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律師申請會見余文生遭拒千人聯署促放人

  • 海彥

許艷和兩位律師在徐州銅山區公安局外(許艷微信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5 0:00

今年1月19日被抓、27日遭“煽顛”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兩位律師和妻子,星期一前往辦案的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會見和存錢,都遭到拒絕。此外,爭取余文生律師自由的海內外呼籲書的聯署,儘管許多人受到警察約談或喝茶警告,且社交媒體上轉發受到限制,但還是達到千人簽名。

據709抓捕案辯護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2月5日在社交媒體發布的最新消息,她和余文生的兩位代理律師常伯陽和黃漢中星期一上午前往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會見余文生,向辦案警察了解案情,都沒有獲得任何結果。許艷作為家屬想要為余文生存錢也不獲准許。

許艷表示,銅山區公安局出面接待的一位大隊長和另一位警察,稱48小時內回復是否讓會見,而找辦案警察則需要請示。另外,兩位警察不願透露余文生被指定監居的地點。

星期一傍晚剛剛回到北京的許艷對美國之音表示,北京石景山區公安分局和徐州市銅山公安局自余文生1月19日被抓後,一直拒絕律師會見,令她尤其擔心余文生在外界無法會見的情況下極有可能受到酷刑,因為2014年余文生因聲援香港爭取真普選的佔中運動而被關押3個多月期間,曾遭受了嚴厲的酷刑。

許艷說:“我還是比較擔心余文生現在在裡頭是什麼個狀況。期間有很多律師要求會見過,都沒讓會見。之前沒有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時候,按理說,那時候可以會見也沒讓會見。從家屬角度,我很擔心他是否遭到了酷刑,為什麼不讓律師會見,這麼長時間?其次就是2014年余文生因為涉嫌香港佔中抓他的那次,他就親身經歷了酷刑,就身體上的傷害也很大。這次被抓,我更加擔心他是否遭遇了酷刑的問題。”

記者星期一下午致電徐州市公安局和銅山區公安局,接電話的兩位員警都表示不了解情況,要記者找具體辦案警察。

許艷還表示,他們在徐州銅山區公安局裡感覺沒有暖氣,擔心余文生作為北京人是否能撐住徐州陰冷的天氣。

許艷還透露,她帶著孩子星期天晚從廣州飛抵徐州機場,在和接機的常伯陽律師打上的士後,發現有兩輛車一直跟踪。雖然出租車最後把兩輛車甩掉,但到達賓館後,又發現了其中跟踪的一輛車。不過,許艷表示,她們在住宿過程中沒有受到警察的騷擾。

在余文生被抓後,他的妻子許艷也幾次被警方傳喚,家裡和租用的辦公室都遭到搜查。

此外,網友近期發起的為向十九大二中全會提出修憲建議的人權律師余文生爭取自由的呼籲書,到星期一已有近千人聯署。負責統計聯署簽名的江蘇獨立人權觀察員徐秦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由於當局嚴厲封鎖有關余文生律師的消息,轉發聯署信十分苦難。

她說:“聲援余文生的帖子非常難發出去,比隋牧青的那個(聯署)控制得嚴的多了,幾乎小倉裡面都發不出去,把它製成圖片也發不出去。然後把它圖片顛過來倒過去,再把它打成花臉,也只能發一次到兩次。又要重新改,又要重新發。封鎖得很厲害,把余文生的名字都改成諧音呀,你只能生存一次兩次。我估計,他們24小時盯著他的帖子看。”

另外,據悉,許多在聲援余文生律師聯署信上簽名的網友近期都遭到各地警察的約談或喝茶,警告他們不要參與有關關注余文生的活動。

作為中國人權律師團成員的余文生,近年來參與維護人權的活動,尤其是2015年709抓捕案後代理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不斷受到打壓,去年7月遭當局重壓威脅下的所屬律師事務所解聘。同時,北京司法局更警告其他律所不能聘用余文生。而他申請自己開律所,也不獲批准,更於1月15日被註銷律師證。

余文生1月18日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開幕當天,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建議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及軍委製度等等。

現年51歲的余文生1月19日就被北京石景山區警方強制帶走。1月20日凌晨被以涉嫌妨害公務刑事拘留於北京石景山看守所。1月27日,余文生又以涉嫌“煽顛罪” 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案件轉由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處理。

1月23日,澎湃新聞以《北京警方:一男子暴力襲警致兩民警受傷,涉妨害公務罪被刑拘》為題報導了余文生所謂“襲警”並被刑拘的情況,但是由於視頻將事件發生順序前後顛倒剪接等,遭到律師和外界的普遍質疑。

XS
SM
MD
LG