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年終報導:回應中國加緊打壓香港民主人士,加拿大將加快接收香港移民和難民


2019年9月加拿大溫哥華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人群(路透社)
年終報導:回應中國加緊打壓香港民主人士,加拿大將加快接收香港移民和難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1 0:00

今年六月底,中國通過了香港《國安法》,針對過去一年香港抗議行動中的領袖以及民主派人士的打壓隨即升級,其中一些核心人物先後被捕或被定罪,包括黃之鋒、周庭、以及黎智英等。

加拿大等西方國家指責中國的做法破壞了“一國兩制”。加拿大移民、難民、公民部部長馬可·曼迪西諾(Marco Mendicino)11月底宣布,會在2021年新年過後,實施專門針對香港的移民及難民新政策,為香港人提供更便捷的來加拿大學習、工作、和移民途徑。

不過,香港人權活動人士認為,加拿大可以做得更多,尤其是針對香港的難民申請者。

而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叢培武警告加拿大不要庇護香港人,認為這是乾涉中國的內政。他甚至表示:“如果加方真正關心香港的穩定和繁榮,真正關心在港30萬加拿大護照持有者的健康與安全以及大量在港經營的加拿大公司利益,就應該支持(中國政府)為打擊暴力犯罪所做的努力。”

加拿大可以做得更多

加拿大移民、難民和公民部(IRCC)最近宣布新政策“鼓勵香港居民前來加拿大計劃”,為香港學生和青年提供快速來加工作或學習的許可,比如新開設的一項為期三年“開放式工作許可”,令過往五年中在加拿大和其他國家接受過專上教育的香港人以及他們的配偶/伴侶有機會來到加拿大,因為簽證許可是開放式的,這些人可以在抵達加拿大之後再找工作。

同時,新的政策還規定,已經在加拿大學習和工作的香港人可以通過快捷渠道申請永久居民身份。

王卓妍(Cherie Wong)女士是加拿大香港聯盟(Alliance of Canada-HongKong)的創辦人以及行政總監,這個機構的宗旨就是在加拿大為香港人自由與權利呼籲。她在接受美國之音中文採訪時表示,這項新政策是支持香港人的第一步,非常好。但它涵蓋的人群不夠,加拿大可以做的更多。

王卓妍表示:“這個政策是不全面的,它無法解決香港人面對的更大困境,那就是政治迫害。這個政策非常專注於經濟與學術移民,讓他們更容易可以留在加拿大,是在爭取精英人才。”

但她介紹說,香港現在真正需要幫助的是一些沒有能力支付來加拿大學習和工作的高中生,或是年紀稍長一些的人。

她還表示:“由於新冠疫情爆發,加拿大採取旅行限制,今年一整年,那些迫切需要離開香港的人沒有辦法離開。”

她同時呼籲加拿大政府採取措施,減少難民申請過程中的積壓,加快程序。

目前的信息顯示,大約有五十名香港抗議者正在加拿大申請難民。

加拿大現有的政策規定,難民申請者都需要進行“遣返前風險評估”。如果風險評估沒有過關,申請人被禁止在12個月內重新提出評估申請。但在這次推出的新政策中,政府稱,香港的局勢在惡化,因此取消了12月的時間限制,讓香港難民申請者可以盡快得到重新評估。同時,香港人也可以通過加拿大現有的政策申請難民。

溫哥華的移民律師科蘭德(Robert Kurland)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加拿大政府依然在觀望。

他說:“我感覺,加拿大政府在目前情況下,沒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只需要耐心等待,保持警惕,密切關注北京如何對待香港人。如果中國採取更嚴厲的措施針對港人,渥太華改變政策,可以讓更多香港人來到加拿大;如果北京繼續採取穩定香港局勢的策略,加拿大可以保持現在的計劃。”

他表示,香港局勢緊張之後,他收到的代理香港人移民案例包括了各個年齡層的人,其中以家庭團聚和個人移民申請為主,這涉及到個人的考量和長遠的家庭計劃。

加拿大皇后大學的客座副教授賴小剛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加拿大政府對於香港難民申請者不會坐視不理。

他說:“加拿大一向的外交政策就是低調,它是做而不說。此外,加拿大本身就是個難民國家,對難民有天然的同情。比如,你離開香港,到了加拿大,加拿大還會拒絕你嗎?不會的。”

