場爭議的議員們大都受到解除政黨內部職務的處罰。而且,事件多少會影響他們下一次競選時的選票。

加拿大政治評論人士更是對十幾位政客的行為提出嚴厲批評,認為他們做出了壞的榜樣,會直接影響到民眾對政府隔離措施的信任,進而影響到民眾整體抗擊疫情的努力。

一位時政評論員嘲諷地寫到:“這十幾位政客的做法是告訴我們,你只需要遵守我制定的政策,而不需要留意我是怎麼做的。 ”

最終,連加拿大總理賈斯汀·特魯多也站出來表態,稱這些政客違反疫情指導綱領的做法令他“非常失望”。

民眾為什麼如此憤怒?

加拿大聯邦及各省總共有超過一千名議員,出國度假者其實只佔了很小的一個比例,但卻引發民眾巨大的批評聲浪。

在媒體相關報導下面,能看到大量憤怒的留言評論。民眾提及最多的就是一線的醫護人員。他們質問說,疫情爆發後,醫護人員一直滿負荷工作,相比之下,誰更需要假期呢?

還有一些民眾表示,自己的親人就在同一個城市,但卻不能聚會,政客們為什麼不遵守基本的政府指導?

加拿大西多倫多醫院的研究員劉京文(Jenny Liu)博士認為:“2020年是非常艱難的一年,而2021開始這幾天也不平靜,無論是政治的、社會經濟的、健康,還是個人心理,都有很多艱難時刻。這一事件發生在疫情期,大家的心理緊張焦慮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了,會很嚴重地影響到我們的心理健康。所以,應該允許自己的焦慮、憤怒、悲傷的情緒有個出口。”

而加拿大懷雅遜大學心理學教授楊麗霞認為,人們的憤怒是源自於焦慮和擔心。

她說:“我們有這樣一個心理,如果所有人都遵守規定,就好辦了。但實際上,我們是無法控制別人的反應的。”

她還表示,從比例上看,官員當中不遵守疫情指導綱領的畢竟是少數。

她說:“官員們處在公眾視野之下,看著就是出格的。而其實,普通人當中,也有不遵守政府規定的。”

根據加拿大一項最新調查,有48%的民眾承認在今年的聖誕新年假期不同程度違反了政府的社區隔離指導,當中大部分人探望了家人親友。

加拿大冬季漫長,往年的聖誕新年假期,前往陽光海灘度假的民眾比例很高。不過今年,由於旅行限制以及擔心疫情,絕大多數民眾待在了家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