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的人口普查數據有望呈現一個更加多元化的美國


67 歲的Estrus Tucker 在德克薩斯州沃思堡的科莫社區拍照。人口普查局將發布有關美國人口變化的新數據。定於8 月12 日(星期四)公佈的數字將顯示,18 個州的數十個縣不再有多數族裔群體。(美聯社照片)

大約120 年前,非裔美國家庭傭工在德克薩斯州沃思堡的科莫社區定居,在那裡他們舉行了七月四日遊行,光顧霍恩街的商店,並在這個看似大城市中的小鎮上生活了幾代人。

但許多年輕家庭在上世紀末開始搬遷,留下準備翻新的小框架房屋。沃思堡的經濟繁榮使這成為可能。來自墨西哥和中美洲從事建築、製造和服務工作的西班牙裔搬進來,翻新房屋並幫助振興該地區。

新來的人不僅改變了科莫社區,還改變了塔蘭特縣周圍的環境,塔蘭特縣是美國越來越多的白人居民不再佔多數的地方之一。沒有種族或族裔群體佔人口多數。

人口普查局將於週四發布的新數據將描繪過去十年人口結構轉變的範圍。預計這些數字將顯示,18 個州的數十個縣(主要位於南部和西南部)現在的白人比例不到50%,並且沒有種族或族裔群體佔多數。預計非西班牙裔白人人口將在有記錄的人口普查中首次減少。

人口普查數據將清楚地表明多樣性加大帶來的影響:美國幾乎所有的人口增長都來自有色人種,長期被視為少數族裔的群體。但是當沒有多數時,這個標籤就會越來越過時。

多元化顧問埃斯特魯斯·塔克(Estrus Tucker)是在沃思堡住了一輩子的黑人。他說,美國如何處理其日益擴大的多樣性,無論是新障礙的產生還是舊障礙的消除,“都是一個熱門話題,而且因為我們怎樣定義美國的平等,使它在相當一段時間裡都會是個熱門話題。”

4月公佈的第一批人口普查數據顯示,美國人口增長放緩至大蕭條以來從未有過的水平。週四公佈的數字將提供有關白人、亞裔、黑人和西班牙裔社區增長的確切信息。

由於COVID-19 大流行造成的延誤,本週發布的數據晚了四個多月。

過去的人口普查數據顯示美國人口增長是由移民驅動的。但現在它只是多樣因素之一。在過去十年中,來自海外的新移民放緩,而在大流行期間幾乎消失了。相反,出生率正在推動這一變化:本世紀西班牙裔和亞裔女性的生育率有所增加,而白人女性的生育率有所下降。

據估算,新數字可能顯示不到一半18歲以下的美國居民是白人,而65歲以上的居民中有四分之三以上是白人。

南加州大學社會學教授曼努埃爾·帕斯特(Manuel Pastor)說,這些變化帶來的連鎖反應可能很複雜。帕斯特說,他認為老齡化的白人對族裔變化的焦慮助長了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崛起。

帕斯特說:“你有一個老齡化的白人選民,他們似乎不願意對推動人們取得成功的年輕人進行投資——學校、基礎設施。” 他說:“有一部分人——包括我自己——對韓國炸玉米餅卡車的出現感到高興......但是,另一方面,有些人感到非常混亂,喪失了個人認同感。”

對某些人來說,不斷增加的有色人種意味著新的政治賦權。塔蘭特縣曾經是美國最傾向於共和黨的大城市縣之一,但最近的選舉表明,不斷變化的人口結構正在將其轉向民主黨。去年,喬拜登總統成為近半個世紀以來第一位贏得該縣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在今年早些時候選出了一位共和黨市長的同時,一群年輕、多元化的民主黨人席捲了沃思堡市議會。

帕梅拉·楊說:“我們終於有了代表我們的人——我們自己。”她是黑人,是基層社區組織聯合沃斯堡(United Fort Worth)的首席刑事司法組織者。“它給了我很多希望和快樂。”

本周公布的數據將用於重新劃分國會和立法區,在一個日益多元化的國家引發一輪黨派間的代表權爭鬥。德克薩斯州和佛羅里達州尤為如此,這兩個共和黨領導的州獲得了新的國會席位,而推動增長的是有民主黨傾向的城市地區。

一些研究者認為人口普查表所定義的白人人口下降並不令人信服。大量西語裔認同自己是白人,並且越來越多的人具有混合種族和民族背景。普林斯頓社會學家瑪爾塔·蒂恩達(Marta Tienda)說,這表明“社會建構的界限正在變得模糊”。

蒂恩達說“:這是一個積極的發展,所以關於白人人口下降的說法是統計上的無稽之談。”

為此,人口普查局今年決定在衡量多樣性時不再使用“多數”和“少數”這兩個詞,稱這些詞限制了其“說明美國複雜的種族和民族多樣性的能力。”相反,該機構正在使用幾種新措施,通過索引、地圖和分數來顯示社區的多樣性。

在過去十年中,一些發展最快的城市所在的縣推動了沒有多數族裔的縣的增長——德克薩斯州的奧斯汀、北卡羅來納州的夏洛特、佛羅里達州的坦帕市,以及沃思堡。而威斯康星州的密爾沃基縣和華盛頓郊區弗吉尼亞州的費爾法克斯縣等地也是多元化顯著的地區。

此外,更多的鄉村縣可見人口流失的趨勢,如俄克拉荷馬州的德克薩斯縣。

該州狹長地帶的偏遠縣曾經有一家牛肉包裝廠,僱用的絕大多數是白人。但那家工廠關閉了,就業機會轉移到豬肉加工廠,帶來了拉丁裔工人,以及越來越多來自非洲和全球其他地區的工人。

雖然白人人口減少,其最大城鎮蓋蒙主要街道上的商店關門大吉,但拉丁裔佔多數的地區卻蓬勃發展。現在該縣有47% 的拉丁裔、5%的黑人和43%的白人。當地學校裡講著幾十種語言。其20,000名居民中有三分之一未滿18歲。

學區正在尋求批准一項7000萬美元的債券用以資助新建築,支持者知道他們在這個保守的縣面臨一場苦戰,那裡年長的白人居民仍居主導地位,他們已經拒絕了之前幾項債券措施。

蓋蒙學區聯邦項目主任朱莉·伊登伯勒(Julie Edenborough) 說:“真的有人跟我說'我不會讓這個債券通過,因為這些人不值得我的納稅錢。'”

但是,作為態度轉變的一個可能的跡象,一項2,000萬美元的債券在2016年得以勉強通過。幾位老居民對新來的人表示讚賞。商業團體Main Street Guymon的主管梅林·約翰遜(Melyn Johnson) :“沒有他們,我們就會分崩離析。” 她說:“要維持這一切,必須得有人。”

在沃思堡,緊密結合的科莫社區煥發出新的活力和樂觀情緒,這不僅來自於新西班牙裔居民的湧入,還因為該市最近承諾斥資320萬美元用於改善街道、人行道和路燈。

塔克說:“你會看到本縣許多地方呈現的多樣化。”他說:“你會看到我們民選官員的多樣性變化,或許還不夠,但已經發生了。”

(本文依據了美聯社的報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