香港國安法通過:抗議港人普遍感到恐懼

王卓妍介紹說,目前的香港,參與過抗議的人普遍感覺擔心害怕。

她說:“香港政權看似正在追究那些之前表達過支持民主理念的個人。他們既針對最激進最強烈表示反對的人,也開始針對曾溫和表達支持民主的抗議者。”

她介紹說,自從香港《國安法》實施,政府從使用警方暴力鎮壓,轉變為“看不見的壓制”,包括取消課本中的敏感內容,抓捕年輕領袖人物,或是宣布要逮捕一位美國公民等等,這一切都是因為香港在變化,街頭抗議已經不被允許,目前他們正在抓捕和指控抗議者。

從2019年6月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到今年反對香港《國安法》的一系列抗議行動中,已經有超過一萬名香港人遭到過拘捕,其中有2400多人受到正式指控。而且,抗議者擔心,在《國安法》實施之後,對他們的指控罪名會更加嚴重,刑期也可能增加。

而在今年十月份,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做的一份民調顯示,有43.9%的港人打算移居他國,稱沒有打算移民的佔46.8%。

在移民目的地這個問題中,選擇加拿大的佔了9.3%,排在英國(32.8%)、澳洲(11.6%)、台灣(10.7%)之後。

在回答為什麼會移民這個問題時,不滿特區政府和特首高官、政治不穩定、以及香港人權狀況/言論與新聞自由喪失,排在了前三位。

科蘭德表示,目前他還沒有看到來自香港的移民潮,但未來的五年會如何,他無法回答。其中一個重要的不確定因素是,北京接下來如何處置香港?

加拿大與香港的歷史淵源

加拿大始終對香港給予特別的關注,在香港《國安法》實施,民主派議員集體請辭,以及逮捕著名抗議人士等事件發生後,總能聽到加拿大政府的抗議之聲。而兩地關係的淵源可以一直追溯到二戰時期的“香港保衛戰”。

1941年,加拿大應英國要求,派遣近兩千名士兵增援駐守香港的盟軍。誰知,他們抵達三星期之後,太平洋戰爭爆發。當年的12月8日,日軍發動對香港的進攻;12月25日,死傷慘重的盟軍投降。到了1945年二戰結束時,這批加拿大士兵中戰死或在被俘後死亡的人數達到554人,其中有303名士兵被安葬在了西灣國殤紀念墳場。直到現在,香港民眾每年還會在這裡舉行悼念儀式。

賴小剛博士認為,加拿大和香港之間有很深的歷史淵源,首先是雙方與大英帝國的親密關係;再有就是,這是“一段鮮血凝集的友誼”。

香港淪陷後,有不少香港難民抵達加拿大,其中就包括了後來成為加拿大第26任總督的伍冰枝 - 1941年,兩歲的伍冰枝隨著父母來到加拿大。

此外,從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到1997年香港回歸的這十幾年間,尤其是“六四事件”之後,興起港人移民加拿大的又一波熱潮。加拿大西岸的溫哥華與東岸的多倫多是港人移民聚集的兩大城市。

目前,有30萬手握加拿大護照的人生活在香港,香港也被稱為“亞洲最加拿大的城市”;而加拿大也是英國之外,香港移民最多的國家。

雙輸還是三贏?

今年是加拿大與中國建交五十年,但兩國關係跌入了低谷,除了孟晚舟和兩位“加拿大麥克”事件之外,香港問題勢必也會成為加拿大對華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

科蘭德認為,對於加拿大這樣一個移民國家來說,放寬來自香港的移民與難民是非常有利的一件事。

他表示:“這次希望移民加拿大的港人懂英文、有良好教育背景、支持民主、有生意頭腦,很容易就能融入加拿大社會 - 他們是一股人力資源。”

他甚至認為,中國政府對於“麻煩製造者”離開香港也會感到高興的,所以,這是個三贏的局面。

而賴小剛博士認為,中國今年對香港的政策,令其失去了香港這樣一個與國際接軌的橋頭堡,狀況可能變得比冷戰時期還要糟。

他說:“加拿大修改移民規定接收更多港人,是件令人悲哀的事情。經過這麼多年,香港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和做法,現在它的自治地位不復存在,令香港人大量外流, (會導致)它東方之珠的色彩沒有了,恐怕很難找回以前的輝煌了。”

相關內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